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耸人听闻的猜测
    正道修士独霸云荒,乃是九州真正的主宰。

    这样的情况,在这里却是个例外。

    幽州乃是魔修聚集之地,甚至是有魔修尊称其作为魔道六脉的祖地起源,乃是根基所在。

    只要是幽州还在,魔修即便是失败,也终有一日会卷土重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魔道在这里繁衍生息,魔修被一次次的打压下去,终究是依靠这里顽强的站了起来,在如今的九州也有了一席之地,但是他们六脉加起来也是扳手腕扳不过正道的,所以正道修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了。

    不然的话,要是魔修真的是被逼到绝地拼命了,到时候谁来承担责任?

    虽然可以胜利,但是到时候魔修气数断绝,正道修士也是摊上因果随便还要死不少人,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个算术简单,谁都是会做的。

    说到底,大部分修士修炼室为了逍遥长生,而不是为了所谓的捍卫正道的绝对存在,让魔修销声匿迹于这片天地......

    这想法太极端了。

    话说回来,在这样的大情境下,说不出是魔修生命力旺盛还是正道有意留出一片土地给他们休养生息,总之,幽州是一个不一般的地方。

    ——所以即便是韩越说这里可能存在传说中的蓬莱入口,宁清秋他们也是信了,这么想想,还真的不是没可能。

    幽州乃是例外,冥城更是特殊。

    这里因为临近诛魔谷,前面还有冥河小忘川源源不断的提供魔修需要的特殊灵气,这里非常适合魔修修炼,也有着各种特色产物,所以魔修都是汇聚于此。

    凭借魔道和正道天然的冲突立场,有一个微妙的平衡,边凛完全就是借势,才敢这么张扬的行走在冥城之中,半点儿不做遮掩。

    只是冥城中魔修的看法,也是不一而足,宁清秋觉着,多半是会有什么热闹的事发生,天时地利人和,都是促使什么大风波酝酿的基本条件。

    宁清秋他们的隐匿之法极为特殊,来自于明远的传授,当然,韩越完全是蹭了光,这反而是更加增加了他抱大腿的决心。

    她也问过明远,说不是家族秘传,也不是黑白学宫的不外传的绝学,便是默默地记了他的又一笔好,便是没有推拒的学了。

    这隐匿之法效果卓绝,但是只要是有了口诀并不难学,只要是金丹期的修为足够驱使这样的术法了。

    几人暗暗跟着边凛的队伍,注意到他们走的地方越来越偏僻,跟着的人也是越来越少。

    看热闹的人多,但是知道有些浑水不能乱趟的人也很多。

    自我斟酌一番,便是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决定了。

    边凛他们好像是并不在意到底是有没有什么探子或者是想要对付他们扬名得利的人,一路朝着事先已经定好的目的地走去。

    经过了一条小胡同的时候,因为道路狭窄,不只是车马,就算是人想要过去都是困难,边凛他们不得不下了角兽,一个个的从小道中进入一个青苔密布台阶的巷子。

    宁清秋正要跟着上去,明远一把拉住她,传音道:“等一等。”

    声音细成了一柱线。

    她心口一跳,也扯住了韩越,三人在巷道口右边站立,藏匿在阴影处,不是精通潜行之法的人,压根就是发现不了他们,当然若是有元婴修士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限制一眼便能发现他们——这是实力造成的绝对差距。

    但是很可惜,边凛他们的队伍高手虽多,但是元婴修士还是稀缺的,关键是这次的任务至关重要,重要到元婴修士都是当做是幌子诱饵扔了出去或者是有目的的阻拦一部分可能会给他们捣乱的修士,所以边凛身边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半步元婴。

    她问道:“怎么?有埋伏?”

    难道说边凛发现他们了?

    或者是想要对付别人,但是他们上赶着到了大霉?

    明远摇摇头,回答她:“不是,这巷道口气息不对劲,应该是没有特殊的手段,进去就会被发现,应该是个法阵。”

    宁清秋这次可谓是讶异万分:“应该?”

    难道说就连明远在阵道的造诣上面,都是看不透眼前的这个东西?

    说是法阵,那么即便是明远破解不了或者是摆不出来,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犹豫的就连判断都是不敢肯定吧?

    宁清秋记得每一次关于阵法方面,只要是谈起相关的事宜,明远总是淡定自若成竹在胸,这一次......

    韩越也紧张了,他不知道明远的阵法造诣多高,甚至是可以堪比阵道宗师——他要是知道的话说不定纳头便拜,要知道,在云荒修士中,最吃香的行业就是炼丹炼器法阵符箓这些行业之一,可谓是一招鲜吃遍天,一技在手那可是横行天下也是不为过了。

    ——但是他至少知道自己一行三人里面,明远是对于法阵最了解的最有研究的人,他都不行,那他们更是没办法,那问题来了,要怎么继续跟踪边凛?

    人家即便是玩弄什么大阴谋,他们也只能干看着没办法啊。

    明远神色微凝,沉声道:“看这个走向应该是法阵无疑,但是我却是没有办法确定这个法阵的分类和来历,它给我的感觉很怪异,这种风格也是十分的陌生,阵法走势也是古怪至极......”

    “若不是什么偏远的已经失传的上古法阵,那就是某个鬼才设计的新型阵法......”明远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后眸色微闪,说道,“但是我更加倾向于一种可能性,这阵法,并不是属于人族,而是......”

    宁清秋和韩越悚然一惊。

    关于边凛的改变,衍生了众多的说法,其中最耸人听闻的,无疑就是他成为了魔族放在人间的一枚棋子,那么——

    难道说,这法阵,竟然是脱胎于魔族?!

    宁清秋深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我们这一次,倒还真的是必须跟上去看个究竟了。”

    涉及到魔族,那么必然是不能放过蛛丝马迹。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是宁清秋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可能性很高,以明远的谨慎,能够做出这样的揣测,这件事的肯定程度必然是超过了一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