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血液做引(下)
    宁清秋自然不至于这么贪心,但是身体本能却在促使她有生理反应。

    不过这感觉真心说不上好啊,完全就是吸血鬼啊......

    她可不认为吸血鬼就是被美化的暗夜贵族,在云荒九州也是有这样的吸食血液修炼增强自我当做是食物的人,不过他们都是被排斥的少数人,算作是邪魔二道的人。

    但是就连邪修和魔修都是不怎么接纳这些血修,因为他们的自制能力实在是太差,只要是有血液出现,特别是灵气太足的血液出现,那么血修基本上就成了疯子团体吧。

    只要是稍微用点心,就可以兵不血刃的解决他们。

    话说回来,即便不是血修,修士被强者修士灵气充足的血液精华动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过宁清秋作为剑修,心志何等坚定。

    这样的迷惑,自然是不能动摇她。

    修炼,不能够走捷径。

    而且说实话,她也接受不了这样的行为方式。

    只要是踏实修炼,她总是可以走得更远更高,若是吸食了他人的血液,那么血脉中始终会混入一丝杂质。

    也许短期或者是相对很长一段时间,对她来说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但是若是长远来看,这无疑是慢性自杀,对于她踏出最后一步,简直是致命毒药。

    所以这是她绝对不会选择的。

    陆长生淡淡的看她一眼,眼中闪过满意,然后便是直接丢出了手中的自己的血液凝成的血珠。

    “我的血液,带着灵气,若是这里有着岐江神剑,它必然是会有所反应的。”

    剑主杀伐,乃是杀性最重的武器。

    它会自主应激般的生出反应,不过也只有陆长生这种程度的修士的血液,才有这样的效果,至于说其他的人,没有达到相应的程度,就算是把血液流干了,人傲娇的大杀器也是懒得搭理你的。

    宁清秋恍然大悟。

    还是说丢出了诱饵啊。

    这一招还别说,当真是百试不爽。

    特别是当你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的时候,摸不着头脑和脉络的时候,这个方法简直是百试百灵。

    果不其然,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疯狂的游来咬了钩子。

    宁清秋眉心突然有了一丝刺疼。

    像是......冰冷的剑锋当面的感觉。

    但是却是无形无质,无处不在的游离在空气中。

    她眸光清冷,全力运转太阴真解的心法,极力的让自己不陷入这样的剑气领域中。

    “......出来了,只是这四面八方都是,我们到底是要怎么找?”

    宁清秋脸上几乎是要带出苦笑了。

    她这次的原本计划只是出来探探路啊,没有打算这个时候真的要找岐江神剑啊,这时机不合适啊。

    别忘了,他们之前才布置了陷阱,等着边凛和无生道的魔修找过来呢。

    哪里能够抽出时间来进行一次探宝?

    若是岐江神剑那里多耽误一会儿,他们岂非要错失良机?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可是人人皆知的道理。

    宁清秋又不傻。

    只要是不把这样两个都舍不得选项放在一个篮子里不就成了?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陆长生的精血威力这么强,光是放出这么一滴血珠,竟然是引起了岐江神剑这么疯狂的反应?

    这莫不是疯了吧?

    话说你作为一柄神剑的自尊心哪里去了啊?

    简直是像没见过血一样......

    其实宁清秋真的是莫名真相了。

    因为岐江神剑确实是打造出来几乎还没有见过血,也就是没有开过锋,这对于一柄以杀戮毁灭为生的神剑来说,那简直是难以忍受的地狱。

    所以这个时候,用疯狂来形容,那真的是半点儿不夸张。

    简直是饿虎出笼。

    反正宁清秋现在觉得完全是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来自于岐江神剑的剑气领域,已经是全面的包围笼罩了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其实相当于没有退路了。

    被人逼上梁山,必须要来一场实打实的战斗,分出了胜负之后,才有坐下来商谈的余地。

    只是剑气领域乃是呈现椭圆形的包围,这让人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发源地来自于哪一个方向。

    甚至是地下还是空中,都是不确定的。

    说实话,一般人都是会认为神剑会被深埋在地下,但是惯性思维在修士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藏东西可是一门技术活儿,而修士则是真的有本事把东西藏在任何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

    “你找到了吗?”

    宁清秋已经是开始散发出自己的孕养多时的剑气,开始对抗扑面而来的剑气攻击。

    一不小心,就会被入侵身体,到时候内外呼应,那就是只能是任人鱼肉的糟糕下场。

    从这里便是可以看出,岐江神剑不愧其神剑其名,真的是难对付到了极点。

    这还没有面对本体呢......

    这要是真的被牵绊在这里,苏红衣和明远那里有了变故怎么办?

    到时候他们还不回去,空间破灭之下,苏红衣他们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走就是抛弃同伴,她和陆长生就危险了;不走的话,那岂不是大家一起去死?

    该死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故,这和一开始想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陆长生和宁清秋这样一道剑气对一道剑气相互湮灭的对应方式不一样,他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所有的剑气,到了他的面前,就被彻底的吞噬。

    他目光锐利,像是可以透过表面,找出岐江神剑的本体。

    那柄剑,应该是被封印状态中。

    所以出不来。

    但是剑气可以发出,剑意领域也是影响四周的环境,让周边都是开始微微扭曲,像是想要把他们带到自己本体所在的地方,然后彻底的吞灭这两个小虫子......

    陆长生一把抓住了宁清秋的手,顺便给她加了一个防护罩。

    但是却让她没办法出手对付剑气。

    扑面而来的刺痛感几乎是要碰到眼球。

    “陆长生!”

    “跟我走。不要做什么抵抗,我们顺着它的剑气走,它们会把我们带到岐江神剑所在的地方。”

    何必辛辛苦苦去找?

    宁清秋眼眸一亮,立刻理解了,便是彻底的不做抵抗,陆长生一把将她的头按入自己的胸膛。

    密不透风的保护。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