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至阴至寒之地
    风声呼啸。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就连柔和的空气都是变得恐怖至极。

    宁清秋即便是被陆长生紧紧地护在怀中,也是感觉到了耳膜的刺痛感。

    这要不是他反应快,还施加了灵气防护罩,估计她就要受点苦了。

    金缕天纱衣也不是万能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耳边终于安静下来后,宁清秋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到了?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陆长生的手臂,示意他可以放开她了。

    抱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然后非常自然的松开了,就像是之前的那个动作,只不过是她宁清秋一时的错觉罢了。

    心里有些不自在,但是面上却是十分自然的。

    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事,何必小题大做的?

    “这里就是岐江神剑的本体所在的地方?

    她一边说着一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因为这里实在是太黑暗太阴冷了。

    感觉空气里面非常的潮湿。

    入目处乃是极致的黑暗,脚下的地面感觉非常的松软,就像是半湿的泥土,一不小心,就会陷下去一部分。

    感觉上说是神剑所在的地方,却更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魔剑驻扎的地方才是。

    岐江神剑,这玩意儿即便是被封印,在宁清秋的心里这样的绝世神剑也该是被供奉在某一个或金碧辉煌或古朴大气的殿堂里,金砖玉瓦,雕栏画砌。

    然而眼前这是什么鬼?

    简直是极度反差。

    理想和现实之间果然是隔着一个马里亚纳海沟啊......

    “冷?”

    陆长生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她的手臂,源源不断的带着蒸腾的热气的真气旋即充斥她的身体,极为的舒适,感觉像是被泡进了温泉里面,暖洋洋的。

    其实照理来说宁清秋作为一个金丹期修士,真气满溢全身,如何会像是凡人女子一般温度低点便是忍受不住?

    不过是因为这里有古怪罢了。

    只是神剑堂皇,如何会给人如此诡异阴森的感觉?

    “陆长生,你确定我们来找的是岐江神剑而不是黄泉魔剑?”

    她话一脱口而出自己都是知道有问题。

    陆长生眉间简直是无奈满溢。

    “......是你说的,来这里找岐江神剑。”

    最后四个字,他咬了重音。

    实在是没办法了。

    宁清秋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便是抽回了自己的手。

    她笑了笑道:“的确是哈......我现在没关系了,感觉好多了,其实只要是适应了,这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冷冷......”

    她说到冷字的时候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真的是很奇怪啊,不说自己金丹期的身体多么的防寒,就说她真气溢满丹田,也不该表现得这么冷啊?

    而且明净琉璃火乃是天地异火中的顶尖存在,和她融为一体,任何寒冷阴气这方面的东西,她都是有着极强的抵抗能力的啊。

    这里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

    关键是陆长生传输真气给她的时候还好受许多,但是一旦是离他远点,好像是这样的阴冷的感觉就更强烈一些......

    宁清秋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是倒退了两步。

    迟疑了一下,又是倒退了几步。

    陆长生皱着眉头看着她这一番动作,终于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宁清秋微微的抖了抖,赶紧的走回来。

    到了他身边,才像是活过来似的,全身稍微回暖了一点。

    刚才真的是以为自己就快要冻成冰棍了。

    四肢都是有些僵硬,唇色微微发白,血色尽褪。

    她赶紧的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做到绝对的信息共享。

    每一点微小的发现,说不定都是可以帮助他们尽快出去。

    “我们真的是要快点发现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多耽误一些时间,明远他们还不知道会着急成什么样子......”

    宁清秋越是想越是后悔。

    早知道就不这么草率了。

    明明知道岐江神剑不简单,明明知道这个地方诡异莫名,她还是这么不知轻重,就带着陆长生过来了。

    还是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的啊。

    “抱歉。”

    她这么说。

    陆长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带着安抚的意味。

    “胡说八道什么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又不是你非要我来。再说了,眼前这样的情况,还真亏得是我们一起过来的,不然你一个人,要是出了事,岂不是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是没有?”

    宁清秋点点头。

    这份心意,她记着呢,即便是回报不了,也不是理所当然的。

    心里也是感激的。

    环顾四周,一片漆黑森然,即便是使用目灵术法,也是根本看不了十米之外的地方。

    有点像是钟乳石岩洞,但是这里并不是色彩斑斓的美好,而是阴森黑暗的潮湿的炼狱一样的地方。

    “我们往前面走吧,走一步看一步,这神剑把我们带到这里,定然是有着目的,我们不能站着不动。而且不用担心苏红衣和明远那边,他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要相信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出去,不单是等着他们来找我们,也要自力更生才行。”

    陆长生可不是期望别人来救的人,没有路有什么关系,走出来不就是成了路?

    他从不会束手待毙。

    而且眼前的局面,本就是他预计的不是吗?

    若是真的要退走,刚才在外面剑气领域加身的时候,他硬要带着宁清秋走也是同样的轻而易举,但是陆长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撞南墙不回头似的,非要亲眼见一见这柄气焰滔天的神剑。

    宁清秋是个剑修,对于神剑想必是十分渴望,若是可以,他自然是想要为她取得这柄剑的。

    就当做是相识一场的礼物好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陆长生志在必得。

    即便是眼前这个境地,他也是信心十足,定然可以护得宁清秋周全。

    关于这里诡异的阴冷,他已经是有所猜测了。

    镇压神剑的地方,必然是一个极阴之地。

    乃是天下至阴至寒的地方。

    这不单纯是影响温度,不然的话,宁清秋不至于表现得这么不济,这是一种影响规则法则的存在,所以他阳气充沛,反倒是没什么感觉,宁清秋这个女修,真气也是偏冷寒那是冰属性,所以冻得嘴唇发白......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