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赠匕,放人
    十四夜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残酷训练,历经了无数的生死杀戮,已然是无所畏惧。

    现在才发现,一切不过是只以为。

    就像是现在,听到七夜一席话,将整个暗夜楼剖析的如此清楚,简直是让人不寒而栗,他对于对方的身份第一时间产生了质疑。

    若不是同为暗夜楼的人,对方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可是这就不合理了,作为暗夜楼的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善于隐藏自己的身份,一个身份大白于天下的杀手,哪里算得上什么好事儿?

    所以即便是用另外的身份在外行走,也不可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把这些隐秘就这么宣诸于口,这不合常理。

    暗夜楼有着自己的规则,无视规则的人,是要受到惩罚和追杀的。

    这不随便透露暗夜楼的信息,就是对着组织内的成员,都是互不干涉,相互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才是确保暗夜楼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这个禁令,一向没有人敢随意打破。

    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铁则。

    但是若说七夜不是暗夜楼的人,这里面隐含的信息就太可怕了,什么时候,堂堂暗夜楼,竟然被人摸透了,知道得如此透彻?相反,他们对于对方来历目的一无所知,这样的场景,想想便是可怕,对方想要干什么?或者说......准备干什么?

    十四夜作为暗夜楼自主培养出来的成员,对于组织的忠心,正好是最诚挚纯粹的那一种,是那种为了组织可以抛头颅洒热血的那种。

    七夜对于他一句谁却是不言不语,他没有必要搭理他。

    现在的形势,该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人,可不是他们。

    十四夜显然还没有出师,不懂得什么叫做识时务啊。

    宁清秋好气又好笑:“喂,这位......十四夜是吧?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如今你已经是阶下之囚,没有资格理直气壮的质问我们吧?”

    她可不想把七夜的身份透露出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七夜没说,但是她看得出来,他对于暗夜楼还是有那么几分香火情的,若非必要,何必对着一个自己曾经待过的地方赶尽杀绝?

    但若是被十四夜知道了七夜曾经乃是鬼刀七夜,那么他说出这么多暗夜楼的信息,必定是会被暗夜楼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派出一大堆的杀手刺杀他们,便是延绵不断的麻烦。

    七夜不肯能不还手任由他们作为,那么杀的人越来越多,暗夜楼很可能会孤注一掷,要和他们对抗到底,到时候,事情便是不可挽回。

    本就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弄得那么糟糕的局面?

    她现在就是要插科打诨,随便十四夜怎么想,她都不打算让七夜的身份暴露,只能让对方的思路被引歪,然后百思不得其解最好,对于他们的忌惮越多,麻烦越少。

    十四夜脸色铁青一片,即便是面具遮挡,也是遮不住他的煞气怒气。

    但是很快的,他便是压住了自己这股邪火。

    “你们对于暗夜楼如此熟悉,想必和我们是敌非友,既然已经是落到了你们手里,那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情报,那完全是做梦,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还有,我虽然不知道你从什么渠道知道了暗夜楼这么多消息,但是我劝你们不要和暗夜楼为敌,我们的强大,不是你们所可以想象的,远的不说,就说暗夜楼十二夜这十二位大人,必然不会放过你们,我劝你们做事之前好好想想清楚,不要自误!”

    十四夜这一番话说下来,可谓是连消带打,说的话那叫一个硬气,宁清秋听着都是忍不住想要给他鼓掌了。

    不过......

    对方不怕死,不代表他们非要杀了他。

    总的来说,对于暗夜楼,七夜从来不惧怕,何必杀了十四夜?

    即便是留下他一条小命,对于大局也没有什么影响。

    要知道,十四夜身上带着诅咒标记,若是杀了他,那么杀人者必然会被暗夜楼追踪,不然的话,岂不是让自己的人白死了?

    也可以避免叛逃者出现。

    诈死脱离自己势力的修士,因为这一类诅咒标记的出现,便是几乎销声匿迹了。

    这也是宗门世家常用的手段,一个是为了保护自家人,一个也是为了监视自家人。

    宁清秋忽而笑了,将那柄引发争端的清光匕首拿出来,仔细看了一眼,匕首线条锐利寒光,上面有着两个古铭文,写着——孤鸿。

    孤鸿匕?

    这名字,当真优美,不像是杀气腾腾的凶兵利刃。

    她就这么毫不在意的抛掷,像是对于宝物法器不屑一顾般。

    十四夜下意识的接住,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宁清秋心中好笑,这个十四夜看得出来江湖经验不足,还很年轻,即便是手上有着很多的人命,但是却是没有什么历练经验啊,对于自己的情绪完全不能把控。

    他也许自认为做得很好,但是即便是隔着面具,还是可以被一眼看透。

    “我们是什么人,你没有必要追根究底,当然,若是你有本事,可以去查,但是说到底,我们和暗夜楼还算是有几分渊源,倒也没必要敌对,这匕首你既然想要,我便送给你,算是不打不相识的礼物吧。”

    宁清秋这么豪爽大方,十四夜倒是一时无言。

    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发展,这个走向和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

    和暗夜楼有渊源......

    怎么看,暗夜楼最有渊源的就是接了无数的雇佣杀了很多的人,该不是哪家死者家属吧?

    十四夜转念一想,不会,对方对于暗夜楼了如指掌,如今且还是送他礼物,并且不打算杀了他,看样子,也不怕他会到暗夜楼之后上报调查,应该是没有多大的仇怨。

    当然,这个时候,不可以妄断。

    “你走吧。”七夜说道,“不过我奉劝你,最好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若是不甘心想要回来找麻烦,我也随时恭候。”

    十四夜沉默些许,拱手行礼,然后转身便是消失。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