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爱不是放肆,而是克制
    宁清秋没忍住,笑了:“......看来还真的是不打不相识,虽然说你们和天刀还没有见过面,但是香火情也是有一份儿了,这就是缘分啊。”

    陆长生差点没有绷住自己高贵冷艳的表情。

    他心里转着一个念头,这个时候把苏红衣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惹事精麻烦鬼掐死还来不来得及?

    他到底是在幸灾乐祸个什么!

    难道说他就觉得被人认错成天刀藏锋很光荣?!

    不得不说,宁清秋的话可谓是给陆长生心里扎了一根刺。

    都还没有和天刀见过面,陆长生已经是在心里深刻的留下了这个人的印象。

    以前即便是人人都说是他相当于是被天刀压了一头,陆长生都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他从未想过要争夺什么排名,而且自己是个医修,和刀修比什么战斗力?

    再说了,陆长生也没有认为自己会输给任何人。

    这是任何一个攀登高峰并且心中还有着宏伟蓝图的修士都该有的自信。

    陆长生自然也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证明自己的心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若是见到天刀,说不定要战斗一场,看看天机阁的排名到底如何吧!

    若是武斗影响太大太折腾,“文斗”也不是不行。

    就看看谁可以先抓到那个半魔和无生道的余孽吧!

    陆长生已经决定跑一趟幽州天机阁分部,也去接以接惩恶扬善令了。

    战斗的第一枪,已经打响!

    ......

    都出门老远,还能隐约听到苏红衣的笑声。

    宁清秋和明远都是满头黑线。

    他们又不是眼瞎,自然能够看出苏红衣是在故意煽风点火。

    搞事情啊这是。

    只是他们也是没有劝什么。

    陆长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既然决定要接惩恶扬善令,去追杀边凛和无生余孽,作为朋友,他们只要支持就够了。

    本来嘛,对付魔界的事儿,就是九州修士共同的责任。

    他们自己本来是有留着力气应对之后诛魔谷的事,但是现在既然是有强力的外援到了,那么为什么不物尽其用?

    既然陆长生自己也有这个维护世界和平的心愿和实力,那么他们自然是鼓掌加油而不是横加阻拦......

    说这些都是空泛的,实际上陆长生也不是这么一撩拨就上火的人,他对于被错认的事儿和苏红衣一样有点不爽,但是还不至于这么就记恨上了,还没有那么拉低格调。

    没看到苏红衣一个不爽之后,都是已经调整好心情甚至是可以给陆长生挖坑了?

    所以陆长生自然是不可能心境上输给苏红衣的。

    他恼怒有几分,但是情绪激烈却是绝不可能的。

    明远更加倾向于他是想要为宁清秋斩除后患,边凛和无生余孽和他们的仇恨已经是结下,一方死绝另一方才能彻底的安全,陆长生显然是不想留着这么些对着宁清秋心怀恨意的人全须全尾的活着,在阴暗处策划着要伤害她的事。

    与其千防万防,不如一开始就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但是这么提出来,就太主动了,陆长生也是需要一个借口和理由罢了。

    至于说说不说得过去,那就是次要的,只要是有那么个意思就行。

    于是陆长生便就着苏红衣的话,顺水推舟,定下了一个“文斗”的方案。

    其实本质上就是想要去杀掉边凛和无生道的魔修罢了。

    这个道理,他们人人都知道,只有宁清秋还有点模煳弄不清楚罢了。

    只是他们都是没有打算提醒她告诉她。

    陆长生自有骄傲,要是真的是这么毫不遮掩,他也不需要借口了,直说便罢。

    但是宁清秋已经是有了七夜了。

    护使者有人担当,那么只能是在朋友的范围里面做事,不能明目张胆的触犯边缘原则,不然的话,很容易被驱逐出线的。

    这份心思,这份苦心孤诣,旁观的人很清楚,不知道的人,只不过是因为身在局中罢了。

    或者说,难得煳涂,不愿明白。

    明远为了宁清秋好,自然不会说破,不然这丫头知道这么多,必然会十分纠结,倒是不会因为这个就动摇和七夜的感情,只是亏欠人家的感情债,当真是十分为难的一件事,更何况这个对象还有着救命之恩,那么处理起来更是重重不得,轻更是不能轻。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

    明远再怎么说,都是站在宁清秋这一边,所以即便是可惜陆长生这一番痴心,却也不会帮着他挖七夜的墙角。

    不说先来后到也是七夜有优势,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让宁清秋对他动了心。

    那么胜负已经是很明显了。

    只希望陆长生可以慢慢放下吧。

    明远是真的欣赏他这个人。

    宁清秋还在小声的嘀咕:“陆长生今日怎么这么大的气性......还有苏红衣,若不是他煽风点火不怕事大,怎么会有这么多事?他真的是一天闲得慌......”

    明远果断的点头,踩了苏红衣一脚:“没错。他就是喜欢做些没意义的事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宁清秋尴尬的清咳了一声,摆摆手道:“......你这也太夸张了......”

    要是被苏红衣听到明远这么说他,不得放下所谓的元婴修士的骄傲,亲自下场教训明远?

    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该有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陆长生和苏红衣已经是走到了廊檐的拐角处。

    他眼神清冷,睫毛乌黑,暗沉沉的,白皙如玉的脸上,一片清冷淡漠,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凛然怒意和锐利。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以后就不要自作主张了,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帮忙。”

    他自然是看懂了苏红衣的意思,这一次也是顺水推舟,但是这并不意味认可这样的方式。

    特别是苏红衣说话做事有点生冷不忌,陆长生觉得要是这么继续不管不顾下去,万一哪天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儿来,他就要后悔不及了。

    苏红衣有些嘲讽的说道:“你对着她的事这么畏首畏尾,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让她看到你的好你的心意。何必藏着掖着?也不是见不得人。”

    陆长生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说道:“......你不懂。总之,不要做多余的事,也许等到哪一天你喜欢上一个人,才能明白爱不是放肆,而是小心翼翼的克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