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不废话,就是杀
    a?#???1?4fhm4;?=?#s[???u?_m??h??2e???+?e??da/??眼中闪过一抹讽刺。\r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两个人竟然还在维持表面的所谓荣光和骄傲?\r

    看起来简直是令人作呕。\r

    他们血红之手作恶多端,以往作威作福的时候,想必没有想象过今时今日会被人打得像是死狗一般吧?\r

    都到了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资格打肿脸充胖子,在他们的面前讨价还价?\r

    现在他们的生死,不过是七夜的一念之间罢了。\r

    竟然还言语掩饰,以为自己还有和他们商谈的机会。\r

    不说看不看得上所谓的补偿,把他们全部杀了,这些东西不都是他们的?\r

    只是宁清秋压根不屑于这样沾染了无数血腥因果的所谓宝物。\r

    这因果业力缠身,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可不是好事儿。\r

    血红之手的作为,已经是超出了正常的厮杀血腥了,他们做的事,这天地,都是不容的。\r

    即便是天地可容,不是还有他们这样的心有不平的人出手吗?\r

    这世道,终究是有他的平衡之道所在。\r

    宁清秋冷笑一声,嗓音清脆泠泠,却带着无尽的寒意。\r

    “赔偿就免了,你们血红之手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多的也不说,在场的被你们抓来的修士们,你问问他们哪一个愿意就此善罢甘休?”\r

    血杀的脸色立刻青了。\r

    其他的修士立刻便是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血红之手那一堆已然是被吓得战战兢兢的鹌鹑样儿的修士们,哪里还有往日血腥残虐的样子?\r

    魔鬼没有了力量,也就和他们以往看不起欺虐的人一般无二。\r

    也许......\r

    更为懦弱无能,姿态丑陋无比。\r

    很多的血红之手的人,都是腿软骨酥,瘫倒在地的有,一滩烂泥的也有,仓皇四顾想要跑路的有,就这么快吓傻了的人也有......\r

    众生百态啊。\r

    七夜的行为再不可思议再让人理解无能,但是有一点双方都是明白的。\r

    那就是七夜属于反抗这一方的人,所以再怎么理解不了心里瞬间都是有了底气背后有了支撑,反观血红之手的人,已然是被吓破了胆。\r

    七夜这样的男人,这样有着恐怖实力可以瞬间改换局势的修士,对于和他是朋友或者站在一起的人来说那是天大的幸事,但是如果你成为了他的敌人.......\r

    那么还是洗洗脖子早点自杀来得痛快。\r

    因为对方越是超出世俗理解,对你来说,越是悲哀。\r

    宁清秋的话音落下,他们这边的人便是跃跃欲试,这一次,谁都是有着信心把血红之手变成死手。\r

    满腔的愤怒和仇怨早就挤压他们的心脏,如今有了报仇的希望,所有的人都是接近疯狂。\r

    血红之手的人脸绿了。\r

    之前这些人这番做派,只能让他们产生更加残忍的想法,镇压杀戮,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怕了,在看到那个玄色修长的身影的时候,连提起手的力量,都是几乎没有。\r

    血杀已经是气炸了肺,若是平日,哪里容得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在他们的面前这么嚣张?骨头都是要被一寸寸的碾碎。\r

    可如此形势立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已经是没有硬气的资本。\r

    就像是宁清秋说的那样,他们只能是任人宰割。\r

    这口气不咽下,以后当真是连喘气都是没机会了。\r

    即便是这么安慰自己,逼迫自己忍气吞声,但是血杀还是觉得眼前一片猩红,喉咙里面翻滚的都是血腥气,让人作呕,总有一天,他要让他们付出代价......\r

    还在这么想着,七夜却是根本不给他什么卧薪尝胆的机会了。\r

    他并指为刀,漆黑色的刀影在脱离他指尖的瞬间便是成倍的扩大,或者说是几何数一样的增长,顷刻间便是铺天盖地。\r

    那声势动静太大,几乎是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r

    就连自由交易市场那边,都是注意到了这遮天蔽日的黑影,之前的那两条腾蛇剪已经是被众人尽收眼底,但是好像是被人破了,还是近似的招式,难道说,是血杀血冥的同门找上门来了?\r

    但是没听说过这两位臭名昭著的元婴修士还有什么师兄弟啊,他们的发迹来自于某一个传承遗址啊......\r

    修炼的是来自于上古一代魔头血散人的血真气,威力极大,真气可以引动修士血液沸腾,从内部灼烧腐蚀身体,厉害程度在异种真气里面都是数得上号的。\r

    所以血红之手才可以猖狂这么多年,一个是圣地和大世家宗门的不作为,另一个就是他们的实力确实是很强大,绝对是算得上一流势力,所以压根没有人因为不相关的人或者事,就去和血红之手死磕。\r

    要说除魔卫道,显然是对付魔修来得更为光明正大。\r

    关键是这年头魔修都是洗白了,或者说他们偃旗息鼓玩儿起了隐修,简直是堪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三从四德学得那叫一个好,循规蹈矩的,比起正道修士都是做得好。\r

    这让人怎么下手?怎么好意思给人家扣屎盆子?\r

    正道没奈何,只能忍了。\r

    若不是无生道多年来不减猖狂白痴,天天闹天天跳,魔道六脉早就被遗忘了。最近还惹出一个大新闻,竟然是真正的勾结魔族,这样的疯狂的事儿,在魔修还如日中天和正道几乎是持平占据了半壁江山的时候,都是没敢做,甚至是连这个念头都是没有动过。\r

    可谓是震碎了九州所有的人的眼镜。\r

    总而言之,血红之手的人虽然作恶,但是这个各扫门前雪的时代,有能力的不想管难得管,想管的没有实力,还有很多做壁上观的无所谓的,导致了血红之手以及类似的势力壮大。\r

    但是事实告诉了所有的人,别猖狂,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实力强悍的修士突然动了念头或者是你就这么提到了铁板。\r

    七夜的刀,自然非凡俗。\r

    刀意森然凛冽,不是冲着他们,宁清秋都是感应到了自己的剑心都是在颤抖,这是面对着太过极端强悍的刀道力量产生的本能反应。\r

    她压制住了胸口沸腾的气血,双目专注的盯着那巨大无比的刀影。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