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善后
    诛魔谷外,已经是人头积攒如海。

    放心,不是死人,而是因为人太多了,密密麻麻集结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异常的热闹拥挤。

    不过可以想象,若是这个时候有人从诛魔谷里面出来了,那么必然是群起而攻之。

    不论对方到底是有没有真的在谷内找到上古战场遗址,到底有没有得到什么秘宝珍藏。

    都是逃不过被人抓起来拘役、审问这些下场的。

    财帛动人心。

    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终究是没有逃脱**贪婪。

    天之道,本就是损有余而补不足。

    为了自己的“不足”,修士什么都做得出来。

    明眼人都是知道,这么大的消息传出来,说是里面没有猫腻阴谋都是没有人相信的,但是那又如何?

    即便是陷阱,也是让人垂涎三尺的陷阱,众人前仆后继,完全不去考虑失败的后果。

    想要利益,怎么也是要冒着风险嘛。

    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人人都是明白的。

    这不,有不少的势力都是开始拉帮结派了,他们已经计划好了要怎么剥削诛魔谷中出来的人,当然,若是背景实力放在那里动不得的,他们也不会蠢得非要去踢铁板,好捏的软柿子对比下来,总是会有比较好下手的。

    这个他们不担心。

    一切,都是等着冥河小忘川涨潮之日过去。

    就在宁清秋他们终于是找到了岐江神剑,顺利的和明远他们汇合的时候,冥河小忘川也是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有不甘落后的,已经是抢先一步开始渡河。

    倒不是涨潮之日出现了什么变化,实在是上古战场遗址小世界和现实本源世界乃是靠着虚空节点联系在一起,本来就是羸弱不堪,后来里面还激烈的爆发了几次大的灵气波动冲击,所以导致节点虽然没有完全的脱离,但是已然是有些松动。

    这就造成了时间流失快慢的不同。

    小世界中一日,外面已然过了十天半个月。

    陆陆续续的有人开始渡河,特别是当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他的人自然也是紧随其后,这个时候虽然风险有点大,但是小心一点还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当然是要去抢占先机了。

    但是当来到诛魔谷入口的时候,就有不少渡河累得气喘吁吁的修士忍不住要高声骂娘毫不顾忌风度了。

    实在是太气人了。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竟然是在入口处设置了困阵!

    这不是挡人财路?简直是如同杀人父母。

    没有人可以忍。

    你说你找到了上古战场遗址这么玩就算了,竟然是在起跑线上就是这么干,当真是把天下修士都摆了一道,要一个人吃独食?

    显然犯了众怒。

    明远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还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骂着他。

    外面群情激愤,但是显然,怒火也是没有办法解决困阵的,寥寥几个元婴修士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其他的人只能是暂时望洋兴叹,赶紧的去找自己的亲朋好友啊,宗族门派啊,到处挖掘阵法高手,赶紧的把眼前的拦路虎解决了。

    还有很多人都是决定在外面等着,虽然以逸待劳,但是也要面对杀出来的必定是修士中的高手这样的麻烦,端看你自己决定方案了。

    但是说实话,宁清秋自己觉着,上古战场遗址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已经是到了她的手里。

    那就是岐江神剑。

    虽然人家并没有认主。

    宁清秋虽然爱剑,但是并不喜欢强求,修士讲究的,是一个缘字。

    这是她自己的领悟。

    看到满面青黑魔纹的边凛,一双眼眸充血阴戾,早看不出当年的公子尊贵风度凛然,被狼狈的捆着,衣袍上满是地上的砂石泥土和自己流出的血液混杂在一起,在身上纠缠成一团团污渍,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若是原本的那个宁清秋,真的是和这个曾经的小侯爷有过点什么,看到眼前的场景,必然是会十分心酸吧?

    宁清秋不知道当年过往,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问边凛了。

    如今的这个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模样了,一切都是随风而去,再没有必要追寻。

    只是......

    苏红衣的脸色怎么看起来比起人家败兵之将还要难看?谁惹着他了?

    这么想着,宁清秋不免有些心虚。

    咳咳......该不会是为了她和陆长生招呼不打就玩失踪的事儿吧?心里有点委屈的想,这也不是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嘛......

    倒是明远看到她安然无恙便是笑道:“回来就好,没什么事儿吧?”

    顺道对着七夜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一切心照不宣。

    宁清秋点头,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和陆长生遇到的事儿,还有七夜的关键时刻出场。

    岐江神剑的存在,这个时候倒是用不着瞒着了。

    几人的眼神在宁清秋说了岐江战黄泉之后,立马便是聚焦到了旁边悬浮半空的银色长剑上。

    特别是韩越,眼珠子都是快掉出来了。

    他没有接触过此段秘闻,一直听说的就是黄泉魔剑还有岐江宗师之名,哪里还知道有这么一段隐秘过往?

    他也是个练剑的,自然是被岐江神剑吸引得死死的,即便是得不到,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生向往啊。

    就像是色鬼遇到了绝世美人,嗜酒如命的遇到了陈年好酒,控制不住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口水泛滥......

    既然边凛这个半魔都是被抓,明远和苏红衣当然是立即停止了破坏空间结构的旁人看到都是要说一声作死的行为。

    “好了,现在......这些人怎么办?”

    两个无生余孽,外加一个半魔。

    边凛不开口一味沉默,像是任人宰割,旁边两个魔修已然是被他们这个团队的实力给吓到了,就是不清楚几个人的身份,但是自己等人被收拾得这么惨,结果对方人员都是没有到齐,后来的几个,最弱的那个女人就是金丹期大圆满,其余两个男的更是看不出根底深浅......

    已经是吓软了,赶紧求饶。

    好话软话一连串儿。

    谄媚极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