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神剑出世(中)
    陆长生说得肯定。

    但是宁清秋心里却不是自信爆表,她还没有那么容易放心。

    岐江神剑何等级别的存在?几乎是可以说是最最顶尖的法宝。

    这样的存在,真的是她的剑意牵引就可以困住一时的吗?

    要知道,这柄神剑被困在这里不见天日不知悠悠岁月,早就已经是处于憋疯了的状态,就连岐江本人都是要用至阴至寒之地才能困住这个“调皮”的大魔王,她又有什么本事可以用剑意便是吸引住它?

    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吗?

    但是没办法,事已至此,她没有第二种选择。

    只能是按照陆长生说的去做。

    若不是万不得已,或者是有着一定的把握,陆长生也不会让她来冒险。

    这个时候,她必须要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事。

    是她把陆长生牵扯进来的,那么这件事就必须由她亲自结束,有始有终,有头有尾。

    “好!”

    她咬着牙,狠狠地点了点头。

    本人也知道,这个决定堪称是疯狂,若是被其他的人听到,少不得要嘲笑她不自量力。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做了决定,九死不悔的也要去做。

    何况——

    “宁姐姐你放心,还有我在。我已经是感应到了同族的气息,虽然他在沉睡,但是我可以唤醒他!”

    “我来帮你!”

    丫丫声音十分激动,还在强自压抑。

    不过这个时候即便是陆长生,也是没空搭理这边的状况,更遑论听清楚她们的传音了。

    所以一时情绪流露,也不怕被发现。

    平时倒是远远没有这么大胆。

    宁清秋一口气提起,心想,没什么好怕的,自己的剑意,乃是发自本心,即便是没有岐江神剑强大浩瀚又如何?又不是拼命争个高低上下,只是牵制一时半会儿,这理论上来说,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因为岐江神剑是处于无主的状态中,关键是丫丫的话已经是透露出来了,那位身为器灵的剑灵并未苏醒,还在沉睡,那么岐江神剑现在完全是靠着本能行事,若是有高等级的剑意“引诱”,它必然是抗不住这样的诱惑。

    跟在他们的身边,就是可以预料的事儿了。

    宁清秋这么劝慰自己,不住的给自己打气。

    陆长生听她这么一个好字,感觉全身的精气神都是提升了起来,她既然信任他至此,就连这么疯狂的决定都是做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保护她?

    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便是有着高度的把握,不会无的放矢。

    主要是现在的情势突变,逼着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相信宁清秋的剑意足够打动岐江神剑,也相信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带着她冲出去,离开至阴至寒之地的爆发......

    这一切,出不得纰漏。

    只要是有一个环节出了差漏,那么一切都是完了。

    可以说,接下来的行动,无疑是在钢丝线上面跳舞。

    至阴至寒之地气息爆发已经是强烈无比,比起之前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地方没有理智也没有意识,全部都是凭着本能。

    神剑乃是个大宝贝,自从被岐江埋入这里的时候,便是已经被至阴至寒之地视为自己最重要的一部分。

    作用相辅相成,双方都是受益对象,神剑可以被这里的阴寒法则滋养,同样的,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有了这柄至刚至阳的神剑剑气反哺,至阴至寒之地这么些年来才会越发的强大。

    所以一旦是有人触碰它的逆鳞,妄想夺取神剑,便是要做好承受恐怖报复的准备。

    但是陆长生的手段实在是太戳中要害了,他不断地使用火系法术,至阴至寒之地迫于无奈必须反抗,而且因为不间断的火系力量加强,它的气息分配也是不得不向着这边倾斜。

    对付陆长生和宁清秋的阴寒气息多了,那么镇压岐江神剑的阴寒法则的力量自然是减少,而这个平衡一旦是被打破,那么想要复原,无疑是难上加难。

    天平两端只要是一方有着轻微的加强减弱,那么必定是给整个局面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岐江神剑显然不是个傻的。

    抓准机会,它开始突破。

    或者说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安分,就是在等待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今,时机到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柄耗尽岐江一代炼器大宗师心血打造的神剑,甚至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捕捉剑灵活祭其中,以自身的精血滋养,并且埋剑于至阴至寒之地这样的天地宝地中哺育无数年,它的锋芒,收敛还罢了,一旦出世,必将是锋芒毕露,震惊天下。

    而陆长生和宁清秋,显然就是有幸见证它的第一道剑芒的两个人。

    剑既出,光寒九州。

    宁清秋有那么一瞬间,几乎是不能视物。

    眼里,心中,只有这一道无比惊艳的剑光。

    森寒、堂皇,无比辉煌。

    然后细看去,便是见到一点寒星般的剑尖从虚空中缓缓刺出,速度虽慢,但是几乎是碎裂了身周的空间。

    身后,似乎是有着什么庞大的恐怖的力量拖拽它,可是神剑不为所动,一点一点的露出雪白剑身,然后便是古朴的黑色剑柄。

    上面的剑脊沟壑深深,一见,便知道是见血封喉的利器。

    随着它的移动,无尽的寒意充斥整个空间,似乎是想要将天地冰封。

    陆长生骤然暴喝:“就是现在!”

    宁清秋想都没有想,几乎是在思绪大脑做出决断之前,身体已经是先一步心动了起来。

    这一刻,心念恍若明镜台,一片冰心在玉壶。

    念头通达无比,剑意明澈。

    剑意无形无质,却实际存在,它缠绕在了炼心剑上,即便是面对着恐怖的岐江神剑,也许是级别远远比不上,但是本质上的坚韧和纯粹,却是不会输给任何事物。

    岐江神剑刚刚脱困,还没有来得及锋鸣出声,便是感应到了一股极其诱人的气息。

    来自于剑。

    吞了它,便是大补。

    即便是身后有着疯狂扑来的阴寒气息和法则锁链,这个时候它也是有点混不在乎的意味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