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扑所迷离的局势
    血红之手的修士们,说实话,其实都是很糊涂的,搞不清楚状况。

    明明好好的,他们驻扎在这里,过着一年一度的大节日,所有的人都是玩得很开心,想做什么做什么,有美人、有美酒,关键是正在兴头上,就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这当面杀人的变故,简直是惊呆了所有的正在奋力耕耘在露天的男人们。

    他们惊骇,惊骇之后便是后怕,谁都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下手最松懈的时刻,但是因为血红之手的威名震慑,还有外面全副武装的修士巡逻队,压根不担心有什么人会不长眼过来打搅他们。

    但是宁清秋他们偏偏是被血赤带进来的,几乎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中的一份子,还有不少没有完全沉迷玩疯的因为宁清秋和玄女的绝色容貌露出了垂涎欲滴的恶心表情。

    结果就是见证了血赤和另外一个男人被杀的惨烈后果。

    还好......刚才被下手的人不是自己。

    不然的话,谁可以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在那种完全不设防的情况下反应过来?

    没看到血赤死之前还是一脸不可置信?

    另外那一个,估计到死,都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样的庆幸后怕之后,便是怒火熊熊,几乎是燃烧掉了所有的理智。

    竟然就这么踩上门来,真当血红之手这个名字只是取着好听虚张声势吗!

    整个血红之手都是沸腾了起来,有苍凉的号角声响起,金戈铁马杀气腾腾,意思是有敌人来犯,要全部出动杀敌。

    虽然说宁清秋一行只有七个人,但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既然人家都是把巴掌甩到了脸上来,那么再怎么,也要报这羞辱之仇!

    宁清秋的心境已然是没有了之前的暴怒,怒火过去,心中一片冰清,倒不是说她杀心停止,杀意已起,这场血腥杀戮不可避免。

    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要毁灭掉一些人。

    这些畜生!

    敢把女人当成是羞辱践踏的玩意儿?她就教教他们,什么叫做女人的怒火!

    血的教训,才能洗刷这片罪恶。

    那些惨死的老人婴孩,那些无辜的男女修士,虽然是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生死不可预期,但是也不该这么痛苦卑微的死在一群没人性的刽子手手里。

    她的剑心通明,犹自记得,曾经和明远说过为人准则,他们说过要手执剑,斩尽天下不平事!

    没遇上便也罢了,但是被她碰上了,还有实力毁掉这些渣滓,又有什么理由,不顺畅自己的心意,杀个痛快干净?!

    血红之手引来了一群出笼的猛虎。

    不论是宁清秋还是玄女,或者是七夜和陆长生,其实都是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所以下手半点不容情。

    地上很快便是多出一具具尸体。

    那些几乎是满面灰败神色憔悴目光无神的女子,踉跄从地上爬起,没有管这杀得热火朝天的打斗,只是怔怔然盯着某些死去的男人,然后疯狂的扑上去,用手、用脚、用牙齿,拼命地啃咬厮打,就算是死,怎么可以洗刷掉某些耻辱?

    女修对于自己的贞洁,依然看得很重要。

    即便是强悍的女修可以豢养面首炉鼎,但是大多数的女人面对着男人,都是弱势群体,那样的不拿身体当回事儿的,毕竟是少数人。

    她们依然是注重名节,不会轻易交付自己,却被一群畜生,杀了亲朋好友,情郎兄长,被......

    所以,她们的恨,简直是倾尽三江水,也是洗刷不完的。

    她们不知道谁救了她们,也毫不认识宁清秋一行人,但是,依然抓住了报仇的机会,不管自己已经是残败之躯。

    不得不说,她们也算是给血红之手添了麻烦。

    本来就是打不赢,现在还要被纠缠得捉襟见肘,但是这些女修士被抓来的时候就是被禁锢了丹田,显然除了身体本质在那里,力量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很快,便是多了几许亡魂。

    她们也不在意,眼眸猩红,恨意涛涛。

    就这么扑上去,就是用命去堵,也是要杀掉一个够本,两个的话......就赚了。

    宁清秋的眼眶有点湿:“明远!!”

    她大喝一声。

    明远沉声道:“你放心,我知道!”

    双手蝶绕飞花,一排排玄澜光影闪现,那些女修的丹田禁锢接连被破,就算是一些还没有被杀掉的男修,也是瞬间感受到了恢复的力量流淌在四肢百骸。

    他们大叫一声,挣脱枷锁,也是加入了拼杀血红之手的行列。

    宁清秋的剑很快很快,玄女的音波攻击锋利无比范围极广却没有波及无辜之人,全是绕过了混乱的战场,直直杀向每一个血红之手的修士。

    场面呈现一片倒的局势。

    血红之手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他们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耻辱?

    被人打上门不说,这些奴隶和贱婢炉鼎竟然也敢反抗?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竟然还落在下风,死伤无数。

    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里杀的热火朝天,动静之大,就算是隔得有一段距离的交易市场,也是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只是很多的人,都是按兵不动明哲保身,显然没有想到宁清秋他们一行人去了血红之手,竟然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显然,刚才的那一行年轻人,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只是......

    “可惜了。”

    一个人叹道。

    另外一个有些不明白:“怎么个可惜法?你认识那些打上血红之手的人不成?我看他们的赢面不小啊,还有着那些被血红之手抓住的人的帮助,这怎么也有几分胜算吧。”

    他们乃是八方游云斋的护卫秩序的人,处理好了交易市场蠢蠢欲动的那些人,便是赶到了血红之手驻扎地不远处观察战况。

    这里虽然隔得挺远,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修士来说,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那人微微一叹:“金丹期称雄有什么用?你别忘了,血红之手还有着一正一副两位团长在这里,都是元婴期的大修士,他们也该出手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