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在友好磋商之后,双方得到了自己都是满意的结果。

    宁清秋和明远带着敖烈他们一行人一起进入了小镇,这里距离小镇还有着一点儿距离。

    明远说了,根据他的推测,因为黑暗领域不能够大幅度的使用力量,不然的话,容易引起修为高深的人的注意,或者是某些推演天机以及对于宝物比较敏感的修士,说不定就会马上注意到这里,显然,这不是幕后培养黑暗领域之人要的结果。

    所以,他安排了一些看守者,即是黑暗领域的守护者,也算是黑暗力量的部分承载体,帮助他处理一些突发情况。

    作为看守者头领的元婴修士已经是死了,这个时候的黑暗领域只能够尽力的龟缩起来,不敢露头,就怕被人收取,那么这个时候小镇的屏障应该是处于最弱的地方,那么敖烈他们要是想要进入秘境之中,也就是到白玉柱最里面,根本用不着其他的地方,从小镇内部的中央广场那个空间裂缝里面进去,才是最简单的办法。

    敖烈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是他向来是极为果断,所以沉吟了一下,便是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宁清秋好歹是想起了可怜的被他们丢下的韩越,此人还是有着大大的用处的,蓬莱入口可是人家最先找到的并且提供的信息,所以还暂时离不得他,虽然说地图他们都是有了,但是宁清秋可不是做卸磨杀驴那种手段的人。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说的做的,必定是最大程度的按照自个儿的心意来,可说是极为随性了。

    夏夏还是有些怀疑,想要跟敖烈说些什么,但是大师兄就是摇头,眼神警告她别说话,没奈何,小姑娘气嘟嘟的鼓了鼓两腮,小嘴翘起跟油瓶似的,到底是什么也不说。

    心里却是憋着气,敖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相信人。

    她哪里知道,敖烈心里有着自己的计量。

    宁清秋他们来历神秘背景不凡,他知道对方都是高手,自己这边想要十拿九稳的对付他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再说了,人家对他们仁至义尽,至少在现在没有什么翻脸的情势,反而是对着他们“掏心掏肺”,敖烈想了想,最好静观其变。

    现在明远将那个通道也是关闭,这个时候除了跟着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他们说的是真的,若是错过了,敖烈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若是他们是骗他的,到时候再拼死一搏也来得及,反正要是带不回宗门需要的东西,敖烈觉着自己也是没脸回去了。

    那涉及到了东海龙庭的千年大计,不单单是可以让宗门多出一个化神修士这样的顶梁柱这么简单,里面还有着更加深层次的原因,只是敖烈现在的实力太低,还没有资格知道那么详细的隐秘之事。

    倒不是害怕敖烈的忠诚不够,实在是硬性规定罢了,若是宗门不相信他的话,怎么会把寻找魔龙之眼这么重要的事就这么托付给他?

    敖烈即便是死,也不能辜负对他恩重如山的宗主还有师父,东海龙庭,乃是他长大的地方,这里就是他的家乡,为了这里的安全繁荣,要他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

    小镇虽然是被黑暗领域封印诅咒,里面的人出不去,但是要进去,却是不难。

    只要是修为还在黑暗领域能够控制的范围内的话,那么这些修士都是会被自然而然的牵引到领域可以笼罩的区域——也就是小镇。

    敖烈他们面色都是十分凝重,因为特殊的血脉,对于魔龙之眼,他们都是有着特殊的感应,比起宁清秋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第一时间,这些人便是知道,自己隔要找的东西越来越近。

    明远还有宁清秋将他们带到了中央广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是分道扬镳,敖烈最后抱拳道:“大恩不言谢,两位一而再再而三的助我敖某人,还于我东海龙庭有着大恩,若是此次顺利,以后两位就是我东海龙庭真正的朋友,但凡差遣,无有不从。”

    就算是夏夏,都是没有说半个不字。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一众东海龙庭的修士,都是深深地行礼鞠躬。

    他们已经是感应到了来自自身血脉的沸腾汹涌,所以,宁清秋他们果然是没有骗他们,对于看守者和黑暗领域,敖烈他们也是有了了解,对于宁清秋他们的封闭通道的行为没有了丝毫的怒意,因为他们有了更好的道路,并且这一次知道内情,更是大大增添了几分把握。

    宁清秋和明远并没有多加逗留,便是匆匆离去。

    当真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那叫一个潇洒自若,当真是神仙中人。

    让人不胜向往。

    宁清秋转身嘴角便是抽了抽,有些尴尬。

    还真以为姐“视钱财如粪土”啊......

    完全是因为想要拿的我都是拿走了,没有跟你们说,剩下的——不是因为姐的思想觉悟有多么的高尚,完全是因为看不上也是用不着啊。

    黑暗领域是非常的牛叉厉害,但是对我来说,那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宁清秋要领悟属于自己的剑道领域!

    这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追求。

    明远更是对于这样的“半成品”“伪造”领域嗤之以鼻,所以两个人都是显得格外的高风亮节。

    ——那个幕后元婴,还是交给这些东海龙庭的人去对付吧。

    倒不是故意坑害敖烈他们,但是他们本就是冲着这个东西来的,自然是做好了准备,他们这些外人,倒是管不得了。

    两人想的是赶紧的接了韩越便是走人,黑暗领域也是拘不住他们了,毕竟就连最大的承载体也就是那个看守者元婴都是死了,那么封印诅咒已经是多了一个大的漏洞,岌岌可危。

    到时候只要是轻轻一戳,便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破坏整个结构,到时候便是出入自由。

    不知道如今小镇修士发现了这个情况没有?

    他们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啊。

    两个人急冲冲的走到棺材铺,一个黑影一闪而逝,宁清秋冷冷问道:“谁?!”

    梅长微慢步走了出来,月色下显得十分的诡异冰冷,她冷冷的看着两人问道:“你们去哪儿了?大半夜的不在棺材里面好好待着,为什么要跑出去!”

    话里话外,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