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惺惺相惜
    明远的脸色渐渐的发白。

    他的丹田真气,已经是快要近乎枯竭。

    金丹期的实力,最多也就是让五行阵旗成长到这样的等身高的地步,封锁之力,并非发挥完全。

    若是有元婴期的级别高手和等同实力的人想要通过,那么封锁起来便是十分的困难,而他们,要的是万无一失!

    “就是现在!”

    明远大喝一声,骤然撤回自己的手印,真气停止供应,并且主动倒退了两步,让出了之前踩踏的一丈方圆的立足之地。

    ——那是之前选定好的,最适合施法的阵眼的位置。

    陆长生立刻上前,接应他之前的工作。

    他白皙如好女的手蹁跹舞动,宛若残影片片,几乎是要晃花人的眼睛。

    磅礴、浩大的天地灵气汹涌而来,全力施为的陆长生的真气含量可谓是无与伦比的恐怖。

    光是从数量上来说,他的真气就足够吊打无数的元婴修士了。

    难怪说可以名列风云榜上第三位的恐怖修士。

    实在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此等威仪实力,当真是让人无限敬仰,心生向往。

    特别是韩越,看得当真是目眩神迷。

    人生若此,夫复何求?!

    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也许此次探险成功,这也不是奢望了吧?

    他这么想。

    陆长生作为被瞩目的对象,倒是半点儿不自在都是没有。

    这对他来说,太正常了。

    他结了番天印,一掌之下,天地灵气被倒抽了个干净,方圆数十里的诛魔谷山地,无数荒兽俯首称臣瑟瑟发抖,被这股威压震慑压服。

    诛魔谷暗沉沉的瘴气都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大力抽取,常年笼罩在诛魔谷头顶上宛若乌云一样的瘴气,都是瞬间消耗一空,附近甚至是被阳光普照,头顶第一次毫无遮挡的出现了朗朗晴空。

    这一刻,无数的修士抬眼望向这里。

    有诛魔谷内的,震撼不已,也有诛魔谷外的,先是看到了那五面大旗,然后便是诛魔谷的异变。

    人人心中惊骇不已。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因为陆长生源源不断的灵气灌输,质量和数量比起明远的还要高上一筹,所以五面五行阵旗像是吸收到了足够的养分,便是疯狂的生长扩大。

    直到个个都是高若擎天巨柱,才算是消停了那股疯长的架势。

    它们伫立在了诛魔谷的入口处,宛若天庭的柱梁,威势骇人,使人一看便是心惊胆战。

    宁清秋满目惊叹:“一掌之威,尽恐怖如斯!”

    语气里带着向往和感叹。

    总有一天,她也有这样的实力。

    宁清秋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陆长生这个时候已经是收手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你的剑意,绝对不会弱于任何的道,甚至是犹有过之。所以你只要是坚持下去,元婴必成,化神可期!”

    “今日我能做到的,你他日一定也是可以!”

    他这样给她下了定言。

    宁清秋抬起眼,微微一笑。

    宛若清风玉露。

    这一点,她从不怀疑。

    若是不能元婴化神,她哪里还敢说陪伴七夜,一起长生久视逍遥无极?又有何脸面,说是自己乃是剑修?

    更不要说,她深深地埋在心底的那个念头——想要横渡虚空彼岸,打破空间壁垒,回到她来的那个地方,去看一看,只看一看就好......

    也许那个时候她的亲人早就不在,也许世间已然是沧海桑田,但是那毕竟是她真正的家乡。

    这个念头,最初是因为穿越的茫然和离开家人的彷徨生出来的,自然而然,后来则是为了让她自己坚持在这个陌生而残酷的世界里活下去的力量源泉,到了现在,宁清秋已经是看开了也接受了自己融入这个世界的事实,但是这个念头依然没有淡化,只是深深埋葬在心底。

    她想要回去看一看,没有理由,但是这只会是她在修炼途中坚持的动力之一,不会阻碍她,更不会成为她的心魔。

    “承你吉言。”

    她这么说。

    陆长生点点头,转眼看向明远,眼中带着平等的尊重。

    虽然说明远的实力不过是金丹期,但是他在阵法一道上的成就和造诣,现在是超出了陆长生一开始的预料。

    他本来是打算在明远用阵法封锁入口之后,自己加点料进去的,现在看来,完全是没有这个必要。

    五行阵旗乃是法宝中的精品,炼器手法极为的高超,当然,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陆长生一眼就看出,这个封锁之禁阵,即便是元婴修士,也不要妄想短时间可以突破,除非达到了他这样的地步,才有破阵的希望,而且时间也会得到一段拖延——大概需要大半个时辰。

    这就恐怖了。

    放眼天下,能够破阵的人,化神之上另论,那么可以破阵的人一只手都是数得过来。

    叶凌霄算一个,天刀藏锋算一个,他自己身在诛魔谷内,再算上一个远在天边的七夜......

    可以说,诛魔谷已经是只能进不能出的绝地了。

    很好,他们捕捉半魔和无生余孽的计划,已经是完成了一个很关键的步骤。

    “你的阵道天赋,乃是我见过最顶尖的。”

    他并不吝惜夸赞。

    这话真心实意。

    明远微微一笑,若是旁人这么说,他毫无感觉,但是这个人换做是陆长生,这话怎么听都是心中无比舒坦了。

    他坦然受之。

    “若非你的真气助力,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谬赞了。”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好了好了,这么互相吹捧下去就没完没了了,我看我们既然入口也堵住了,这下瓮中捉鳖,开始搜寻边凛的所在吧,尽早把人抓住,以免夜长梦多。”

    几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至于说陆长生和明远,这个可称不上什么互相吹捧,两个人一个阵道高手,一个炼丹宗师,皆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独步天下的领悟,他们有着骄傲的资本,也有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如今倒是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意味。

    但是宁清秋都这么说了,两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便是向着入口处背道而行,疾驰而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