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青云形势
    宁清秋的神情在听完来自济州的传音之后,有些阴晴不定。

    旁边坐等的明远和韩越已经是有些急不可耐了。

    明远问道:“怎么了?是青云宗又出事了?”

    这传音符本来是他在用,但是因为边凛一事让宁清秋对于自家宗门还是多了许多的关心,加上有心知道有关宁妍还有沈柔这两个朋友的近况,所以便是交接了传音符,只要是济州那边一有消息传来,第一个得知的人便是她。

    因为宁清秋的关系,明远连带着对于青云宗的事也是要上心几分。

    至于说韩越......他本就是出自济州,之前青云宗魔修作乱弟子叛逃的事还是他告诉宁清秋他们的,知道这次是关于这件事的后续传音,他当然也是十分的好奇。

    自家宗门也是在济州啊,这要是有点什么相关的信息,他至少还是要保证自己是可以得到第一手消息的吧?这消息及时,说不得可以帮助自家宗门占领一部分优势或者是得以更加完好的保存——在这个乱世之秋,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事。

    如今的九州看是风平浪静,其实已经是暗流汹涌了。

    若不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筹码,取得更加飞速的进步,诛魔谷这样的凶地,韩越也是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就赶来非要一探究竟的。

    毕竟他的修为还不过是金丹期。

    他本来的计划,是等到自己晋升元婴或者是即将晋升元婴的关卡才来探这里的秘密的,毕竟若是不做好万全准备,说不得就是要折在这里。

    正是因为没有信心,所以最开始他看到宁清秋他们的时候才会动了主意要找人合伙。

    这既是灵机一动,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也是隐约感觉到了,大争之世已经来临,谁人也是无法幸免,只有足够的实力,才可以应对未知的未来,若是此刻不搏,即便是想要安分守己的老实活着,也是一种奢望。

    韩越是个剑修,虽然不比上古剑修的凛然风骨,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气的。

    若他真的是个软弱无能,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宁清秋他们都是不惜得带他一起玩儿的——即便是韩越拿出了蓬莱入口的地图给出了一定的诱饵,也是被利用的下场居多。

    如今嘛,倒是真正的合作伙伴,这也是他自己赢来的尊重。

    要知道,很多时候神对手的危害远远不如一个猪队友给自己人带来的伤害。

    好在,宁清秋他们一行人,还算是磨合得不错,可以取长补短互助携手,不会你拖我的后腿我扯你的小辫子。

    这样的组合已经是算是修士中的理想组合了。

    战法盾都是齐了,攻击力和防御力以及机变能力都是一等一的,不过若是还有个牧师加血就是更好了......这个时候宁清秋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陆长生,要是这个家伙在,不说其他,他们便是可以无视诛魔谷内的毒瘴之气以及其他的负面效果,跟着这位大医修大摇大摆的便是可以通行无阻......

    不过这样的好事,也就是只能想想。

    宁清秋敢肯定,只要是自己有一星半点儿这样的心思流露,这样的想法说出来,七夜铁定是要翻脸的。

    他对于陆长生有多忌惮,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虽然宁清秋觉得他完全是想多了,她和陆长生完全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啊,虽然对方可能是有那么点好感,但是再多的也就是没有了,哪里值得七夜这么大题小做?

    但是男人嘛,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子,更别说七夜这样的战斗力爆表杀伤力惊世骇俗的核弹级别的“熊孩子”了,宁清秋可不敢轻易地撩他的火气。

    七夜远在日月神宗,却是不知道这里有人惦念着他,而且还是这么碎碎念的吐槽似的“惦记”,要是知道他在宁清秋心目中也就是个三岁孩童级别的存在,可不得气炸了?

    言归正传。

    这次传音的,是花英。

    林惊风因为宗门搜寻魔修踪迹已经是人手不足,他也是被派了出去,到处剿灭隐藏在青云宗以及以此为中心蔓延出去的魔修窝点,忙得脚不沾地。

    花英便是代为转达信息。

    他是被留守在青云宗宗门的弟子之一。

    不然的话,要是所有的人都是派出去没有人守山,那样的情况若是被魔修声东击西趁虚而入,估计这一代的青云宗高层和弟子,都是已经没有脸面去九泉之下面见自己的列祖列宗了。

    所以防御这一块的力量,同样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把青云宗围成铁通一块,苍蝇都是飞不进一只。

    如今是有出无进。

    宁妍倒是生活的好好地,她如今也是炼气期高阶的修士,对于这一点,宁清秋并不奇怪,也不觉得宁妍修炼得慢了,反之有这个程度,足够说明宁妍这段时间多么的拼命和努力。

    宁妍的天分不错,但是也就是个外门弟子的级别,比起天才修士来说多有不足,她宁清秋成就金丹完全是在一系列不可复制的奇遇之中脱胎换骨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而且她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根骨资质不算是顶尖,但是有着琉璃火的淬炼,她已经是不同以往,特别是对于剑道一途的修炼天赋,那可是七夜和明远都是赞叹过的,所以有现在的成就不足为奇。

    若是还在青云宗,这个时候说不得还在被郑芸恶整,哪里来的如今的自在逍遥?

    宁清秋可以猜想,宁妍这么努力,其中一部分的原因,甚至是可能和自己有关......

    朋友生死不知失踪,怎么不让她心惊胆战?

    至于说沈柔,她的背景不凡,在青云宗高层也是有着不小的势力,宁清秋早就知道,只是没想到,她母亲的娘家竟然是天师家族的一员,而且,她母亲因为青云宗的事已经是出发回了家族,且家族驻地就在槟城附近,同在一片天地,算算时间,她们竟然是擦肩而过了。

    不过,两人无事就好,宁妍在青云大本营不用担心,如今的青云严防死守,魔修倒是没办法掀起风浪了,至于说沈柔,她与她母亲一道,有着家族宗门长辈护持,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