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缘分的奇妙
    七夜穿着玄色锦衣,上面金线勾勒,玄鸟凤凰、神龙麒麟、日月星辰全部都是绘于其上,堂堂煌煌,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躯线条,宽衣广袖若仙人,漆黑长如鸦羽尽皆束缚在紫金通天玲珑冠上,剑眉星目,神光熠熠。

    通天之梯已经是搭好,白玉做砖,玄金刻画,他穿着登云金缕龙鳞靴,轻袍裘带,缓步而来。

    众人疑似看到了真正的天上神人。

    他双目微微开合,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日月重瞳,引起了有见识的大能修士的倒抽凉气,这乃是传说中的道体啊。

    如今现世,倒是再无半点关于七夜身份的争议。

    有的人,你只要是看见,便是明白此间光华日月,全部都是弘于人。

    人族有此子,当大兴!

    七夜彼时正是风光无限,但是很可惜,他最想看到的那个人,不在他的身边,所以切都让人兴致缺缺。

    他归心似箭。

    宁清秋对此丝毫不知,但是也是可以畅想他的大典。

    此前天机阁的阳长老已经是隐约透露出此事来,因为边凛之事事关重大,他本来应该是亲自赶赴,但是很不凑巧,他也要随着天机阁主之后,踏足日月峰光明顶了。

    因为大典结束之后,事情才刚刚开始,人族盛会,那么必定是群星荟萃天下大能修士云集,阳长老虽然不说是天下有数的几位道教掌门世家之主,也比不上乾坤榜上翻云覆雨的那些大能修士,但是怎么说也是元婴期里面成名数千年的耄耋宿老,还是有着定的话语权,可以在这样的大会上抒些自己的想法意见,还拥有投票权。

    人族有重大决策摇摆不定的时候,他也是有着定的影响力的。

    所以他抽不出时间来,也没有空到冥城来。

    当时阳长老略略提,但是宁清秋已经是理解猜到了大典就是为了七夜而办。

    他虽然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但是走之前已经是向着她表明了身份,如今阳长老说,那么除了这位千年以来第位踏足化神的天之骄子盖世人杰,还有谁有这样的荣耀?

    除了七夜,不做第二人设想。

    ——宁清秋如是想。

    倒也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事实如此。

    她这个时候,倒是有些与有荣焉的想法,有这么个给力的爱人,还是很自豪很让人骄傲的。

    倒是不是说出去炫耀让人羡慕嫉妒恨,而是自己在心里想想,都是觉得甜蜜。

    我爱上的那个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便是宁清秋这么淡然的心性,也是阵激动。

    好在她修练功夫还是有定的水准了,半点儿没有在天机阁那些人面前表露出来。

    她知道,自己和七夜的关系暂时要掩藏好,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在他那边彻底的料理完全之前,这段恋情,还是暂时瞒下最好。

    不为其他,只是多事不如少事。

    当然,七夜不会这么直委屈她的——虽然宁清秋自个儿从来没有觉得委屈。

    再说了,他还没有真正的把她追到手呢,虽然目前是两个人都是默认的状态了,但是七夜同学显然还没有得到满分,不算是个完美的恋人——你见过哪家的恋人刚刚表白完就是要立马走人的?

    宁清秋没有生气,已经算是足够的心胸大度了。

    要知道,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很小心眼儿的,这个和凡人还是修士没有关系,只是说宁清秋性格使然比较淡然,也不是什么粘人的女人,对于七夜还是很理解体贴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七夜可以对她的善解人意视若无睹,两个人之间要互相体谅,但是也不能把这样的退步当做是理所当然。

    你来我往,这样的感情才能长长久久。

    宁清秋并不需要现代社会的那样快餐式的恋爱,她也是因为深思熟虑并且在相处的过程中确实是真的感受到了七夜的真心实意并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也动了真心,所以才会这么接受他的感情。

    她要的,是长久的爱情,不在于朝朝暮暮,在于深度。

    七夜这走,虽然是有点相思之苦,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反而算是件好事咳咳,毕竟是初恋嘛,她还是有些手足无措的。

    并且最开始的时候,是真的没有想过和七夜会在起啊。

    犹记当年,第次见到七夜,这位神神秘秘的鬼刀,带着诡蓝银面,仿若黑夜中盛放的曼珠沙华,带着死亡般的诱惑,她是十分的敬而远之的。

    后来——却不知道世事如此奇妙,有的缘分,也许开始就是注定了的。

    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竟然是就这么相遇,还因为琉璃火和地狱火的缘故,所以有了最初的那么点吸引。

    宁清秋从不否认自己对于他的感情。

    就连明远有的时候打趣她的时候,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坦荡的承认,这份直来直去的明朗,很少在修士里面出现。

    因为云荒九州,修士讲究的都是心机百变带着半含蓄的试探,少有这么直接的。

    但是宁清秋不样,她事无不可对人言。

    最多只是因为关系还没有到那个份儿上,所以很多事交浅言深不方便讲罢了。

    面对着明远,倒是熟悉他们切过往,所以半点儿没有什么尴尬。

    他们也没有换地方,就待在韩越的那栋阁楼里面,这家伙最近还是在跑古董圈,势必要把欠了明远的灵石次性还清,背着债务的人生当真是不舒坦!

    这栋阁楼便是成了几人的暂时居所,之前的效用当然是没有了,他也不会带着人来这里交易,而是另外寻摸了个地方。

    每日早出晚归。

    宁清秋则是潜心练剑,进步日千里,和明远相互印证所学,都是互有所得。

    要是旁人在场,定然是会被两人这变态的进步度给吓坏了。

    变态对变态,怪物对怪物,也真的是山还比山高了

    明远收了金玉笔,赞叹道:“你的剑法已经是快要自成家了,我见过这么多的练剑之人,很少有可以与你比肩的人,这云荒九州,要是想要找个在剑道途同境界稳稳胜过你的人——也许就只有那个未来剑宗叶凌霄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