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我们可不是孤军奋战!
    陆长生有些失笑。

    “不然你以为还要多艰难啊?不过要说简单,却也不简单,我们这个时候完全是踩在了一个即将爆发的活火山或者说是要崩塌的大雪山顶端上,一不小心,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以在这样的天灾爆发中活下来。”

    “用这样的凶险之地困住封印岐江神剑,真的是奇思妙想堪称大手笔,今日我才算是真的见识到这位赫赫有名广为流传的炼器大宗师的几分风采,当真是令人心折。”

    宁清秋知道,能够得到陆长生这样的暴风称赞,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位炼器大宗师岐江,这个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心服口服啊。

    难道说这个至阴至寒之地,真的是这么牛叉,足够让陆长生这么颠覆性的改变态度?

    之前也没有见他对岐江这么个已经作古的历史名人,有什么不一般的敬佩感情什么的啊......

    不过她还是接道:“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能够打造黄泉魔剑和岐江神剑两柄神魔之剑,这位炼器大宗师堪称是巨匠了,他弄出来的封印之地,也必定是不同凡响......”

    “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先把感慨放在一边吧,话说你到底是有没有什么办法破了这阴寒之地,把岐江神剑取出......我实在是有点支撑不住了。”

    陆长生浓眉紧锁。

    深深地担忧的看了宁清秋一眼,见她还是有些瑟瑟发抖,便是知道她所言非虚。

    但是这个丫头又是格外的倔强,还能够勉强支撑的时候,怎么也是不肯在他的面前太过示弱,主要是两人之间气氛本来就是十分的微妙,她有这样的若即若离带着疏远的表现,其实也不难理解。

    只是理解归理解,作为被这样对待的对象,陆长生心里面能够好受那才是怪了。

    他深吸一口气。

    “你注意一点,我准备进行试探性攻击,看看能不能让岐江神剑自己露出马脚来,其中可能会有寒气外泄,你保持警惕,最后......离我近一点。”

    宁清秋默不作声的移动了位置,就在他的身后站定。

    陆长生也不拖沓,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寒气深重,就算是他这样阳气极旺也是不好长久待在这里,虽然阴阳调和对于身体还有着不小的好处,但是杀机往往暗藏,就连岐江神剑这样的金属性的至刚至阳之剑都是被气机牵引困在此处,要是一个不慎,他被至阴至寒之地气机牵引交融,可能会被留在这里也是说不定。

    没害处,但是走不了,沦落到和神剑一样被封印的境地,那就同是天涯沦落人了,完全的就是成为了一个悲剧。

    陆长生可绝不想要那样的结果。

    大好人生,怎么能够缺了自由?对于修士来说,大概是没有比起这个更加残酷的惩罚了。

    反面来说,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效果,陆长生才会对于岐江刮目相看推崇不已。

    至阴至寒之地本就是天生地养,某一方面来说,和整个上古战场遗址的小世界都是牵连在一起的,岐江能够让它为自己所用,本就是天大的本事,更何况他还把这里利用到了极致。

    既让岐江神剑困于此不得出,而且至阴至寒之地算是绝强封印,外人要是没有通天手段,也别想取走岐江神剑,更大可能是要陨落于此,所以他才处处不设防,倒不是因为放心,反而是因为有所倚仗,所以压根不相信有人可以随便取走神剑。

    并且阴阳交融,乃是天地至理,大道化形,岐江神剑在漫漫封印岁月中,其实也相当于一刻不停地接受滋养,如今想必是比起岐江当初打造之时还要更上一个台阶,称之为神剑,当是无愧其名!

    不过陆长生也不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神剑有灵,但是终究是没有主人掌控,它还没有达到化为器灵成人的程度,那么就是必定掌握不了自己,它命中注定,是需要一个主人的。

    这也是当年岐江为什么非要在铸剑的时候,注入剑灵,以活生生的剑灵炼化成为神剑的器灵。

    这可以从根本上断了岐江神剑本体修炼成人的道路,岁月更迭,神剑进化到何种程度,它永远都是只能做一柄剑,为主人披荆斩棘,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因为它的器灵不是自己衍生出来的,而是和剑灵组合起来的,虽然威力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是本源却是没有自行孕育出真正的属于自我的本体器灵。

    当然,这样做,也可以让岐江神剑更加的锋锐、无坚不摧,成为天下最强的神剑。

    因为剑灵本身从种族特性来说,也许是最最适合剑的器灵了。

    岐江为了这一柄剑可谓是煞费苦心,同样,也是寄予厚望。

    岐江神剑,以自己的名字为名,诞生的原因就是为了斩断天下一等一的魔剑黄泉......

    这柄剑,从出生到如今,可以说,已然神化。

    只是世人不得而知罢了。

    但是明珠蒙尘,总有一天要尘尽光生,照亮山河万朵!

    陆长生直接来了一个大范围的炎爆法术,在不明确哪里才是核心所在的时候,最简单明了的就是来一个无差别攻击。

    手段虽然是简单粗暴,但是胜在效果一目了然。

    在宁清秋瞠目结舌的表情衬托下,至阴至寒之地的反应相当的直接,要是对方有表情,定然是暴跳如雷不足形容。

    话说——

    之前信誓旦旦的说着这里不简单,这里很危险,这里是个活火山的到底是谁啊!

    这样真的不是在找死?

    宁清秋一度开始怀疑人生。

    这就相当于是在沸腾的水中倒入热油,完全是不顾及后果啊。

    她已经是自主的开始给自己加防护罩。

    不为其他,求个心安吧。

    陆长生见她这模样,还有闲心思安慰她:“别担心,虽然至阴至寒之地气息爆发恐怖,但是还在掌控范围内,要知道,我们可不是孤军奋战,有一个友军,帮我们牵引了大部分的火力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