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 不能放过
    这也不怪人仇富。

    咳咳,无生道爹不疼娘不爱的,就是出门买个东西,修士们都是不喜欢买给他们,可想而知过得多么苦逼清贫,号称是农民阶级最是痛恨腰包鼓的修士,所以韩越这也是犯了众怒了。

    他一边不停的扔炸弹,一边说道:“你们赶快的束手就擒吧,我告儿你们,外面的人都是知道你们这些魔崽子想要接引魔族的事儿了,做叛徒没什么好下场,我们只是先头过来探路的,后面的大部队还有大能修士就是要到了,你们识相的,乖乖放下武器求饶说不得还能留个全尸!”

    “......你们知道领头的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们,乃是乾坤第六的大能真君,太上乘龙应极道应真君!连你们的道主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侥幸留得性命,你们这些人还敢忤逆他?!”

    恩,这也算是韩越灵机一动了,他和大能修士没得接触,自然乱编吓人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是想起了最近名气最大的应极道,再说了,这位爷确实是无生道人人为之色变的恐怖修士。

    他喊得很是嚣张,煞有介事的时候挺能唬人的。

    这不,攻击他的魔修都是微微那么一顿。

    但是下一秒,下手依然是毫不留情。

    韩越在心里破口大骂,这些王八蛋,就不能胆子小点多害怕一下让他喘口气先?看来他的扯虎皮狐假虎威的计划要落空了。

    他也不想想,这些魔修虽然害怕太上乘龙,但是人家距离他们太远了,目前最重要的,自然是把眼前的敌人解决了,不然的话,难不成还要投降认输?

    这倒不是这些人有着什么“宁死不屈”的气节,要是有的话,他们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儿,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去做魔族的狗说不定最后也是要死在魔族手里——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无生道从上到下,就没有正常的。

    即便是有不同的观点流派,那也已经是被这些极端主义蛊惑的疯狂分子铲除了如今的无生道,早就从内到外腐烂透了。

    若是平日里还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选择方式,毕竟对于这些魔修来说,还是自己的生命最重要,但是如今无生道已经是彻底的和魔族勾结在一起,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无生道必然是要被天下修士共弃。

    就是投降认输,想必也是活不了了。

    既然如此,自然是要铲除对方。

    杀一个够本,两个便是赚了。

    而且能够被选拔出来建立两界通道的魔修,都是经过重重考验的,在无生道里都算是极端主义支持魔族降临灭绝计划的那部分人,所以他们虽说不上视死如归,倒也不会被韩越这么嘴炮两句便是改弦易张。

    况且还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呢。

    等到把这些闯入者都是抓起来,一切便是明了了,他们后续如何才有更加明确的方向,而且有了这些人质,说不定还可以双方谈一谈。

    这么年轻的金丹修士,一来就是三个,还是这么富有不把符箓看在眼里,一把把的往外扔,这样的人,说不是没有什么大背景的散修,那是骗鬼呢!

    所以说,无生道的人也精着呢。

    再说了,他们的头头还是没有发话,和入侵者战斗着呢,他们这要是敢停下来,事后只要是边凛没死,他们就得被扒皮抽筋!

    边凛和宁清秋飞快的过了几十招。

    剑影和掌影已经是变成了连贯的虚影,密不透风,只能是隐约看到其中纵横跳跃的两条人影。

    两人交手半晌,不分胜负。

    分别站定。

    边凛定定的看了眼前清丽如水却也寒凉如冷月的少女,心里微微抽动了一下,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情绪。

    他开口了,声音不高不低,依稀还带着少年的清朗,又比当初的时候多了几分低沉的磁性沙哑。

    “是你。”

    “宁......清秋。”

    清秋手持炼心剑,剑尖斜斜指向地面,上面带着一点血迹,最后凝成血珠一滴,滴落地面。

    那血珠不是纯粹的红色,红中带着几缕隐隐的紫色,偏向于紫红。

    魔族的血,是紫色的。

    她沉默了一下,最终不明意味的说道:“你果真成了半魔。”

    说不出是叹息物是人非,还是怅惘这似水流年。

    曾经的天之骄子,成为了如今人人喊打的半魔,曾经的刚入门的小姑娘,和他扯上关系都是要被无数的人羡慕嫉妒恨的普通少女,却成了金丹期的修士,风华无限。

    这世事,当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边凛的左边脸颊眼睛下方,已经是多了一寸长的口子,这时候才微微裂开,渗出血迹。

    他微微一笑,不在意宁清秋的话,也没有回答,只是赞叹道:“没想你不只是修为突飞猛进,竟然连剑法都是登堂入室到了这样的程度,真是天资纵横。我自愧不如。”

    这个时候的他,倒和那个曾经的风华矜贵的骄傲少年,有了那么浅浅片刻的重叠。

    只是很快,他的那点柔和的表情全部消失不见。

    “你要是保证对于今日之事守口如瓶,我可以放你走,若是不能,便是留在这儿吧。”

    话柔,意冷。

    边凛毫不在意旁边和她一起出现的修士所谓的他们已经是知道祭坛通道消息身后甚至是有着大部队跟随的事儿了,这样的话啊,哪里用得着派遣什么先锋部队探子?

    只要是太上乘龙出现,还有无生道什么事儿?

    他一个字都是没信。

    若真如此,他们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开始建造祭坛,外面的修士早就一拥而上了,九州人才辈出,阵道大家在这样的大事中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外面的魔族阵法虽厉害,但是要是真的被有心人盯上,也是拦不住那些高手片刻的。

    宁清秋他们,只可能是偶入,所以边凛一点儿不慌。

    留下他们,对他来说,不难。

    这不是什么单打独斗逞英雄的史诗传说,而是战争,你死我活只能留下一方要不就是同归于尽的战争。

    宁清秋不动声色

    她只是摇了摇头:“道不同不为谋,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便是他可以放过她,她也是不能放过他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