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各有骄傲
    藏锋听到陆长生也接了天机阁的惩恶扬善令的时候,正在仔细的擦拭着手中的刀。乐—文

    他的刀几乎有着半人高,乃是斩马刀的缩小版本,看起来威势十分的骇人。

    当然,用起来更是无与伦比的恐怖。

    死在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

    有的默默无闻,有的却是闻名天下。

    但是只要是见过天刀的刀的人,几乎都是没有活口。

    这样的传言,无疑为藏锋增添了几分神秘的带着杀戮的血色。

    他动作微微一顿,却是丝毫没有旁人想象中的暴怒。

    几乎是非常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

    对于他来说,其实陆长生接不接手这个任务,都是无所谓的。

    他们以前没有过接触,虽然一个风云第二一个风云第三,但是王不见王,从未见过面,更是没有打过交道,对于对方的了解也就仅限于天机阁的售卖的基本情报,也就是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普通的修士了解他们多少,他们对于对方的底细也就差不多知道这么点。

    藏锋并不在乎这些虚名,也不认为以陆长生这样的身份地位和实力,会在乎关于天机阁的悬赏。

    他这么做,无非是两个可能。

    一个,就是针对他,这也是现在大众最普遍的想法;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陆长生有着自己非查不可的理由,和他一样,因为其他的因素选择了这次大张旗鼓的接天机阁的令。

    藏锋不是一个容不下别人和他竞争的人。

    其他的人用不着说,没有那个胆量在太岁头上动土,根本没人敢在他接令之后对着干,这完全就是不要命啊。

    有胆量这么干的人,自然也有着对应的实力和资本,没有底气,谁敢捋虎须?

    陆长生正好是其中之一。

    他有这个权力,站在自己的对面。

    所以藏锋并不愤怒。

    藏锋不紧不慢的继续擦拭刀锋,用自己的手感应着刀身的每一寸,几乎可以感受到刀上纹路的每一次唿吸,他眉目深远,隐约带着迷醉。

    痴于刀,故而刀出无敌,是为天刀。

    也许是爱刀的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七夜在这里的话,也许和藏锋有着共同的话题,也许会见猎心喜,两个刀修来一场惊天动地战斗来一决雌雄......

    就像是宁清秋总是对于未来剑宗叶凌霄这么个从没有见过的人“念念不忘”一般,这就是同类修士对于自己这个类别最强悍的修士的近乎是执念般的想法,有机会谁不想攀登立在自己眼前的最高的那座山峰?

    只有跨越过去,才可以得见更加广阔的天空。

    藏锋有着自己的骄傲,他允许陆长生这个级别的人和他争夺,没关系,接令不接令都是无所谓,他本就不是冲着天机阁来的,相信陆长生也是一样,那么便是各凭本事吧,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而失败者终究是会被人遗忘,若是他赢了,那么今日所谓的陆长生挑衅他的事儿,自然是不攻自破成为他的辉煌履上面的一笔。

    藏锋是自信的,甚至是自负的。

    就像是陆长生在宁清秋面前保证的一样,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只要握着手中的天刀,他就什么也不畏惧。

    ......

    也许是成功的修士都是有着自己自信非凡的一面吧。

    宁清秋见陆长生如此豪气,心里也是暗暗敬服。

    这就是成功者的本质。

    她自己也是如此。

    一个修士,如果说没有了锐意进取的勇气和相信自己的信心,那么一切前景都是休提,完全是没有了未来可言。

    前面苏红衣已经是回头打趣般的望着他们,眼神戏嚯:“嘿,还不跟上,在后面说什么悄悄话呢?”

    一脸贱样,看得宁清秋牙痒痒的。

    连陆长生的手指都是微微抽动。

    说实话,有的时候,他还是很想动手和苏红衣过上一场的。

    但是说实在的,对方也不是软柿子,真的要是打起来,他们两个人怎么样不说,基本上方圆千里都是要变成一片废墟的如果他们真的放开了打的话。

    真正的强悍的修士,到了元婴这个级别,他们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手,即便是要动手都是转移到一个荒凉没有人烟的地方去,甚至是去虚空之中战斗,避免因为战斗余**及人族的城市和环境美好的地方。

    破坏总是比起建设容易,这由不得他们肆意。

    毕竟上面还有着干坤榜的修士以及几个七阶宗门圣地在监管这一块,某些隐世家族,说是出世,但是也不可能完全的避世,他们也是默默的监管这些有着强悍破坏力的修士,或硬或软,或威逼利诱或忽悠收买,总之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才让如今的云荒世界虽然乱象频生,但是总的来说大体的运行还是非常的有规律的。

    当然,真的元婴修士要是动手,那么也不可能硬要人家憋着,只是大家都是尽量的遵循一个规则那就是元婴修士一般都是当做是核武器震慑级别的存在,两方能忍则忍,尽量在元婴级别下就将冲突解决,不能解决的尽量协商调解。

    当然,忍无可忍那么就是无需再忍,对于修士来说,没有了血性的话,那么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了,修士不需要懦夫,不敢战斗的修士永远也是到不了顶峰。

    那个时候元婴修士真的要动手,也没有人会真的去阻止,只是说监管着不要让事态超出控制危害到整个人族的利益便是行了。

    还有许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个潜规则。

    因为他们才是制定规则的人,不是适应规则遵守规则的人。

    恰好,这两位风云前十的恐怖修士,便是特例中的特例。

    陆长生和苏红衣要打起来,说不定打个几天几夜都是没结果,毕竟不是生死相搏,那么这打起来就是会成为一个比较僵持的局面。

    所以陆长生不会真的和苏红衣动手。

    动静大不说,关键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宁清秋他们跟上去,她皮笑肉不笑的挑挑唇角,看起来冷冷的,没什么好气的说道:“能有什么悄悄话?我们在说正事儿,你能不能正经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