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他在隐瞒什么?
    明远看着宁清秋斗志昂扬的样子,便是放下了自己那点儿忧患心思。

    没错,他们何曾怕过?

    要是怕,当初就不该选择踏上修仙路。

    既然已经是走上这条路,那么路上遇到的所有的事和对手,都是要当做是人生的磨砺与经验。

    无生道,好大的威风,可是他大唐明世子,又哪里畏惧?

    金丹期的无生道魔修,来多少是多少,这是属于他们的自信,若是他们敢以大欺小,让元婴修士出马,那么看守者头领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虽然说不至于依赖七夜留下来的杀手锏,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明远和宁清秋看法一致,要是对方遵守规则,他们自然是奉陪,要是对方出格了,那么他们借助七夜的力量教训他们,也是理所应当。

    实在不行,他还可以试一试解除血脉封印......虽然还是有着不小的风险但是也算是底牌了......

    此次诛魔谷之行后,不论是结果如何,他都是必须要去万妖城走一趟了,梧桐枝丫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他来到九州,本就是为它而来,当然,游历更加广阔的天地,开阔视野心胸,也是顺带的目的之一,只是没想到,竟然还会遇到宁清秋和七夜这样的朋友,当真是意外之喜了。

    明远悠悠然的品了一口茶,手指在杯沿摩擦,嘴角嘱着笑意:“其实这个时候该担心的不是我们,无生道这个时候想必是自身难保,焦头烂额到了一定的程度,不只是圣女——哦预备圣女折了一个在我们手上,关键是无生魔的复苏计划被我们破坏了,并且还被太上乘龙应极道给打成重伤......啧啧,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报复我们?”

    再说了,他们也不是软柿子,要是无生道的人真的是低估了他们没有派出足够的兵力那多半是又要被狠狠的宰上一刀了。

    他们,绝对可以让他们有来无回!

    宁清秋一想,是这个理儿,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弄不明白。

    “应极道乃是乾坤第六的化神真君,这样的绝世人物,收拾一个无生魔不该是轻轻松松?怎么还会让他留得性命?”

    对无生道的道主手下留情?不应该吧......

    无生魔曾经是化神修士没错,但是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也多半是在应极道这位威名赫赫的化神修士面前走不过几招,乾坤第六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而且传言应极道极为憎恶魔道六脉,见到魔修手上从不留活口,当然近千年来他出手少了,实在是魔修已然是不成气候,杀个把小虾米,他还嫌弃脏了手。

    当初正魔对峙的时候,魔道势微,这位太上乘龙不知道出了多少力,多少魔修名宿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所以,应极道出手对付无生魔,可以理解,但是饶过他的性命,众多吃瓜群众就是纷纷表示不理解外加一头雾水了。

    宁清秋就是这么随口一问,毕竟当时的情况,除了在场的人,谁知道应极道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者是无生魔得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宝贝侥幸留得一命,都是有可能的,除了当事人,其他的人也就是看个热闹。

    明远的脸色却是有点古怪。

    宁清秋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问道:“看你样子,知道点什么?”

    化神修士的八卦啊,多难得?要说宁清秋没兴趣,才是假的。

    而且,这件事好歹还是和他们有点关系。

    明远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说道:“......世人这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应极道出身神秘,成就元婴化神威名赫赫杀得魔道胆寒不已,这是事实,但是大家多半不知道的就是他为什么对于魔道的人深恶痛绝杀意凛然......”

    宁清秋目放精光。

    “应极道元婴之后确实是自立门户号称散修,这没错,但是——他年少的时候,曾经是魔道中人,乃是修罗一脉的传人,还是当时不世出的天之骄子,后来却是叛逃师门恨极魔道,中间之事知道的人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成了大人物,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无生道和修罗道当年还是有着两分烟火情,乃是无生魔执掌无生道之前魔道六脉关系中最亲近的两脉,还曾经有过姻亲......总而言之,说不得应极道就是因为这个才放了无生魔一马。”

    宁清秋彻底的目瞪口呆了。

    还有这回事儿?

    意思是说无生道和修罗道是世交,没翻脸的时候,还是哥俩好,修罗道如今虽然是苟延残喘,但是当年却是有个天骄弟子如今已经是九州屈指可数的大人物应极道?!

    关键是这位爷还是号称势必要对魔道高阶修士斩尽杀绝的应极道?

    宁清秋觉得信息量实在是太大。

    还真是剪不清理还乱啊。

    不过她好歹是抓住了重点:“不管怎么说吧,至少我们不会在和无生道结仇了之后,继续惹上一位乾坤榜第六的化神修士就对了吧?”

    明远笑道:“你想多了,应极道留无生魔一命,便是天大的恩情了,以他对于魔道的厌恶,反过来帮助无生道对付我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了,这也不过是我一家之言的推断,说不得后面还有什么隐情也不一定,都是推测罢了。”

    宁清秋想想也是,只是——

    “你怎么对于这些事都是知道得这么清楚?”

    明远苦笑了一下:“家族典籍......家族典籍......”

    宁清秋心里却是半点儿不信。

    这话显然是哄人的,大唐和九州断了来往多少年?灵气潮汐之后,便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太上乘龙应极道才风起云涌多少年?

    他出生的时候,成名的时候,九州早就不知道还有一个中土神州大唐天朝了,他们只以为自己才是云荒正统,压根不知道还有一块土地承续上古,人杰地灵,能者辈出,哪里还会记录乾坤第六的生平事迹?

    宁清秋心中疑虑重重,却也知道以明远的性格,他既然不肯说,那么必然是因为里面有着更多忌讳,她便也不追问了。

    明远想了想,还是赶快的转移话题吧,不然的话,气氛就一直尴尬了。

    “我建议,我们接下来对关注一下无生道还有魔修的动静,这冥城中魔修不在少数,这对于我们也是有利有弊,端看怎么运用了。我也要做些准备,诛魔谷一行,势必危险重重,我们还是要多备下一些杀手锏和急需品......”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