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不同的感情观
    韩越是几个人里面最善于调解自己的状态的那一个。

    当然关键在于其他几个人除了宁清秋以外都是可以说一句八风不动淡定自若,那就是天塌下来也就是慢条斯理的去顶上的那种。

    宁清秋则是没有韩越那么情绪变化快,总的来说,她还是一个比较淡定的人。

    ——主要是人都穿越了,那么什么事儿接受起来都是游刃有余。

    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韩越想着前景一片大好,可不是嘛,边凛那些人已经是伏诛,整片小世界遗址都是任由他们探寻,可不得兴奋?

    所以他差点就没有欢呼雀跃了,眉飞色舞那样,看得宁清秋都是心情好了些许。

    “我们这到底是朝着什么地方走?能不能给我透个底儿先?”

    韩越不敢在七夜的盯梢中继续缠着宁清秋问东问西,再说了他已经是感觉出来宁清秋心情有点不好,在边凛的问题上和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是非常识趣的闪人了,蹭到了明远身边,开始打感情牌好兄弟坦荡荡的开始打探消息。

    主要是队伍里面除了宁清秋和明远,就没有好说话的人了。

    特别是陆长生,整个人简直是自带万米距离感,宛若冰山一座,完美再现了江湖传言的这位杀人名医风云第三的高高在上目下无尘......

    明明之前还好好地,他还以为是误传来着,陆大神医虽然是冷淡了点,但是也不至于高傲冰冷不容接近。

    没想到啊——

    七夜一来,陆长生就是“原形毕露”了。

    啧啧,任凭是谁,在感情这个问题上,那都是一样的。

    韩越感觉到了微妙的平衡,和淡淡的爽,但是他还是非常明智的,半点儿相关的情绪都是没有表现出来啊。

    明远还是很给韩越面子的,他这个人面上温和骨子里透着冷淡,但是对于韩越这样混久了可以算是朋友的,还是愿意在很多方面给予便利的。

    “气机推测天机演算......我们正在朝着战场中心地带去。要说宝贝,必然是那里最多。若是要找什么隐秘,也必然是在那个地方。”

    最后那句话,他说的尤其的意味深长。

    韩越瞬间秒懂。

    眼珠子都是快瞪出来了,脸色胀红眼里冒着绿光。

    这还能是指什么?

    肯定是传说中的蓬莱入口啊......

    他立马精神百倍。

    就是......

    七夜也来了,显然不论是找到什么,自己的份例显然又少了许多。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若不是身边有着几位大神,这个地方他来都别想来,哪里还有现在这样的好事儿?

    于是就坦然了。

    宁清秋也是被明远的话转移了注意力,边凛和魔族的那些事,多想无益,因为光是想,完全没用。

    不论是最后到底是不是魔尊靠着神念牵引找上了她,光是着急没用,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宁清秋不愿意为没有发生的事去杞人忧天。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不论是事情什么时候发生,她不愿意自己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有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才能不会畏惧未来的一切。

    未知可怕,但是自己若是因为未知变得无知,放弃了当下可以做的一切,那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七夜见她精气神完全改变,气场也是变得柔和坚定,也露出一个笑容。

    他就知道,她就像是岩石悬崖上的小草一般,柔弱却坚韧,打不垮的。

    管他什么魔族还是人族叛徒,有他在,总是可以护住她的。

    “这衣服,很适合你。”

    宁清秋一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金缕天纱衣。

    她今日幻化的,乃是碧水天青色,上面有着波浪式的云纹,衣摆蹁跹宛若秋水横波,远山青黛,美丽极了。

    特别是在七夜眼里。

    久别重逢——虽然在修士的世界里,时间真的是个被模糊化了的东西,但是对于心中有情的人来说,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金风玉露一相逢,当真是胜却人间无数。

    七夜眼里的柔意都像是要满溢出来。

    她微微一笑:“你这是在夸赞自己的眼光?”

    这金缕天纱衣,可是他送给她的。

    七夜这么说,倒是有点王婆卖瓜的嫌疑。

    七夜抿唇,眉目飞扬:“我的眼光,自然是好的。”

    像是说衣服,又像是说人。

    她的脸绯红若晚霞,清咳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宁清秋也不是脸皮薄的人,主要是七夜的眼神太炽热了,旁边还有人在,她可不想当着人就这么秀恩爱。

    队伍里面的其他人都是单身狗来着。

    特别是陆长生......若是对方还是执迷不悟,她会选择做得明显让人死心,但是陆长生显然对于她和七夜之间的感情心知肚明,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处于打算放下可是还放不下的程度。

    她如果继续毫不顾忌的和七夜当着他的面亲密,就是故意给人难受了。

    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是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情感,捅穿一个人的心,这样太残忍太沉重。

    她自认为,负担不起。

    宁清秋不愿意这么做。

    苏红衣冷冷淡淡的看了最后面的两个人,仿佛自成一个小世界,容不得外人插足,瞟了一眼身边浑身冒着冷气的某人,嘴角翘了一下。

    带着讽刺,也带着可怜。

    “......你为她做那么多,值得?”

    陆长生半晌没说话,等到苏红衣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只是回了他八个字。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不需要别人的认同,更不需要理解。

    他对得起自己的心。

    苏红衣不屑的撇撇嘴。

    他是个从来不会做亏本买卖的人,认识陆长生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对方和他是一样的人,但是偏偏陆长生对着宁清秋却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这让他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奇。

    他想要看看,陆长生到底是会因为这场求而不得感情,走到什么样的地步。

    真有趣啊......

    说白了,就是看戏凑热闹不嫌事大。

    陆长生显然了解他的尿性,多的话也不说,回答他也只是为了让苏红衣早点闭上嘴巴,少说他的事儿。

    毕竟——

    苏红衣跟着他一起去了万妖城,而这一行,完全是为了她。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