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让它们解脱,就是最大的尊重!
    很可惜,宁清秋这个时候也是在准备接下来的行动,神情微微带着凝重的观察下面的骨灵,实在是没有闲功夫搭理他。

    韩越这一番作态,可谓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白费功夫!

    演戏的戏子最悲惨的事,不是演技好坏,不是剧本何如,而是观看他表演的观众的喜好和重视程度。

    宁清秋没注意他,所以韩越泪只能是哗哗的往心里流。

    他也只好是咬牙认了。

    算了算了,事已至此,什么也不想了,直接上吧。

    他还不相信,自己这么倒霉,就是被淹没在了骨灵海洋里。

    而且,若是真的自己有了生命危险,想来他们都是会拉他一把......看在大家目前还是合作伙伴的份儿上。

    韩越很没有底气的想。

    陆长生低声道:“那我打先锋冲在前面,苏红衣你稍微看顾一下两翼方向。清秋你就跟在后面,明远你记得保护她。”

    明远郑重的点点头。

    没有丝毫的异议。

    陆长生不说,他也会这么做。

    至于说韩越......很不出意料的被遗忘了。

    韩越他自己也委屈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出声,就没人在意他。

    拉了拉明远的袖子,问道:“嘿,兄弟,我呢?”

    嬉皮笑脸,油里油气的。

    明远嘴角微微抽了抽。

    实在不是他们搞针对,实在是韩越有的时候看起来挺讨打的。

    再说了,想必就是大家没注意到他,韩越自己也会上蹿下跳的给自己讨福利的,所以大家习惯性的遗忘他,实在不是什么不可以理解的事儿。

    但是吧——看他实在是有些可怜,便是微微颔首:“你跟在我旁边就行了。”

    这就是看顾他的意思。

    韩越立即眉开眼笑。

    虽然说陆长生和苏红衣的大粗腿抱不到,但是没关系,有明远罩着,他对于自己的安全问题不怎么担心了。

    对方和他一样,都是金丹期,照理来说韩越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人明远有绝招啊,就看他的阵法造诣,虽然自己不怎么明白,但是连苏红衣这么傲慢的人都是因为这个对他另眼相待,可想而知明远的阵法造诣显然已经是登堂入室,不在他的理解范围内了。

    反正,至少比他厉害。

    而且,他们又不是去对付那些高阶骨灵,而是只要是预防大规模成群结队的低阶骨灵就行了,他自己也是个金丹期的高手,在外面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不过是因为这几个人都太变态,所以相对而言显得自己很弱鸡似的......

    其实自己真的不算差啊。

    等到这次发财出去之后,韩越觉得自己还是要离宁清秋他们远一点,不然待在一起就了,对自己完全的丧失信心和希望,并且三观就是要被彻底的扭曲了。

    陆长生已经是准备起身了,却骤然止住了身形。

    其他的人都是愣住了。

    看着一个方向,完全是傻了眼。

    就在的斜对面,也就是骨灵大军的正前方,也是天际突然出现了一道白线,开始的时候看不清是什么,然后,白线以飞快的速度迅速朝着这边推进。

    不一会儿,便是可以窥见全貌。

    那也是密密麻麻的一片骨海。

    也是骨灵。

    只是和之前看到的人族骨灵不同,那些骨架庞大而狰狞,小巧的也有,都是千奇百怪,它们不是人族死亡后的尸骨所化,而是来自于魔族和部分被魔化的异族。

    它们,是另外一只骨灵军队!

    宁清秋那一瞬间,简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她几乎是惊叹着说道:“......原来这些骨灵军队出动,是因为对战?”

    宁清秋话音未落,两边骨灵军队已经是开始全速前进碰撞。

    就像是两艘巨大的海轮相撞。

    几乎是惊天动地的声响。

    当头的无数骨灵,不管是哪一方,都是骤然碎裂。

    但是其他的骨灵毫无感觉,依然是疯狂的超前扑。

    一场酷烈的战斗,几乎是瞬间发生。

    他们最开始以为这不过是一场偶然。

    没想到,世界上一切事物发生都是有着必然的原因。

    几人一时都是沉默。

    这个时候,也唯有沉默可以表达他们的心情。

    上古人魔两族大战,甚至是有着异族参加,年代久远到已经是不可考,这么漫长的时光,沧海桑田已然是几经更换。

    修士不知道换了多少代,也许无数岁月之前,名声赫赫的高等修士连只言片语都是留不下来,早就被世间遗忘。

    但是——

    这些骨灵,死后英灵不散,竟然还保持一点魂灵就这么不生不死的活着,但是它们,竟然还像是生前似的进行战争?

    这个时候宁清秋他们自信观察,才发现这些骨灵身上有着无数的伤痕,只要是眼光敏锐一点的修士,都是可以发现这些伤痕有新有旧,旧的已经是黑化,看不出什么时期,新鲜的伤痕印刻上的痕迹最多不超过七天。

    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难道说不过七天的周期时间,它们就要这么经历一场战争吗?

    要知道,骨灵可没有什么地盘领地的意识,何况骨灵可没有种族之分,它们生前那肯定是泾渭分明,但是都是变作了白骨架子,还论什么人族异族之分?都是骨灵罢了。

    那么怎么可能会进行战争?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些骨灵即便是死了之后也是秉承一个执念,那就是不停的战斗,永无止境进行他们曾经在生命最后一刻进行的事,那就是拿着手中的武器,拼尽全力的去战斗。

    宁清秋不知道怎么的,眼中突然不自觉的有了点湿意。

    鼻间酸酸的。

    也不知道上古时候的人族,甚至是异族魔族,到底是因为什么,有着这样的意志?

    “这样的意志,这样的执念,值得敬佩。”

    说完,她并指成剑,行了一个剑礼。

    即便是这些骨灵没有任何的理智,但是它们值得这样的对待。

    明远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陆长生淡淡开口:“这就是人族屹立于世的脊梁。”

    这几乎是他可以说出的最高的评价了。

    “我们走吧,这一次说不定,还可以帮助它们解脱,不管是当年这场战争付出了多少心血,延续至今,这些英灵们也不该这样永无止境的战斗了,让它们消散,就是最大的尊重!”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