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有的人就是该杀!
    血赤这个时候当真是欢喜雀跃,兴奋得几乎都是可以听清楚自己澎湃的心跳声。

    他万万没有想到,宁清秋会这么上道这么好说话,本来看那个冰山美人的样子,还以为这一行人有点难搞,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搬出血红之手的名号来。

    虽然猎人军团的修士经常靠着这个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仗势欺人,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不敢过分,万一惹到了什么不好打发的对象,血红之手可不一定会保他们。

    所以血赤一直都是看人下菜碟儿,轻易不会去动那些有背景有实力的人。

    所以一路都是顺风顺水,过的日子可比起以前散修的时日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以前被欺压的人,就是他自己,后来才发现,这个世道上,恶人才可以活得更好更自在,不吃人就只能被人吃,所以他的转变自然而然,投入血红之手,更是被认为今生最明智的决定。

    对了,他以前的名字都不叫血赤,进入血红之手才改了这个名字,主要是为了响应团队号召,溜须拍马逢迎上意他做得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即便是有人鄙夷,私下里说说闲话,但是血赤是毫不在乎。

    当一个人的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那么外界的风言风语显然不够给他造成半点困扰。

    话说他开始还想要为了表达忠心,直接取名字叫做血红的,至于说血手这个名字已经是被副团长取了,他不敢冒犯,但是为了避着忌讳,他干脆就用了同意的血赤作为名字。

    血赤一边在脑海里面翻滚着自己的生平,迎接着各种各样的异样眼神,带着宁清秋一行人前往驻地。

    他喜欢这样的万众瞩目。

    所以对于仗势欺人,一向乐此不疲,只是没想到......今日竟然这么顺利?

    他倒是没有半点儿怀疑宁清秋是想要一网打尽什么的,想想,不过是几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修士,虽然是金丹期可能是战斗力比较强悍,但是哪里比得了他们血红之手?

    这一次遗址世界之行,血红之手立志要干一票大的,不只是要掠夺众多的宝物,还抱着如果能够得到八方游云斋的看重那就是更好的念头,竟然是除了出任务的一支精英团队,整个血红之手几乎是倾巢而出。

    一正一副两位团长带领,除了出任务的血手副团长,所有的精英高手都是云集在这里,可谓是人多势众,宁清秋竟然要提出去驻地,那就真的是羊入虎口,就算是之后后悔了,那也是没用的。

    说来,血红之手没少干打家劫舍的勾当,勒索敲诈一批有背景的年轻修士,就当做是这次出动的乐子了,也算是小赚一笔吧,毕竟没有什么风险。

    看这几个人,就像是肥羊,身上的好东西应该不少?

    宁清秋他们没有在意血赤在琢磨些什么。

    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个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的修士,已经是个死人了。

    言语多有不敬污秽,七夜不把他大卸八块,其他的几个人都是不信。

    没看众人都是很沉默?

    就怕引火烧身。

    就连一向跳脱的苏红衣,都是老实得不得了,简直是充分发挥了什么叫做沉默是金的光荣品格。

    这种情况,还是当个路人甲为妙。

    也不知道宁清秋想什么,何必和这么个人虚与委蛇?

    直截了当擒拿,质问出血红之手的下落,然后用强力将这些人渣统统毁灭就是,对他们来说,简直不是个事儿。

    宁清秋却非要用这么“和平软弱”的手段,当真是让人费解。

    更奇怪的是七夜,他竟然同意或者说默许了她这样的做法?

    都看得出来,他完全是在强自压抑怒气。

    这样的男人,轻易不会动怒,但是一旦真正的怒起来,那就是石破天惊,不杀个血流成河,他们还真不信。

    宁清秋对此很是有贴切的感想,都说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標橹,七夜发火的后果,比起这个,只强不弱。

    关键是,他还会亲自动手。

    一个念头的事儿。

    宁清秋倒也不是非要将人弄出一个沉默中爆发的后果,其实完全是因为对于这件事,她啼笑皆非的吃惊,远远比起被调戏冒犯的怒火这样的情绪来得多。

    来自于信息大爆炸时代,对于很多事简直是见怪不怪,说实话,云荒九州的人即便是调戏,说话也是隐而不露,对比起她生活的那个时代,简直是......近乎纯情。

    这个血赤,也没有过分到难以容忍的地步。

    就像是封建古代,女孩子露胳膊露腿简直是不可饶恕,特别是脚,除了丈夫哪个男人也不许看,这样的规矩,放在现代,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大街上,特别是到了夏天,你看满大街的女人那叫一个白花花穿得大胆又清凉。

    这是时代背景和人文观念造就的不同。

    宁清秋倒是有些怜悯这个踢到铁板的倒霉蛋,虽然说这男人对她起了色心让人不满,但是照她的观念来说,教训一下就行,没有必要打打杀杀。

    但是——

    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这个血红之手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血赤大概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就这熟练程度来看,调戏女人这件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威逼利诱,软来不行还会硬的。

    所以,并不无辜。

    到了驻扎地点,再次确认一下,便是可以......让七夜好好发泄,放手去做。

    宁清秋此行,抱着的完全是锄强扶弱,替天行道的侠义之心,倒是没有多少怨愤。

    血赤的行为,对她来说,压根没有影响,无关痛痒,所以根本不入心。

    但是若面对这一切的女人不是她呢?没有不受伤害的实力和底气,是不是就只能忍受这样的不公?

    他们调戏人的话语也许还处在幼儿园水平,但是实际行动比起被道德法律束缚的时代来说,却是更加的凶悍粗暴,野蛮血腥。

    归根到底,不值得同情。

    特别是亲眼看到血红之手驻扎地的情形,她更是确认这一点。

    有的人,就是该杀!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