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剑出世(下)
    因为只要是吞噬了这股剑意的本源,它就能得到质上的提升再上一层楼,毁了至阴至寒之地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即便是丫丫说了,剑灵尚未苏醒,神剑没有什么意识,但是本能已经是促使它做出了最符合生物进化的抉择。

    飞蛾扑火......哦,应该说是饿虎扑食,神剑像是饿了无数年的饥荒者疯狂的扑向了宁清秋。

    对面陆长生和宁清秋同时都是有点懵逼。

    因为万万没想到,神剑会这么配合。

    甚至是超出了想象。

    顺利的让人几乎认为眼前这是个阴谋。

    其实照理来说,也不怪岐江神剑一点儿没有神剑气质,表现得这么不堪。

    捋一捋神剑的诞生生涯,就知道这丫有多么的苦逼了。

    诞生是为了斩断黄泉魔剑,拯救世界给予和平,恩,这个非常高大上,然后呢?

    然后它就苦逼了。

    没有出世惊风云泣鬼神也就罢了,还被苦唧唧的镇压在至阴至寒之地这个苦寒之地不知道多少年,不只是没有完成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斩断魔剑成就真正的神剑之名,还成了一个小可怜。

    至少至今,它都是没有真正的见过血——除了岐江锻造它的时候用了自己全身的精血。

    但是它确实是没有饮过生人血的。

    对于一柄剑来说,这是多么的悲惨?

    它们生来,便是为了杀戮的。

    这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岐江神剑作为剑中之皇,过得比普通的精钢剑都不如,这么多年下来,早就憋成了傻逼,不变态才怪了。

    所以一开始陆长生用精血引诱的时候,这家伙完全没有一点儿防备意识,立马就是咬了钩,所以陆长生和宁清秋他们才能够这么顺利的跟着剑气来到了这里。

    这么多年,它也不是没有一点进步,至少至阴至寒之地困得住它的本体,但是怎么也是被侵蚀出了缝隙,足够它透出部分剑气了。

    却没想到意外之喜来得这么快,竟然有人帮它牵引走了部分的阴寒气息,让它抓住时机,趁机开溜,竟然是顺利的跑了出来!

    这个时候正在兴奋不已呢,美味的食物也送上了门。

    不只是有两个精气十足的生物站在面前,关键是其中一个身上透出的剑意,简直是让它口水直流三千尺!

    剑意啊!

    作为一柄神剑,除了自己,这还是它第一次见到剑、剑意、剑气这些东西啊。

    而且正因为剑灵没有苏醒,所以岐江神剑靠着本能,就想要吞掉宁清秋的剑意。

    说实话,这个时候,它已经是饥渴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而且说实话,宁清秋的剑意质量还是非常的高,虽然孱弱,但是极为精纯,对于岐江神剑来说,吸引力简直是超过一切。

    恐怖的锋芒扑面而来。

    陆长生和宁清秋的反应还是十分的迅速的,即便是没有料到岐江神剑这么配合,但是他们的步骤一点都是没有被打乱。

    宁清秋咬紧牙关,拼命控制自己的剑意,一不让它脱离炼心剑被气势汹汹的岐江神剑带走,一边是控制输出的力度,让诱饵的功效得到最大的程度的发挥。

    与此同时,陆长生揽住了她的腰,疯狂的后撤。

    和岐江神剑保持了一个相对静止的速度。

    说实话,要不是带着她跑路的人是陆长生,要不是这位乃是风属性的风云第三的元婴大修士,这个时候宁清秋早就支撑不了赶紧放弃计划了。

    也就是陆长生,才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陆长生眼眸如星辰,死死的盯着神剑背后。

    因为他知道,最大的危险,还没到来。

    至阴至寒之地寂静了一瞬间,然后便是骤然狂怒的疯狂爆发。

    无尽的汹涌阴寒气息夹杂法则锁链,铺天盖地的朝着岐江神剑和两人汹涌而来。

    不可饶恕!

    自己的小伙伴被人勾引走了,怎么能忍?!

    陆长生嘴里开始疯狂的吐出一串优美的神秘的字符......

    总之,宁清秋一个音也听不懂。

    但是她知道,陆长生肯定是要放大招了。

    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添乱。

    还有......

    丫丫到底是有没有和她的同族沟通上?关键是那个被封印的老古董,神智到底还是不是清醒的?关键是——

    有没有被怨念仇恨扭曲?

    宁清秋不相信,一个被活祭的折磨至此的剑灵,还是个悲天悯人的圣母。

    只希望......还能够商量一下,不要无差别攻击,是个报复社会反人类的变态她就谢天谢地了。

    只是这些话,她一次都没有和丫丫提过。

    因为知道这个小丫头多么重视族人,也知道她必定是难以承受这样的事,明明其实心里深处也不是不明白这些,但是没到那个地步,谁又愿意非要去想那么糟糕的情况?

    只有她自己面对真实后死心,才是最好的办法。

    也是她唯一能够为丫丫做的。

    可怜的小丫头,早就被宁清秋当做了自己的亲人,这个时候她唯一后悔的是自己没有做好万全准备就是把陆长生拖进了这个泥淖。

    陆长生的吟诵已经是接近了尾声,岐江神剑也是近在咫尺,剑柄之后紧随而来的疯狂阴寒之气和法则锁链也是距离他们不过几步距离。

    场面千钧一发。

    陆长生声调骤然拔高。

    “九天祭,飓风引,风云从,咫尺天涯!”

    丫丫也带着惊喜和后怕的喊了一声。

    “宁姐姐,可以了,不要抵抗,跟着神剑走!”

    岐江神剑突然亮起了无尽的光芒。

    浩瀚、博大。

    将所有的风浪都是瞬间抚平,像是一只翻云覆雨的遮天蔽日的大手,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却是透露出一股温柔的大气,慈悲的关怀,很像是——

    母亲的感觉?

    宁清秋为自己无厘头的联想,默默地打了一个冷颤。

    陆长生召唤来的无尽风,已经是裹挟剩余的所有的阴寒气息和法则锁链,以比来时更快地速度倒退了回去,像是一下子要把人打回老巢似的。

    只是他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苍白。

    这样的大招,就是陆长生用来,都是有些损耗心血,当然,效果也是极为卓著。

    只是他这时候也是目光凝重的看着发生了巨变的岐江神剑。

    下一刻,神剑剑芒一裹,带着两人,瞬间,消失不见。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