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剑灵显形,神剑斩黄泉!
    这可是连岐江神剑当时都是垂涎欲滴的剑意,本质质量极高,极度纯粹极度精炼,直指本心。

    而炼心,这一路走来,也是陪伴着宁清秋走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

    没有哪一个剑修,甘于平凡,也没有哪一柄剑,真的是毫无进取之心。

    他们和它们,都是有着自己的锋芒!

    也许孱弱,但是绝不屈服!

    所以炼心咬牙坚持,宁清秋也是岿然不动。

    她在心里呐喊。

    呼唤着炼心。

    让我们一起坚持下去,走自己的剑道,绝不就此折断!

    也不该在这里就是弯下自己的膝盖。

    只要是挺过去,那么他们必然是更进一步。

    来自于外界的压力和动力,永远都是进步最好的力量源泉!

    炼心上面满是裂缝,看得宁清秋心疼不已,但是她还是努力的观望神剑和魔剑最后到底是谁取得胜利。

    到底是哪一柄剑,会最终化为历史尘埃。

    到底——事情的走向,会不会像是岐江规划好的那样去走?

    陆长生的眼里隐隐有着猩红的光芒闪烁,喉咙口泛着腥甜。

    到底是在这样绝对的压力和混乱的空间中,将自己所在位置的信息,模模糊糊的传递出去。

    现在,苏红衣应该是接收到了吧?

    只要是两边还能够联系,那么到时候对于计划的影响,就会微乎其微。

    至少他们不会成为弃子。

    明远还好,苏红衣那个人亦正亦邪,没有定性,直到如今,陆长生和他一路结伴行来,都是没有真正的认清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才会一直跟着他。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推测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他和宁清秋现在处于“失踪”状态,而苏红衣绝对不会因为他们停下引诱边凛的计划。

    也不该停下。

    无论是公道还是私情上来说,陆长生也不希望他什么也不做。

    但是后续的风险,就得承担。

    而他和宁清秋脱离队伍,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并且如今身处两柄绝世之剑争锋的地方,一个不小心,连锁反应下的空间崩溃,足够他们喝一壶。

    所以陆长生一直没有停下联系苏红衣的行动,只是瞒着宁清秋而已。

    因为他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身体内腑已经是受损了。

    但是没关系,之后疗养便好。

    他默默地咽下冲到喉咙口的血腥。

    全神贯注的看着两剑剑尖碰撞的地方。

    那里——

    是宇宙奇点爆炸?还是恒星燃烧?

    轰隆隆——

    几乎是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在他们的心里响起。

    其实因为碰撞力量太过刚猛剧烈,几乎是泯灭了周围一切有形有质和无形无质的事物,包括声音。

    所以实际上,这次前所未有的碰撞,压根没有传出一点儿可以被辨别的声音。

    那里几乎是被挤压成了真空,然后真空也碎裂了,所有的小分子都是被分裂成碎末。

    恐怖至极。

    那个爆炸声,其实只是他们脑海里面在视觉效果看到这一幕之后,呈现出的应该有的声音,是幻听一样的存在。

    宁清秋觉得自己耳朵也聋了,眼睛也瞎了。

    但是没有哪一刻,她觉得自己这样的接近剑道本质。

    一幕幕场景,在她的脑海里面翻滚,然后巨细无糜的呈现,就像是被人用摄影机高清摄像然后储存在她的记忆中,这个时候开始滚动播放一般。

    她第一次练剑、七夜以刀代剑引她入道、领悟属于自己的剑意、用炼心剑一次次和人比拼杀戮、修炼七情剑融红尘万千于剑道清寒......

    无数的领悟、无数的心得还有过往的记忆经验,这一刻就像是井喷似的厚积薄发。

    她悟了。

    又一次,进入了顿悟的状态。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她的剑道,区别于岐江神剑孤绝霸道、不同于黄泉魔剑唯我独尊,而是一人踽踽独行的剑道,这条路,她必定是一个人走,中间有着千难万阻,但是借用一句话来说,就是道路曲折,但是前途光明。

    她的剑道,是孤独的,也是自由的,是自我的,却也是光辉万丈绝不故步自封!

    宁清秋的眉心,闪烁璀璨的剑意光辉。

    那么明亮,简直是像是迷航中的灯塔一般。

    陆长生在她身旁,全心全意为她护法。

    眼中闪过欣慰。

    到了现在,宁清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剑道上面迈进一大步,剑意更是稳步进入了大成,实在是可喜可贺。

    就算是没有得到神剑,就算是这个时候就是两手空空打道回府,他们也已经是得到了物超所值的报酬,不枉费出来这一趟。

    值得!

    因为只有属于修士自己的力量,源自本身道途的力量,才是他们久视长生,横行世间最可靠地东西。

    在宁清秋顿悟的同时,神魔之剑的碰撞,也已经是显现了最后的结果。

    咔嚓咔嚓——

    就像是玻璃上面出现了裂缝,然后由那一个点开始控制不住的全面皲裂。

    黄泉魔剑的剑身上面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魔气依然是凶狠,却也是摇摇欲坠。

    呈现日落西山的状况。

    而岐江神剑也好不到哪里去,就算是赢了,那也是惨胜。

    神剑上面浮现出了一个虚影。

    影子虚幻不定,身体上面还有几个空洞,边缘冒着丝丝黑气,来源于黄泉魔剑带来的剑气伤害,不过好在正在慢慢恢复,白渐渐的覆盖了黑。

    那是一个蓝衣白裙的姑娘,面容模糊不清,但是气质清寒,宛若雪中寒梅,只一双眼睛明亮至极,宛若利剑,寒星杀气四射,一眼望去若是对上视线,必然是有刺痛感。

    “那是......”

    “剑灵!”

    “剑灵姐姐!”

    几乎是异口同声。

    有点不明白的自然是陆长生,他事先并不知道岐江神剑里面有着剑灵。

    这乃是秘闻中的秘闻,他对于这一点,显然没有明远知道得那么清楚。

    宁清秋则是总算是见到了庐山真面目,之前一直是听说,倒是丫丫和这位精神分裂的姑娘沟通过......

    啧,不知道现在打赢了最大的敌人,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不要动不动就是强自挟持人啊,这不准人“下车”这样的霸王作风可不值得提倡。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