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恨不生为女儿身!
    “嘶——”

    宁清秋凝眸看向了自己的虎口处,隐约有着红痕。

    刚才使用炼心剑的时候,因为只灌注了极少部分的真气,她被坚硬的尸骨反弹,虎口处隐约有些痛。

    “没事儿吧......”

    明远关心的问道。

    陆长生二话不说,直接抓过了她的手,在自己的掌中翻来覆去的看。

    宁清秋:......

    这下就尴尬了。

    又不是什么流血事件,搞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只是她自己刚才没注意,所以就像是用力过猛打在某种坚硬物品上,自己也被反作用力震到了而已。

    连表皮都是没有蹭破。

    她清咳了一声,赶紧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我没什么事儿......这个尸骨这么坚硬,并且外观带着微光,宛若玉石,应该是实力强悍的修士死后遗蜕,由此可见,这里果然不简单。”

    诛魔谷内虽然说是人类禁区,但是还是有着一些强悍的修士不顾外界对这里的恐慌,到此一行,各种目的都有。

    有的只是为了踏足人类禁区之一,留下自己的痕迹;有的确实是因为这里乃是黄泉魔剑最后现身的地方,所以想要来这里碰一碰机缘运气,虽然这个可能性接近于无;还有就是因为其他目的来到这里的修士也有一些,比如说万剑宗的后人,就是想要来这里瞻仰寻摸一下还有没有当初一代天骄豪杰万剑宗宗主当年杀魔斩敌的潇洒英姿......当然,要是可以顺便找到这位盖世大能遗留的部分遗迹就更好了。

    总而言之,诛魔谷内少有人踏足,但是不代表没有。

    所以这里有尸骨很正常。

    有强者尸骨,更是可以理解。

    因为弱者压根没办法踏足深处,便是在冥河小忘川那里折戟沉沙了。

    而且他们也不会不自量力的跑来这里......除非有着什么不得已的原因,甚至是被人逼迫进来的,这样的情况属于不可抗力的突然偶然状况。

    照理说宁清秋不该对这里的尸骨非同一般有什么惊讶的,但是她确实是很奇怪。

    因为她的真气和旁人不同,乃是精粹的剑气,含着她日日磨炼的恐怖剑意,杀伤力大得惊人,说实话,就算是同等级的金丹修士的尸骨,都是要被她一剑斩断的,眼前的尸骨,即便是元婴修士遗留,至少也该留下划痕。

    要知道,元婴虽然可怖,但是那是他们活着的时候,若是死了,那也是万事皆休,她这一剑下去,怎么又不至于被反弹到这个地步,却是对于尸骨没有半点儿影响。

    这简直是对于剑修的攻伐的质疑和羞辱。

    ——莫非,这里都是化神修士的尸骨?

    这也太吓人了吧......

    宁清秋被自己这个猜测吓得不清。

    陆长生掏出了冰玉生肌清露给她。

    “涂抹在手上,立时便可以恢复。”

    宁清秋也没有拒绝,虽然心里碎碎念他太小题大做,但是还是感激的接了过来,立马将透明带着玉露银辉的清液抹在自己的虎口处,清清凉凉,十分舒服,皮肤几乎是立时就是恢复了原样,看起来甚至是更加的晶莹洁白,宛若上等羊脂玉。

    宁清秋暗想,这可以说是最绝等极品的美容养颜的圣品了,不知道涂在脸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若是也有这等立竿见影的疗效,想必陆长生光是靠着这玩意儿也是可以在女修中占领一片广袤的市场,还是垄断的那种。

    全天下的女修,大概都是要为此疯狂的。

    只是陆长生不会纡尊降贵的做这样的买卖,再一个......冰玉生肌露可是疗伤圣品,在外伤药中几乎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旁人想要一点都是难如登天,也就是陆长生自己不差材料不差灵石自己可以分分钟做出一大堆的人才能这么奢侈的让宁清秋用来涂手上那点红痕。

    韩越在一边看得眼珠子都是要凸出来。

    天知道那一刻,他几乎是没忍住自己想要动手从宁清秋手上把东西抢过来的**,这几乎是摆在眼前的一片金山啊。

    这冰玉生肌露在如今的云荒九州几乎是炒出了一个天价。

    不说多的,就说半年前在济州八方云游斋和珠光宝气阁联合举办了一次拍卖会,上面压轴的珍品之一,就是这冰玉生肌露。

    卖出了一个真正的天价。

    也许冰玉生肌露比不上什么绝世功法神兵利器,不是什么高等级的法宝,但是它只一点就可以有着价值连城的地位,那就是女人都会对此垂涎不已。

    没有女人可以抵抗它的诱惑。

    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女人对于美的追求,那就是永恒不变的。

    几乎是堪比星辰日月一样的存在。

    冰玉生肌露本来是外伤疗伤圣品,昂贵珍贵毋庸置疑。但是它拍卖的价格远远超出它本身的价值,则是因为女人对它的追捧。

    几乎是到了狂热的程度。

    陆长生作为创造者,自然是可以靠着这个赚个盆满钵满,当个云荒世界的首富不成问题,但是很可惜,陆大神医看不上这些蝇营狗苟。

    反正,韩越参加过那次拍卖会,一眼认出了冰玉生肌露,简直是眼睛都冒绿光嘴角流口水的看着宁清秋把那瓶无价之宝揣进了怀里。

    唉......

    恨不生为女儿身啊!

    陆长生背脊不知道怎么倏然一寒。

    他没多想,只是看着宁清秋白皙如玉的手露出了些微的满意:“......这不单纯是人族的骨头,这些白骨,有人族有异族,你仔细看看你刚才劈的这枚腿骨,下宽上窄,与人类不同,应该是某种妖族的骨骼。”

    众所周知,妖族的骨骼比起人族坚硬许多,这是种族特性决定的,毕竟他们就是荒兽的进化版本。

    野兽的身体,往往比起“孱弱”人族更加坚硬,这是先天性的。

    当然,只要是修炼之后,这就不一定了,人族也可以让自己的骨骼无比坚硬宛若神骨,甚至是超越这些先天强悍的种族,毕竟诸天万族,人族是最恐怖的学习者,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在白纸上涂出色彩,让自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异族不用说,人族的骨骼也应该是不能轻易劈开的,只是他们应该是元婴金丹期的修士偏多,破不开它们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都是超越元婴的修士遗留的骨骼,而是因为他们应该是都修炼了一种特殊的法门。”

    “这些人......应该是体修。”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