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马后炮
    提出建议的人和听到这话的人心理感受其实差不多,所以半晌过后,两个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良久。

    年长一点的那个揉揉自己的额角,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突发奇想异想天开的。

    他沉沉的吐出一口气,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谁去?”

    干脆利落。

    对方的表情也僵硬了。

    显然不可能义正言辞的说出我去这样大义凛然的慷慨之词。

    谁敢去找一个随时可以杀了自己的怪物谈什么拉拢?

    不要说他,就算是八方游云斋的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也是不敢的吧?

    所以他这样的态度是正常的,正常的......

    于是僵硬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连连摆手:“......算了吧,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他既不敢说自己去,那无疑是找死,也不敢让眼前这位前辈去,那无疑是平白得罪人。

    很是想要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说出这么个提议来?

    年长那位到底是多修炼了几年,见多识广,处理某些突发事件来也是得心应手,虽然七夜的秒杀两位元婴修士用的方式让他实在是震撼不已,但是直来直往的夺取显然不明智,曲线救国先搭上话这还是可以的。

    “我们不谈拉拢,作为八方游云斋的秩序维护者,看到这边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过来查看查看?再加上血红之手作恶多端,我们早就盯上他们就怕会在遗址小世界中对众多修士图谋不轨,只是碍于实力一直是隐忍监视......这次还要多谢这些仗义侠士出手,所以过来询问两句,对于这些被无辜抓捕的修士,也是要慰问一番......”

    年轻的那个修士听得目瞪口呆,看着对方眼角的浅淡纹路,都是感觉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哦,智慧的光辉。

    这理由,找得还真是冠冕堂皇啊。

    不过看着宁清秋他们一行人见着血红之手除恶务尽的模样,应该是那种胸中热血犹未冷的修士,那么就是上去说几句话,想必是不会落到血杀和血冥一样元婴被毁尸骨无存的下场的。

    两个人下定了决心,便是朝着那边飞去。

    血红之手的所有的剩余的人,都是已经吓破了胆子,自家的老大都是这么轻松被灭,他们的精气神全部都是消失殆尽。

    对于这些恶人,普通修士眼中的魔鬼来说,其实他们是最最软弱的一群人。

    仗势欺人无恶不作,欺负弱者有快感,对于强者自然就是成了怂包,面对宁清秋他们,再也硬气不了,反而是战战兢兢的等着自己被审判。

    很多的血红之手的修士都是任由手中的刀剑武器掉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已然没有了斗志,更遑论一开始那叫嚣要灭了他们的气焰。

    宁清秋撇撇嘴,对于一群败军之将丧家之犬,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她已经是彻底的陷入了思考。

    不论是第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弹攻击,还是说七夜后面那浑然天成的刀意化形,给她的震撼都是空前的。

    宁清秋简直是色鬼见到了绝世美人,酒鬼碰到了陈年美酒,那叫一个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缠着七夜滔滔不绝的问着。

    七夜很是享受她的叽叽喳喳,虽然平日里高冷喜欢清静,旁人根本别想多得到他只言片语,但是宁清秋绝不一样。

    他喜欢她说话。

    喜欢她的视线片刻不离自己。

    面对着宁清秋,七夜总是好为人师。

    他不会吝啬自己的所有。

    本来就打算教会宁清秋一些东西,因为她最近的修炼又到了瓶颈,加上最近多事之秋,魔尊的压力、昔日故人的惨死、神魔二剑的你死我活、冰凤精血的吸收......

    所有的所有堆积在一起,不论是精神还是**方面,宁清秋都是有着很多的阻碍和困惑,所以七夜看准了这一点,一直是在不遗余力的指引她完善自我。

    至于旁人因为他有心无意的举动造成了什么心灵方面的变动,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陆长生和玄女他们,面对着已经是认输的血红之手没有了什么兴趣,所谓的痛打落水狗的事儿,自然是交给和血红之手有着怨恨的被捕者。

    他们可没有什么仁慈和怜悯,直接扑上去,顷刻间便是把血红之手的人撕成了碎片。

    天道好轮回,他们杀人虐待的那一天,就该想到自己会有一天遭受报复,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且猝不及防罢了。

    宁清秋余光都是没有看向这里。

    事情已经结束,杀戮是他们的事儿,自己已经做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其他的......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吧。

    苏红衣弹了弹指尖,神情漫不经心的看了眼东南方向。

    “有人过来了。”

    玄女冷淡的嗤笑一声,显然是十分鄙夷:“是八方游云斋的人......早八百年就是在旁边看着,这个时候倒是跳出来装模作样了。”

    八方游云斋的云纹蓝袍还是很好认的,每个大的宗门世家都是有着自己独特的标识,圣地更是如此。

    只是对方的作风不论是多少年,还是这么让人看不惯。

    捡便宜的时候总是跑得飞快,圣地中头一号的马后炮。

    多看一眼,玄女都觉得晦气。

    明显是之前不看好他们,以为他们会葬身于血红之手的驻地,结果出乎预料,出现了七夜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这个时候,想必下巴都是惊得掉了吧?

    凤凰玄女幸灾乐祸,虽然自己也很惊讶,也在揣测七夜的身份来历,但是有人上赶着当马前锋,这还是好事一桩。

    只希望那个男人心情好,不会给他们来一个人道毁灭什么的吧。

    她瞟了一眼那边柔情蜜意的两人,心里滋味百般复杂。

    话说这一次结盟,还真的是遇到了摸不透的人啊。

    昆仑瑶池,无数年的历史,都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吧?

    他到底是什么人?

    穿着云纹蓝袍的人到来的时候,现场已然是没有了一个血红之手的活口。

    杀人这件事,有的时候是很快很快的。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