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庞然大物的结盟
    七夜要离开的消息,很快就惊动了整个悬空山上下。

    所有的人心都是悬了起来。

    很简单,之前一直是知道悬空山无论是有着多少天赋卓绝的弟子,甚至是有着几乎都是超出同辈的年轻修士,但是他们加起来都是比不过一个几乎是都没有在悬空山露过面的人。

    却没有任何人对那个人产生过什么质疑。

    因为那是悬空山的少主,未来执掌权柄,几乎是生下来就注定要站在云荒九州顶峰的人。

    即便是他什么也不做,就能够拥有一切,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单纯的用资源去堆,也能够把一个无用的废物变作元婴!

    悬空山绝对做得到。

    何况悬空山现在的主人,一定是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是捧到自己儿子面前的。

    但是正好相反,七夜太出色了,或者用出色天才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他都是一种侮辱,反正悬空山的人基本上除了高层的几位,基本上都是没有见过这位少主的。

    因为他一出生,便是天降异象,大道钟鸣瑞气千条,种种祥瑞都是现世,当然,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是被封锁了起来。

    后来——

    悬空山的人只知道这位少主已经是被日月神宗的宗主带走,并且将他作为关门弟子,并且在几年前直接说明自己会把重任交托他的身上,前面的两位弟子如今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能修士,却比不上这位出生尊贵的大少爷,反而是将来要成为辅佐他的左膀右臂。

    当时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是下巴脱臼,眼珠子都是要掉出来,怎么想都是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七夜不是什么无名氏,若是他只是个普通的修士还好,即便是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只要是有着日月神宗宗主这位在乾坤榜上排名前三的大人物撑腰,不管旁的人有什么心思,都是要把它往心头咽。

    一切会按照日月神宗这位恐怖宗主的意愿写下的剧本完成,他想要选定谁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作为继承日月神宗的下一任宗主,那都是他绝对的自由和权利。

    但是——

    偏偏那个人就是七夜。

    他可是悬空山那位掌权人唯一的儿子!

    悬空山,从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是他的家,属于他们父子的东西,所以——

    悬空山和日月神宗结为同盟,这已经是跌破一地眼镜了,要知道,这两个最最顶尖的七阶宗门的恩怨情仇那说出来几乎是和云荒世界自有修士以来存在的时间一样的长。

    是历史缩影的代名词。

    他们都是传承自上古。

    乃是最最古老的人族传承。

    只是在漫长的时光中也是经历了几次大变,可谓是饱经风霜,但是强大恐怖一如当初——它们的内部还隐藏着恐怖的力量,即便是在如今末法时代结束不久的薪火时代,都是隐而不发,超出了世人想象的。

    ——哦,如今已经是黄金时代的序幕拉开了,那么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了,毕竟这个世界的规则,天道的运行已经是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了。

    总而言之,这两个地方,可谓是王不见王。

    世上所有的人,都以为要看到两方亲如一家合作携手,大概是要等到魔族入侵的时候了......

    就在大家都是没想到的时候,悬空山和日月神宗突然就成了真正的一家人。

    悬空山的少主,可是那个如今盘踞在乾坤榜上首位的云荒九州无极大地上最强的修士,被称为半神的男人的唯一的儿子!亲生的!

    这样的人,竟然被日月神宗宗主带回去悉心教导还要传承衣钵托付家业......这事儿简直是怎么看都是有猫腻啊,细思恐极!

    当初,虽然外界人不清楚,但是悬空山的人和日月神宗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听过一点的,其实这个事也是上面授意让他们慢慢了解一点的,说实在的,没有人理解为什么。

    但是也没有人可以对这件事有任何的质疑。

    看看决定这件事的两个人是谁,便是知道这个世界上不论是能不能喘气儿的,都是不可能改变他们的注意动摇他们的决心。

    那就只能接受了啊。

    而且众人知道这件事不宜多加宣扬,但是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没有高层的同意,他们怎么可能听到“传言”?

    其实说白了,就是个舆论造势,意在让大家心里有个底,毕竟也算是为了今后做铺垫。

    毕竟这个事情并不打算瞒很久,之前不说,不过是时机未到罢了,真的要是合适的时机,两方都是不打算秘而不宣,而是广昭天下。

    七夜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化神大典,就是这么来的。

    之后他回到了悬空山的生死玄关里面闭死关,悬空山的人心情极为复杂,一个是知道这位少主已经是进阶化神,果然是千古奇才,不愧是两大圣地未来的掌门人,悬空山的人也是高兴,毕竟是自家的少主,人人都是与有荣焉。

    但是喜悦却是被分走了一半,那就是日月神宗的人显然也是一副七夜的坚实后盾第二个家的得意面貌自居——毕竟七夜前面二十几年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日月神宗度过,虽然说日月神宗的修士也没有多少机会见到这位要不就是在潜修要不就是自己去历练的宗主继承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亲近。

    双方就相当于处在一种蜜月期里面,但是吧,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比较的心思。

    形势有些微妙的平衡。

    悬空山的人有些委屈,毕竟就连化神典礼都是在日月神宗举办的,怎么都是让他们这些自认为是本家的人心里不舒服,但是又不好说出来那叫做破坏内部团结——这样的罪名谁都是承担不起。

    结果七夜竟然是在典礼结束之后回了悬空山,管他回来是不是因为需要闭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就是他们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对嘛,也要雨露均沾才是......咳咳,话有点不对劲但是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悬空山最近倒是有些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感觉,而今天,这个感觉就是被打破了,宛若激动地时候一盆凉水,那叫一个难受。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