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宁清秋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很傻。

    随时可以被截图,当做表情包来使用的那种。

    但是她这是在自然不过的反应。

    陆长生刚才说的是啥?

    ——把黄泉魔剑封印在地狱火池这样的绝地中的蠢事,是岐江干的?

    重名吧这是......

    或者是她脑子一岔,幻听了。

    恩,肯定是这样没错。

    陆长生却是冷酷无情的打破了她的自欺欺人。

    “如此相似的手笔,如此妙到毫巅的对比封印,除了岐江本人,我真的是想不出有哪个修士可以眼睁睁的将两柄绝世之剑就这么束之高阁,选择封印,而不是据为己有。”

    宁清秋却是反驳道:“岐江神剑被他封印我没什么好说的,至阴至寒之地配合神剑孕养,乃是大手笔这一点我承认。但是——”

    “黄泉魔剑可是岐江心心念念要摧毁的,就连神剑打造出来就是为了毁了这一柄给岐江带去无数耻辱和骂名的魔剑......你现在跟我说岐江不只是放了魔剑一马,还把它封印在这熔岩火池中,接受精炼?”

    逗我呢?

    岐江又不是人格分裂重度患者......

    这要是真的话,这前后行为也太过于自相矛盾了吧。

    有没有点逻辑思维了?

    但是宁清秋也隐约开始相信,陆长生说的没错。

    因为他实在是太笃定。

    而且,两个地方给她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相似,除了因为属性不同造成的绝地环境类似于冰火两重天的巨大差别,这封印手法和方式,还真别说,那是如出一辙。。

    太雷同了。

    若是云荒修仙界有着知识产权,怎么也要去告他一个侵权的那样的仿冒程度......

    “换一个角度想,就说得通了。”

    陆长生的话语里,流露不加掩饰的惊叹。

    “岐江乃是炼器大宗师,但是说实在的,他这一生最巅峰的,让他为世人广为流传的作品,就是这柄犯下了无数杀孽的魔剑。”

    “想必他的心情,是又爱又恨吧?魔剑之罪,也不全在他一人。实在是没想到魔界贼心不死,竟然是利用魔气浸染了本该神圣的剑道之器,实在是一件生平憾事......想必岐江回想此事,依然是耿耿于怀。”

    “你是说......他对于黄泉魔剑,就像是看到自己误入歧途的孩子一样吧?”

    宁清秋恍然。

    “这是他一生最骄傲的作品,却是因此给他招来无尽骂名,典籍记载和世间流传的事迹中可知此人心高气傲,所以才耗费心血打造岐江神剑,发誓要讲黄泉斩断,以告慰无数无辜亡于此剑的人族修士。”

    “但是既然是要斩断,他也一定要让黄泉在最最巅峰的状态下被岐江神剑击败击毁,这是属于一个炼器大宗师的骄傲!”

    这一刻,宁清秋恍然大悟。

    看着陆长生眼中爆发出的精光,她心里了然。

    这家伙,本就是医道精绝,而且在炼丹一途可谓是惊世之才,几乎是铁板钉钉的炼丹大宗师,比起岐江在炼器一途上取得的成就,也并无多少差距。

    所以才会这么了解对方的心态吧?

    宁清秋从双剑交战的场面中,几乎可以感受到一股属于岐江的精气神,冥冥中注视着这一场在他死后才登场的绝世战斗。

    是啊,当初岐江神剑已成,但是他却是来不及看到最辉煌的时刻,已经是油尽灯枯。

    为了尽善尽美,将岐江神剑封印在至阴至寒之地,也是为了淬炼滋养此剑,让它臻于完美,与此同时,这个疯子,竟然是把一心想要毁灭的黄泉也是封印在了地狱熔岩火池中,让这个绝地也是分毫不歇的滋养黄泉,让它越发凶厉......

    等到两者都是大道巅峰状态,来一场最为公平的决斗。

    设想很疯狂,但是眼前的场面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他就不怕计划有变,中途有人取走了神剑或者是魔剑?不怕黄泉胜过岐江?那一切不是功亏一篑?”

    宁清秋喃喃自语。

    眼前全是一片片模糊连城延绵画卷的剑影。

    任何一个剑修来此,都是出了惊叹震撼,再无其他感受。

    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两位剑道大宗师,在进行道上的拼杀交流,相互印证各自的剑道,碰撞出来的火花,对于任何一个修习剑道的人,都是大补中的大补。

    就连陆长生这个“局外人”,都是有所斩获。

    世间本就是一法通则万法通。

    大道万千,不过是殊途同归。

    以他的眼光实力,若是没有收获,那才叫是奇怪,未免太过小看这位恐怖的大修士。

    大战越发激烈。

    这片空间,除了剑道,什么都是没有了。

    剑,本就是杀伐无双,诸天万界大道三千中数一数二的攻击性强,黄泉魔剑和岐江神剑又是最顶尖的剑器,两者对杀,几乎是挤爆了天地间的灵气、空间和一切,就连时间,都是有些模糊了。

    宁清秋对于岐江实在是佩服不已。

    两柄恐怖的剑器,都是出自他手不错,更因为这个疯子,竟然是胆子这么大,明知道黄泉多么恐怖,还敢滋养这柄魔剑,难道说他对于岐江神剑就是这么有信心?

    就不怕万一出了点什么岔子,这黄泉魔剑要是再度出世,那么对于云荒九州来说,又是一场生灵涂炭的灾难?

    陆长生对此却是心知肚明。

    说是岐江是为了世界和平人族安定才要毁掉魔剑的,还不如说是此人受不了被自己创造出的作品打脸的蒙羞之举。

    自己打造的剑,最后却是被魔气浸染,还掀起了腥风血雨给他带来无尽骂名,对于岐江来说,乃是毕生之耻!

    必须用鲜血洗刷!

    所以才有了岐江神剑。

    不趁他病要他命,反而是要黄泉在全盛时期和岐江神剑较量一场,就是他的骄傲所在。

    这不是盲目,完全是因为此人的自我。

    黄泉必败!

    若是岐江神剑输了,或者是中途有什么意外阻碍了这一场宿命之战......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九州修士,多半都是这么个尿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