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让女人安心的男人
    七夜大步走来,长远距离,一步跨过。

    捏住宁清秋削弱的肩膀,一把将人转了过来,直直看着她的略带着苍白的面庞,语气稍微有点紧促,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事儿?发生了什么?”

    他们自然是走得远远地,确保宁清秋有足够的空间去进行“单独”谈话。

    虽然有些不爽,但是七夜也知道宁清秋虽然有原则,但是也是个心软善良的姑娘,即便不至于把边凛这么十恶不赦的罪人就这么放了原谅他,但是有着曾经的同门之谊在那里,不想让人死得很惨是可以理解的。

    叙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能掏出话来,再好不过。

    七夜为人大气,即便是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给了宁清秋足够的空间。

    但是刚才有一股极度恐怖的气息和威压,降临了这方天地,几乎是第一时间,七夜就是感应到了。

    并且那股气息来自于边凛身上,他都来不及多考虑什么,都是果断出手让边凛顷刻间便是灰飞烟灭。

    那股气息自然是不复存在。

    但是七夜还是担心宁清秋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他心里暗自发狠,若是她有个万一,就要把边凛......咳咳咳,挫骨扬灰用不着了,已经是一堆残渣了,但是无生道的那些人就不要想有什么活路了!

    即便是魔族,他也要打上门去,讨一个说法!

    魔族对于云荒九州虎视眈眈,从来没有消除掉自己的觊觎之心,但是这并不代表人族只有挨打忍着的份儿,要知道,诸天万族包括魔族在内,再怎么厉害,最后胜利还不是属于人族?

    所以,他们虽然忌惮,但是说到底,谁也不怕。

    特别是人族最顶尖的强者,想要打通两界通道,亲自前往魔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宁清秋本来是僵硬的立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边凛气绝身亡,就连尸骨多是没有留下,在地狱火的焚化中,什么都是没有留下。

    炼心剑的剑尖,还在滴血。

    在地面砂石中,打出了一个浅浅的血水洼。

    刚才,.....

    那个人,不是边凛。

    最后的眼神,就像是无间地狱,血海尸山,没有丝毫属于人类的气息。

    紫黑色的光芒闪耀眼眸,更像是——

    魔族!

    她在心底倒抽一口冷气。

    直到七夜摇着她的肩膀,才唤回了她的神智。

    明远等人也是迅速的赶了过来,七夜下杀手太过凌厉狠绝,一时间大家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宁清秋伸手按在了他的手掌上,安抚道:“我没事儿。”

    他看起来倒是比起她还要惊慌。

    即便是受到了惊吓,心里波涛起伏的,也是泛起了淡淡的甜蜜。

    她侧头看了一眼边凛之前所在的地方,为他叹息了一声,将炼心剑一抖,甩干血迹,收剑入鞘。

    不管是过去众星捧月还是后来的万众唾弃,终归是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是化为虚无。

    “......他说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了解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好是坏了。”

    她苦笑着,这拯救世界和平的事儿,怎么也不该轮上她啊。

    这么大的事儿,告诉她有什么用?为人族殚精竭虑,那可是圣地和化神真君该干的事儿。

    她一个金丹期,就是知道人族有着高层叛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啊。

    打打不过,就算是想要宣告云荒九州所有的修士,那也是打草惊蛇,得不偿失,关键是多少人会相信她?无凭无据的,只会以为她不过是信口开河犯了失心疯。

    要知道,魔族基本上在所有的种族和智慧生命眼里都是已经定型了,就是个破坏狂,哪里会玩什么招数?

    那是人族才最喜欢干的事儿。

    说不定还要怀疑她才是那个奸细,故意散布谣言,就是为了扰乱视听,为了让天下大乱。

    但是眼前的几个人,却都是可以信得过的。

    她便把边凛告诉她的事儿复述了人一遍,明远和七夜倒是面色从容安安静静的听着,苏红衣和陆长生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有韩越,反应最是激烈,一脸都是你tm是在逗我的表情......

    看得出来,他欲言又止的,中途好几次都是想要打断宁清秋的话,好不容易才忍住。

    宁清秋最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最后我刺了他的心口一剑,灌入真气,照理说应该是十死无生,但是最后他却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全身的气息完全不同,我甚至是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紫色的光芒.....”

    说着她就皱起了眉,感觉背脊生寒。

    不知道怎么的,对于边凛最后的那个眼神,总是觉得毛骨悚然。

    七夜眸色一深,无比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她单独谈话的要求。

    对着边凛这样的货色,他就该一开始直截了当的用搜魂术法,即便是她看不过眼,直接杀了便是。

    反正不管魔族有什么阴谋,直接暴力摧毁便是。

    即便是之后麻烦千万倍,要多死上很多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只要宁清秋安然无恙。

    声音沉沉的,带着刻骨的杀气和冰冷:“......是魔族的魔尊,应该是他的神念跨界追踪,你虽然是动手,但是晚了一步。紫眸,乃是高阶魔族的标志。”

    “那股气息,也绝对是绝世强者,神念竟然可以跨越两界壁垒进行追踪,这个魔尊至少也是返虚境界。”

    比起他,还至少高上一个层次。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不论是谁,想要动她,都是别想绕过他!

    宁清秋觉得自己的头很疼,这就是说,她很可能被魔族给盯上了?还有可能是魔界最恐怖的那个魔尊?

    人该不会把她当做是下一个发展对象,也就是边凛的接班人吧?

    被这样的存在盯上,还真是让人糟心无比啊。

    “别担心,他再厉害,也是在魔界乖乖的带着,越是恐怖的高手,想要真实跨越两界壁垒,受到的阻碍越是恐怖,秩序规则之力会牢牢地束缚他......再说了,有我在,看谁敢动你,不怕死就让他来。”

    语气虽淡,霸气极了。

    宁清秋觉得很安心,头轻轻地蹭了蹭他的按在她发顶的手。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