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冲击
    黄泉魔剑和魔族祭坛,现在就是活生生的牛郎织女异界版本。

    可惜,在场没有观众。

    充当恶毒王母的宁姑娘,这个时候正尽心竭力的抵御冲击灵气波浪,更是没有闲功夫搭理它们。

    她渐渐地有些小脸发白。

    即便是剑意因为观看之间的神魔之剑战斗又是更进一步,对战斗力有所提升,但是归根到底,她就是个金丹期的修士,虽然是个灵气底子浑厚的金丹修士,但也绝对没有达到元婴修士那样身与天地共通,化天地灵气为己用的地步。

    也就是说,她的灵气也就是来自于丹田积累,这个时候也已经是要告罄了。

    哪像是陆长生,压根不担心灵气不足无法输出真气的窘况?

    陆长生眉目清淡,此时却是笼罩一团阴影。

    他之前便是有所受伤,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心里也是蒙上了一丝阴影。

    一个不慎,他只能是最后关头护住宁清秋和自己,对于魔族祭坛,却是无力去管。

    到时候——

    罢了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今要紧的便是再支撑一会儿,看看着灵气对冲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服我给你的天香玉露丸,灵气不够,就去我身后打坐回气,一时半会儿,我一个人也是挡得住。”

    他嗓音有些低沉,带着一点命令和强制,和平时淡若清风的模样截然不同。

    宁清秋沉默了一会儿,便是老实的退后吞服了丹药,不过片刻,便是又站在他身侧。

    陆长生有点恼了。

    她这是不相信他?

    宁清秋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也没看人,只是垂下长长的眼睫,若鸦羽一般密密:“可不要把我当什么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我是剑修,当一往无前宁折不弯,越是压迫越是反弹,我还指望趁此机会,摸一摸金丹至元婴的那层天堑壁障,这样可遇不可求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生死压力,恐怖危机,从来对于修士来说都是风险陪伴机遇,渡不过,身死道消,若是度过了,便是青云直上大有好处。

    宁清秋知道这里面的好处,也是亲身体会过的,这个时候这么说来,也不突兀。

    但是他们都是明白,她这是不愿意躲在他的背后,让陆长生一个人孤军奋战。

    这次的事儿,本就是因她而气,若不是她心血来潮,也不至于让陆长生被牵扯进来。

    陆长生见她都是说到这儿份儿上,便是任由她去了。

    没有人可以改变她,这个姑娘纤细却执拗。

    就像是她话里说的那样没错,是个让人敬佩的剑修。

    他从不看轻她,种种作为,不过是处于那点不可说的心思,不过是因为怜惜罢了。

    只是她也不需要。

    陆长生手下的力道狠了三分。

    但是面色却是逐渐冰凝。

    余波的力道越来越强,就像是层层推进的波浪,压力越来越大,这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爆炸中心,也就是至阴至寒之气和炼狱熔岩接触的第一线,已经是逐渐的逼近他们。

    宁清秋简直是欲哭无泪。

    果然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是不想越是来什么,那两个怒气冲冲干架碰撞的爆炸源,竟然是还在移动!

    至于说为什么朝着这个方向,已经是很明显了。

    岐江神剑的气息,黄泉魔剑的气息,包括他们两个外来者的气息,都是扎堆似的在这里团着不动,简直是吸引人的好靶子。

    宁清秋敢肯定,要不是极阴法则和极阳法则都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腾不出手来,这个时候早就是第一时间追上了他们......

    “这里要护不住了......要不,我们先撤?赶紧的找到苏红衣还有明远他们,离开这里?”

    宁清秋有些迟疑的说道。

    若是早做决断,争分夺秒,说不定还来得及从明远留的后门离开,越是耽误下去到了后面,便是想要找机会跑路都是没用了。

    她说得有些期期艾艾,因为知道陆长生对这个上古战场遗址小世界可谓是寄予厚望,这个消息本就是他带来的,虽然不知道魔族哪里得来的消息,但是想必他本人是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所有物的,结果一分好处没得到,反而是吃了大亏狼狈撤离......

    这几乎是要被陆长生列为毕生耻辱了吧?

    所以宁清秋说完这句话,便是自觉地缩了缩自己的细白幼嫩的小脖子,虽然知道她这是明智的选择劝慰,陆长生也不至于丢份到对着她发火,但是还是不由有些心虚。

    总觉得是自己坏了大事儿。

    陆长生却是有些憋火,倒不是因为宁清秋脑补的那些,完全是因为她那杏眸清澈如水,想什么全部都是印在脸上,他对她这么误解自己,完全是憋屈不已。

    甚至是还有那么点委屈。

    他哪里会为了什么宝藏遗址,对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迁怒?他有这么没品?!

    陆长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眸中乍然迸溅出冷寒光芒。

    “我们现在压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方位,更遑论短时间找到苏红衣他们离开,如今便是只有放手一搏,我就不相信,拼尽全力,还拦不住!”

    魔族祭坛,这个时候一定要保!

    “剑灵姑娘,希望到时候你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他郑重的对着岐江神剑拱拱手。

    拜托的姿势。

    若是让熟悉他的人知道,定然是要眼珠子脱眶。

    陆长生何等人物,骄傲清高,目下无尘,何时还会这么一副几乎是求人的姿态?

    不是因为怕自己力量不足,只是怕到时候护不住她。

    神剑微微嗡鸣,算是回应。

    此事和她息息相关,剑灵也不是傻的,自然不会说将事情撂下弃之不顾。

    极度寒气和极热火浪已然是达到了巅峰。

    宁清秋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冰火交加,温度的两极变化,几乎是让人思绪混乱颠倒——这可带着法则的扰乱,便是修士,这个时候感受和凡人也是差不了许多。

    红蓝二色交织,几乎是呈现滚滚龙形,疯狂的扑了过来。

    陆长生踏前一步,下意识的挡在她身前。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