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脱围
    围着祭坛的魔修进行守卫职责的人,并不多。

    只有寥寥几个。

    远远比不上围攻韩越还有明远的人。

    这不是他们不重视祭坛这个可以打开两界通道的重要器具,完全是没有想过这东西可以这么轻易在这么短的时间被人为破坏。

    要知道,这个祭坛虽然是隐匿在此的魔修事先准备的,等到边凛出现便是当场组装出来的祭坛,看似简单,但是只要是想想它可以打开被封印的魔界,建造一个不单是临时的两界通道出来,便是知道这玩意儿多么厉害。

    在这么厉害的同时,组建它的材料也是十分稀少昂贵,有价无市的。

    还有几种材料,还是无生道这么多年明察暗访,到处收刮才得来的那么一点。

    ——比如说暗魔石,便是出自诛魔谷。

    这个人间凶地,进去的人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能够得到足量的暗魔石,不知道死掉了多少人......

    其他的各种材料的集齐,对于无生道来说,都是一笔血泪史。

    里面还有几样核心材料,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从黄泉魔宫还有其他的魔道支脉里面换过来的,他们攻打青云宗就是为了其中一样青云宗存留的三斤矽石水晶。

    ——这玩意儿有着稳固虚空风暴的作用。

    正好是拿来稳定两界通道的重要材料,十分稀缺,且必不可少。

    查探了一段时间,发现青云宗拥有着东西,无生道便是立即行动了,当然,少不了济州黄泉魔宫的配合,一次完美的狼狈为奸行动。

    为了掩人耳目,还暴露了边凛的身份和存在,他们用的是声东击西的法子,有一小队的精英在青云宗出事的时候,从后山绕去了青云藏宝库,取得了这珍贵的祭坛核心材料之一。

    祭坛的坚固程度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就算是元婴修士出手,也不可能这么快便是毁掉它,何况一个还在和他们交手的明远?

    虽然阻拦他的人没有韩越那边多,但是也不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突破方向上到祭坛上面去,那么怎么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隔着一段距离就是毁了祭坛?!

    逗我呢?

    这是所有的魔修第一时间在头脑里面闪现出的反应。

    但是碎裂的声音一刻不停,像是一刀刀戳在无生道魔修的心上。

    这一次祭坛被毁,之后到底是要怎么躲过九州修士的耳目找一个安全的合适的地方建设通道都是次要的了,关键是怎么找齐再建一个祭坛的材料?

    其他的材料虽然珍贵还是可以找到的?但是矽石水晶再去哪儿找?还有紫阴石、太玄神骨、冰云岩沙......

    所有的人光是想想,都是牙根发苦。

    场中像是一瞬间被按下了暂停键,从第一声碎裂声后明远的那一句话之后,就只有连绵不绝的碎裂声音此起彼伏,声音连在一起十分的轻快,像是一首曲子。

    但是绝不是什么欢快的曲子,反而是像悲鸣。

    就连边凛处变不惊的模样都是彻底的碎成了渣渣,他双眼充血的看着祭坛的方向,那一瞬间若是可以,他是真的很想吐血三升......吧。

    宁清秋有些无厘头的想。

    但是趁他病要他命,这个时候乃是千载难逢的时机,此时不出手,她就枉为一个剑修了。

    炼心剑清寒如月光,微微一闪,便是直接刺向了他的脐下三寸丹田气海的位置。

    她不知道边凛的修炼罩门在什么地方,但是作为一个修士,丹田气海绝对是要害之一,比起什么心脏还有头颅来说都更具杀伤力。

    即便是他成了半魔。

    要知道,魔族修炼和人族没什么大的区别,所有的种族,修炼的无非是精气神三方面,只是侧重略有不同,方式更是千变万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精气神对应上中下三丹田,下丹田气海乃是万法之源,根基中的根基,所以——

    即便是面对一个魔族,她都是在不了解对方的习性和死穴的时候,都是会选择攻击这个地方。

    总而言之,刺这儿准没错。

    说时迟那时快。

    千钧一发之际,边凛却是微微一侧,躲过了必杀剑,她没有刺中丹田,但是却是捅穿了他的腰腹。

    血流如注。

    宁清秋眼眸如星闪亮,对上了他冰寒怨毒的目光。

    “啊——!”

    他仰起头,厉声长啸。

    然后握住炼心剑,将它扯出了自己的身体,即便是带出了喷涌似泉水的鲜血,也仿若毫不在意。

    只是一双眼,彻底的变作了血红色,并且有隐约的紫光流过。

    血腥、嗜杀,不若人类。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暴躁嘶吼。

    宁清秋眉头一皱,差点没有握住炼心剑,被他的力道带着差点将她的剑扯了出去。

    不对劲,他的力道几乎是翻了一番。

    战斗力暴增。

    这家伙......嗑药了?

    但是也没有见他吃什么东西啊。

    明远摆脱了身边的人的纠缠,路过韩越的时候,拿出金玉笔,勾穿对方的腰带,直接带人越过重重人群,引来了对方一连串的大呼小叫。

    他和宁清秋说道:“这是他的半魔状态,不可力敌,只要是被伤到会被魔气浸染,你用身法,避开他!”

    宁清秋一愣,下意识的躲过了边凛的爪影,恩没错——对方的指甲都是变成全黑了。

    像是几百年都是没有洗过才有这样子......

    只是她没工夫吐槽对方的爱干净和审美观的问题,这听明远的意思,这个半魔状态也就是战斗模式?不只是爆种战斗力飙升,而且还附带丧尸体质,戳谁谁死?!

    word妈,厉害了。

    宁清秋自然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大部分的英雄都是壮烈牺牲就义了,她还想好好活着,自然不可力拼,非常听话的身法颤抖。

    好在半魔状态的边凛攻击凌厉,但是身法貌似稍微笨拙了一点,她暂时还可以应付,但是仍然是险象环生。

    不一会儿,她的额头都是挂上了冷汗。

    但是,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

    靠着炼心剑,时不时抽冷子在边凛稍微歇气的时候攻击一次,她反而是给对方造成了许多小口子,紫红色的血液把边凛的黑衣都是染透人。

    剑修攻伐无双,堪称是同等级下战斗力最强那可不是随便开开玩笑的。

    即便是对着半魔也是如此。

    不过这个时候,明远到底是带着韩越到了她的身边,在再次逼退边凛之后,一把拉住她,三人飞快的朝着一个方向冲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