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天机阁乃是情报组织,还是天下第一等的,权威性摆在那儿,消息从他们口中传出去和从天机阁传出,那效果又是截然不同。

    而恰好,天机阁于幽州的分部,正好是在这冥城之中。

    可谓是瞌睡来了就是遇到枕头,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摆在面前。

    韩越这么一听,便是没有异议。

    只要是他们今天不是白白拼命,那么一切便是值得的。

    受伤吃苦不要紧,但是总得要有意义吧?

    韩越可是个不做亏本买卖的人。

    他消停了,宁清秋倒是忧心忡忡起来。

    魔族阴云压在头顶,七夜那边却是迟迟未有消息,她怎么可能不牵挂不担忧?

    作为两大圣地宗门的最耀眼的继承人,若是说这个节骨眼儿上让七夜回归没有什么要紧事,那简直是开玩笑。

    宁清秋已经明了,此事多半是和魔族入侵有关。

    人魔大战若是开启,以七夜的身份、实力、地位还有天资,他必然是抵抗魔族的中流砥柱,人族力挽狂澜的希望之星。

    但是于她而言,七夜不过是那个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如今却已经离开的人。

    她喜欢的人,肩负天下重担......

    听着英雄盖世,但是背后却是多少辛酸多少忧虑。

    这乃是天下之事,他们每个人都是深陷其中,逃避不了,也没有什么世外桃源。

    而作为剑修,此剑必为天下苍生和自己而战斗。

    她不是孤胆英雄,却也有一拼之力。

    只是联系不上七夜,她有很多话都是不知道跟谁说。

    “......想什么呢?莫非是之前受了内伤?我看你脸色不好。”

    明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从容,因为受伤的缘故,倒是中气不足。

    宁清秋皱了皱眉,给他天香玉露丸。

    “我没事,倒是你,脸白得和墙壁都是有一拼了。”

    明远哭笑不得,韩越则是一边抽气笑着,一边乌拉拉的喊疼。

    “我说......哈哈哈......明兄这次可是名副其实的小白脸啊......啊,伤口又崩开了......”

    宁清秋当做是没看到这么个人,眼不见为净。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

    真是......

    夏虫不可语冰矣。

    明远自然知道天香玉露丸是好东西,结果一粒咬破,立即便是异香扑鼻唇齿留香。

    这可是杀人名医的代表丹药之一,在外面从来都是有价无市。

    只是可惜了......

    陆长生那一片心意,因为七夜的存在,倒是没有半点儿希望。

    只能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了。

    至于说韩越——谁知道那边那个傻笑的家伙神经兮兮愚不可及的是谁啊!

    “对了明远,你说我们找上天机阁,人家会相信我们所说的话吗?唉,当时就是应该用个留影石的,我都是给忘了!”

    宁清秋说着,便是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有些懊恼。

    怎么就是没想到呢!

    想想前世那些当记者的,谁要是查个什么有猫腻的大新闻,谁不是带着录音笔摄像头啊,这要是以后事发了那可是呈堂证供,是可以作为证据证明许多事的啊。

    这可是大杀器啊。

    修士虽然科技树没有点亮,但是类比的功能的宝物那也是有的,比如说留影石,那就是妥妥儿的记录真相的宝物啊。

    前世的那些科技,拍摄录音的资料还有可能因为计算机技术什么的进行篡改,然而留影石的记录除非是那些已经是跳脱规则的修士,就连元婴化神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真实记录的。

    这样的证据,才是真正的铁证如山。

    他们身上也是有留影石这玩意儿的,但是当时压根没有人想到要拿出来用。

    显然是因为三个人乃是临时组合,都是第一次干这回事儿,没有全面考虑,所以造成了这样的纰漏。

    还是业务不熟练啊。

    ——结果他们就知道冲上去搞破坏,压根没有留意这档子事儿,事后佐证显然是有难度的。

    要不然空口白牙的你去说有人建设什么两界通道啊,无生道接引魔族降临啊......这么天大的事没有证据说出来谁信啊?不过是将信将疑罢了。

    这要是一耽搁,万一被边凛还有无生道那边抓住时机休养生息再搞一个什么祭坛,那可是要命了。

    下次哪里还有这么好的机会,一下就是撞上这样的大事?他们比订婚更加小心的隐秘行事。

    牵一发而动全身。

    由不得他们不慎重。

    明远却是微微一笑,解了她的担忧。

    他只说了一句话,宁清秋彻底的放了心。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她恍然大悟。

    魔族和人间那可是真正的水火不容,不能够和平共处,不只是魔族时刻觊觎人间,想要攻占云荒九州,就连人族不都是时时刻刻的警惕魔族吗?

    因为魔修都是和魔族有些沾亲带故,都是被排挤的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当然,这和魔修当年想要和正道争夺人族气运权柄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是说到底,人心所向,人族对于魔族那可是真正的当做是死敌看待。

    所以这样的大事,即便是天机阁不信,也得信。

    就算是小题大做,他们都是会以最最谨慎的心态,对待这一次的上报。

    所以,宁清秋完全多虑了。

    因为除非找死,没有人会在这样的事上面开玩笑——甚至是把这个玩笑开到天机阁头上。

    你若是私下传言几句,那没什么,即便是闹大了也就是个妖言惑众的罪名,但要是把这件事当做是情报交到了天机阁——那么事件性质便是决然不同了,这可以算是“上达天听”了。

    这件事要是被天机阁确认,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的到人族的高层,比起他们在外面不知所云的大喊一顿效果好得不知道多少倍。

    再说了,到时候具体有什么针对无生道和魔族的计划,也是那些大能修士来做,他们能够做到的,就是给人族提供一个机会罢了。

    于是宁清秋笑了,点头道:“那便好,我们赶紧休息疗伤,明日一早,就去天机阁在冥城的分部,只希望,可以有足够分量的人坐镇于此,那么我们便是可以坐等人族顶尖强者们的反应了。”

    “理该如此。”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