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人与剑
    “来了!”

    宁清秋小脸通红,像是天边落日的晚霞倒映般的美丽。

    一个是因为激动,还有就是因为这里实在是温度极高。

    就连金丹期的体质,都是有着被炽烤的感觉。

    好在她身上有着价值连城的防御至宝金缕天纱衣,所以并无大碍。

    丫丫对于七夜这份礼物也很是满意。

    一直以来,她都是很亲近宁清秋的,但是太阴灵犀虽然也是有着强悍的防御力量,但是力量没有打破上限威胁到宁清秋生命的那种成都的话,太阴灵犀的反应,就比较迟钝了。

    那就是说,宁清秋还是会受伤,半死不活啊什么的......

    不然的话,上次遭遇空间乱流不定向传送,她也不会神魂受损失去记忆——甚至是还搭上了平安的一条命。

    所以丫丫对于这件事也是很愧疚的。

    觉得宁清秋尽心尽力掏心挖肺的为自己寻找可以重塑肉身的三种神药,就算是剑灵一族的族人甚至是自己的父母,也最多做到这个地步,她非常感激宁清秋。

    所以对于自己没有起到应该的作用,很是内疚。

    现在好了,有了七夜的金缕天纱衣,现在应该说属于宁清秋自己的金缕天纱衣,那么就算是刀山火海,地狱油锅,都是敢去走上一遭的。

    可以说,若是没有身上这件宝衣,宁清秋这个时候哪还能就这么站在这里好端端的看这一场生死决战?

    所以说啊,七夜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彻底的讨好了宁清秋的“娘家人”。

    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陆长生微微挑眉,也是全神戒备。

    宁清秋口中没头没尾的一句来了,他自然是听明白了的。

    岐江神剑和黄泉魔剑已经是陷入了僵持阶段,处于你奈何不了我,我拿你也没什么办法的状态。

    这就很是尴尬恼人。

    显然,两位都不是善茬,接下来肯定是要爆发,那么对于他们两个观战的人来说,自然是要做好不要被战斗余波扫到的准备。

    这一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宁清秋微微侧头,见他额头已经是渗出了细微的汗渍,岩浆火光映照下,晶莹剔透。

    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不可思议。

    这里虽然像是烤炉似的,但是她好歹有着宝衣护体,还能忍受,说实话,若不是这里乃是火系元素充沛到了极致的绝地几乎是可以媲美至阴至寒之地,她哪里会感应到什么高温?

    金缕天纱衣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可谓是冬暖夏凉绝对的保持恒温,就连尘埃都是沾染不到上面,可谓是一衣在手,走遍天下都不怕。

    若不是这里的高温炽热乃是火系元素达到极致,法则若隐若现,她怎么会感觉到不适?

    但是宁清秋怎么也没想到,就连陆长生都是不堪其扰。

    奇了怪了......

    对了!

    她脑海中灵光一现。

    之前陆长生在至阴至寒之地的那一番话,振聋发聩,让她觉得自己长见识,这替换一下关键词代入到当前的情景中,不就是解释得通了?

    陆长生乃是男修,阳性体质,虽然比不上什么纯阳体质这样的大道宠儿先天道体一般的存在,但是作为元婴大修士,脱胎换骨返先天,打通天地二桥,接通体内所有经脉形成周天大循环,这样的体质,也差不多接近修士阳属性体质的顶端了。

    那么他在这里感受到的极阳气息,大概是和她在至阴至寒之地感受的差不多吧?

    只是她当时快被冻成冰棍,这家伙这个时候只是有点冒汗,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宁清秋手指微微抽动,想要扣上他温暖干厚的手掌,但是想了想,迟迟没有行动。

    她这样做......七夜知道会不会打死她啊?

    虽然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援助,虽然只是还陆长生之前的灵气渡用之情,但是——

    作为一个有主的女人,宁清秋还是没有好意思主动去“牵手”。

    关键是看陆长生也不像是难受得不行嘛......

    她略有点心虚的想。

    因为也知道自己完全是在找站不住脚的借口。

    陆长生却像是明白了她的犹豫迟疑,眼睛弯了弯,带着温暖和浅的笑意,像是三月春风,晨曦朝阳,格外的舒适宜人。

    “放心,我没事。”

    宁清秋被堪破了心思,倒是放开了。

    开玩笑的举起白玉手掌,十指芊芊如玉,特别是指尖,像是沾着露水剥开的葱根,映着火焰岩浆的赤红之色,更是显得白洁如玉宛若初雪。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眉梢微挑,格外的灵动。

    陆长生眸光微颤。

    按住她的肩膀,将人的视线转移开。

    “决战来临,别看我了,看这两柄同出一家之手的神魔之剑,到底是谁更胜一筹吧。”

    岐江神剑和黄泉魔剑几乎是同时,亮起了无尽璀璨的光辉。

    黄泉魔剑乃是黑漆漆的极度黑暗,就像是夜幕降临,那是纯粹的黑,宛若深渊,宛若黑洞,滚滚魔气汹涌而出。

    岐江神剑代表正道堂皇,苍茫人间气节,孤高傲岸却也大气磅礴,无尽的炽白光芒,就像是核弹爆炸那一刻的光亮一般,呈现无尽之光。

    光与暗,人与魔,

    这一刻,在这个上古战场遗址中的某一处绝地,轰然对撞。

    就像是彗星袭月,长虹贯日!

    宁清秋没有被这太阳一般爆发的光亮刺激到闭眼睛,相反,从没有那一刻,她这么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光亮中心。

    为见证这么一场剑道之争,感到无与伦比的骄傲和荣幸。

    同时,对于岐江这个逝去的几乎可以称赞一句天才加疯子的炼器大宗师,生出了深深地敬佩之心。

    这一生,她若是能够握着这位大宗师铸造的剑横行天下,想必也将会是不枉此生吧?

    炼心剑在这样的惊世之战里面,也感应到了剑中皇者的气息,还一来就是俩,“弱小”身躯也是疯狂颤抖,就像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将要在此刻破碎。

    但是宁清秋的剑意一直是笼罩着它,支撑着它。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