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三章 我也很绝望啊!
    “魔族祭坛在路上被你们碰到,已经是顺手毁了,留下他们也没什么意义了,直接杀了了事。”

    苏红衣向来杀伐果断,这个时候还有些气不顺,自然是要找个出气的。

    眼前的两人一半魔的俘虏,显然符合这个标准,所以他说着便是抬起手想要赏他们一人一道真气,直接结果他们。

    陆长生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慌什么。至少要问问他们是怎么和魔族勾结的,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入侵云荒九州损害人族的计划。”

    有备无患,俘虏的价值,自然是要开发到极致,物尽其用。

    也不知道苏红衣这是哪里来的邪火,他也知道最明智的办法是什么,结果这个时候非要不顾大局长远就要杀人......

    宁清秋也是点头道:“是啊,就这么杀了他们未免太浪费。”

    苏红衣收回遮天伞,听到她这话突然笑了:“既然这样,不如直接搜魂吧。”

    他要杀人,也不打算就这么白白杀了。

    人死了,还有魂魄在。

    在场的几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此等做法,已然是魔道手段了。

    搜魂之术,有伤天和,一旦用出,对于被搜魂的人那就是极致痛苦折磨,乃是魔道酷刑最残忍的,没有之一......

    而且,承受了搜魂之术之后,魂魄必然是会被破坏,对于修士而言,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会魂飞魄散,永生永世消散天地间,不入轮回,那就是想一想都是让人害怕战栗。

    说白了,这可是禁术。

    也就是苏红衣这样的人,才敢张口闭口毫不在意的就说搜魂。

    两个魔修脸色狂变,苍白得和死人差不离,就连边凛,都是猝然抬头,目光如刀,射向苏红衣。

    此等高级术法,自然也不是人人都会的大路货,加上云荒九州所有的修士都是共同抵制,所以这样的禁忌术法几乎已经是失传了,就连魔道六脉,也找不出几个会的。

    苏红衣显然不在此列,他既然开了这个口,显然是会的,也不知道他哪里得来的搜魂之术......

    宁清秋果断的拒绝了这个提议:“还是先直接问吧......看他们的样子,也不是那些死士。若是问不出来,再用你的办法也不迟。”

    她其实还是挺反感搜魂之类的禁术的,这种术法让人简直是脱光了站在别人面前似的,还带着无止境的绝对痛苦折磨,最后还要魂飞魄散消失在世间......

    宁清秋觉着,就凭两个魔修还对着他们求饶这一点来看,稍微一吓,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会被俘虏,证明就是没有那种孤注一掷要为了什么所谓的信仰和忠诚去死的意愿。

    而且,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不知道多少更深层的计划的。

    不然的话,体内或者是脑海必然是会被种下禁制,避免计划泄露和他人窥探。

    应该就只是那种听令行事的小虾米,高层的人什么也不会告诉他们的。

    既然这样的话——

    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折磨人?

    苏红衣眸光微冷,但是什么也没说,收手退后。

    果然不出她所料,两个无生魔修就是接受了高层的指令,完全的听从边凛,跟随他建立魔族祭坛,打开两界通道。

    就连上古战场遗址小世界,都是边凛直接带着他们进入诛魔谷找来的,消息还是在他们捕获杀戮的正道修士那里得来的,事前知道这里的隐秘的,大概只有边凛一个人。

    宁清秋很是爽快的给了他们一人一道剑气,秒杀,没有任何的痛苦。

    立场不同,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但是也没有必要刻意折磨和羞辱。

    她完全没有这样重口味的爱好。

    最后只剩下边凛。

    “......直接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他脸上身上的魔纹缓缓的淡下去,然后收敛进了皮肤,呈现出的是苍白的肌肤,除了脸色暗淡些许,就连头上的黑角都是慢慢的收回去,只是两个微微的凸起,掩盖在漆黑的发丝中,整个人几乎和当初宁清秋第一次在青云宗试炼见他真人,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当时乃是天之骄子意气风发,如今却是满身尘埃沦落泥淖。

    两相对比,简直是让人唏嘘。

    边凛已经是保持魔化状态很久了,自从他正式定形成为一个真正的半魔,他可以自由的操控自己的两种形态,但是他从没有刻意的没有再去化作人形了。

    只是面对她......还是不想自己是个怪物的模样啊......

    七夜的眸色淡淡,但是细细看去,一点深寒的冰冷,从他的眼底浮现而出。

    既然是个怪物,怎么又非要当了婊子立牌坊?他觉得满身青黑魔纹看起来挺配这个所谓的人族叛徒的。

    啧,真是让人不爽。

    在场的,也就是他立刻便是懂了边凛的那点微妙心思。

    也许是处于情敌的直觉吧,当然,七夜可不会多费口舌去跟宁清秋说这里面的隐含的那些东西。

    既然自己选择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当魔族的狗,要作死,便是去死吧,没人拦着他。

    七夜淡淡的接茬道:“看来他是不识好歹不会说了,搜魂之术我也会,不如让我来吧。”

    宁清秋沉默了一下,对着七夜他们说道:“你们可不可以暂时离开一下?我想单独和他谈谈。”

    边凛已然是心若死灰,宁清秋也没奈何,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搜魂从此灰飞烟灭......心底深处,骤然泛起了一丝不愿和不舍。

    宁清秋几乎是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这股情绪,来得简直是莫名其妙。

    难道说......宁清秋原身本主竟然还没有彻底的从这个身体里面消失?

    不可能啊!

    她微微咬了咬唇,告诫自己这时候惊慌不得。

    后来想想,应该是因果问题。

    那是一个亡魂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执念,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来自于身体本能。

    隐藏得太深,宁清秋从未发觉,或者说若不是因为今日边凛要遭受搜魂这样的可能的惨烈结局,这点执念都是不会冒出来吧?

    宁清秋呼出一口气,提出了要单独淡淡的要求。

    不去管其他几人怪异的眼光。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