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沉棺的私人领地
    梅长微的质问显得有些来势汹汹。

    但是宁清秋显然不是这么一吓便是心虚不已和盘托出,她有些顾左右而言他。

    “今晚我和明远外出游览了一番小镇风光,感觉领悟到了很多的东西,不过是兴之所至,所以没有和你打什么招呼。”

    她笑眯眯地,像是对着某个因为没有和他们一起游玩的发小脾气的朋友说笑一般,旁如无人就算了,梅长微根本看不出她有着半点的悔过之心。

    “敢情我给你们的告诫,就这么被当做是耳旁风?”

    梅长微可谓是惊怒交加。

    夜游小镇,说是找死,都是轻的。

    有的事,到时候后悔都是来不及。

    宁清秋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无辜的眨眨眼:“......可是我们这不是好好地?看,我们毫发无损,所以别担心,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想要秉烛夜谈我也奉陪。”

    站在棺材铺外面还是阴深深的,黑暗领域的气息总是无处不在,当然,比起之前要好上许多,毕竟这个时候乃是它最最虚弱容易被人发现的时候,自然不能像是平时那么无所顾忌,宁清秋心知肚明。

    要说那个黑暗领域背后的人,多半是因为东海龙庭的修士出手拦住了,所以即便是自己手下头号心腹都是死翘翘了,他也赶不及回来。

    腾不出手啊。

    这个时机,便是他们离开的最佳时机。

    至于说沉棺这样的大能为何留在这里,和幕后的主使者有没有什么关系,就不是宁清秋他们探寻的事情了。

    他们知道的东西,已经是够多了。

    接下来,还有着很重要的地方要去,时间耽搁不起。

    梅长微简直是被宁清秋这样嬉皮笑脸插科打诨的本事给弄得几乎是气都是气不起来。

    这样的人,你提心吊胆,她还在这里嘻嘻哈哈......

    真是——

    误交损友啊,不知道现在一刀两断,还来不来得及?

    宁清秋其实心里并不是太担心梅长微和他们翻脸,毕竟归根到底,他们做的事和小镇居民的核心利益没有冲突,某个方面来数,他们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过这件事最好是藏在心里,就让东海龙庭的人来完成最后的步骤吧,她和明远便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了。

    做好事不留名,这个可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即便是穿越到了异世界,但是宁清秋还是不敢忘怀啊。

    梅长微沉吟了一下,推开门,带着他们再次进入棺材铺,她并不在意他们去做了什么,反正最后是他们平安无事的回来,那么值得担心的,怕是另有其人。

    那么,就与她无关了。

    她也不会刨根问底,只是问心无愧的做到自己可以做的事罢了。

    她压低声音:“你们赶紧回自己的棺材里面去,明日一早,立刻启程离开,不然的话,有什么后果,我都不敢保证,到时候别后悔。”

    有多少修士,被埋葬在了这个地方?梅长微已经麻木了。

    她不抱有什么期望,对于宁清秋他们的选择,到底是无法强制别人更改,只有听天由命了。

    若是以后成为邻居......想必也是件不错的事。

    没有朋友的日子,还真的是挺孤单的。

    当然,只要是有沉棺在,她只要是远远地望着,便是不会寂寞,即便是知道两人相去甚远,没有任何可能在一起的机会,那么男人,是冰做的,而她梅长微普普通通,没有信心融化他。

    这样就好。

    宁清秋知道梅长微现在心情不是很美妙,便是老老实实的不说话,跟在后面,像是个乖宝宝一样,明远在她的身后看得好笑,然后便是在脑海里面翻书,回忆有关于龙族、领域还有东海龙庭那些半龙修士的相关事宜,期望顺着这些线索,推出那个幕后之人的蛛丝马迹。

    有备无患,到时候若是人家找上门来,他们好歹是有着准备的。

    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啊,明远从来信奉的是谋定而后动。

    ——当然,要是偶遇突发状况,那便是只能随机应变了。

    几人绕过了中厅,正朝着后面院子里走的时候,骤然停下了脚步。

    二楼一间房间突然燃起了灯光。

    而后,木门被推开,一道灰色身影投射在墙面上。

    几人面色都是一变。

    正是神秘莫测的沉棺。

    这位大修士,本就是传说颇多,几人对于他的了解都不过是流于表面,真实的接触几乎没有,也就是那天交住宿费的时候交谈了两句,对于沉棺的性格、还有他待在这里的原因,他们可谓是一无所知。

    万万没有想到,这时候居然是被抓了个正着,他们可没有忘了这里的规矩,夜间留宿,不可外出。

    而且——

    这人看样子好像就是在等着他们。

    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巧?

    宁清秋和明远都是摆出了预防的架势,但是很快便是收敛了起来。

    没有别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双方差距太大,防不防御戒不戒备,好像都是可有可无。

    沉棺带着面具,只能看到削薄的下颌有着优美硬朗的弧度,皮肤极白,夜间看来,宛若明珠美玉,却是惨淡的色泽。

    一眼望去,有些触目惊心。

    “上来吧。”

    说完他就转身进屋,但是门没有闭合。

    宁清秋傻愣愣的看了两眼,然后便是转头对着梅长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长微啊,沉老板叫你呢,快上去吧,不用陪着我们了,这点儿路我们还是认识,自己走自己走......”

    梅长微面无表情,宁清秋在她逼人的眼神里,渐渐心虚,声音也是越来越小,到了后面几乎是说不下去。

    “他让你们去,跟我来吧。”

    二楼可是沉棺的私人领地,即便是她,也是死皮赖脸的求了好久,才有过那么一两次的机会上去,帮他处理一点小事,现在——

    该说嫉妒吗?

    还不至于。

    只是想着,自己对于沉棺来说,果然是渺小卑微到了极致,他对于宁清秋还有明远这样的陌生人,都比起对她来得“热情”些许。

    虽然梅长微知道,沉棺必然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他从来不是一个客气的人,对于这样的住客,从来没有任何特殊,不过是银货两讫罢了,这一次倒是出乎意料。

    为了什么,她却是不知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