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邀请
    七夜深入浅出的给宁清秋简单的讲解了一下发力规则和原理。

    他之前本就是信手拈来,可谓是妙手偶得之。

    这个时候的他,站在了一定的高度,就算是普通的功法,都是可以随意创造,其威能已然是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没有到达那个境界,还真的不能明白其中的浩渺奥妙。

    宁清秋管中窥豹,已然是心神震荡。

    还有一点心底泛出的骄傲。

    看来,她选择男人的眼光,和她的剑道天赋一样出类拔萃啊......

    七夜倒是不知道她这还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上了,他只是伸手摸摸她莹润的乌黑秀发,动作温柔,看向来者的眼神,却并不怎么和缓。

    八方游云斋......老朋友了。

    他杀了他们不少的人。

    当初还是以鬼刀的身份做的事儿,当然摧毁的也不过是个小据点罢了。

    因为他的身份背景,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七夜从来不在意对方如何看待他。

    不过看这样子,对方也不像是来报仇的,不然怎么也不至于在他才杀了两个元婴高阶的修士之后,就来了两个金丹期的八方游云斋的修士吧?

    虽然说圣地出来的人,一般情况下水准都是比起九州平均线要高上那么一个层次,但是也没自大到可以对抗他。

    宁清秋则是兴致勃勃的看向来人,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

    “八方游云斋的人?活的!”

    这话听起来倒是很有些歧义。

    至少她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听到了她不知道怎么带着点小小惊讶和兴奋的话语。

    做好心理建设过来的两个人,额角同时抽了抽。

    开始怀疑自己过来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对方相当的不走寻常路啊。

    再说了......

    什么叫做活的?有什么好惊讶的,两个大男人站在这里不是活的难不成还是死人?

    简直是不知所谓!

    但是他们压根不敢表露半点儿不适,只是僵硬的扯出了一抹笑容。

    “我们正是八方游云斋的人,听到这里的动静,便是赶了过来,不知道几位因何与血红之手的这些渣滓发生了冲突?”

    即便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他们对于事情门儿清,还在一边观战了许久什么都是看在眼里,但是交情嘛都是你问我我问你交谈之后才有的,这如果没话说,岂不尴尬?

    所以怎么也是要开个头的。

    宁清秋说完其实也感觉到了自己这话有点不对劲儿。

    其实她的意思很简单,看到了活生生的八方游云斋的修士,怎么可能不小激动一把?

    虽然说凤凰玄女来自于昆仑瑶池,七夜出身悬空山还是下一任日月神宗宗主,但是对于这些圣地她也就只是听过名字,正儿八经的圣地中人却是没有怎么见过。

    她早就想要问问圣地里面的内幕。

    相信每一个九州修士,对于圣地都是有着同样的好奇心。

    她也许特别旺盛了些?

    但是又不好直接问七夜,总觉得这样的打探对方的家底,好像是催着他带她回去见家长一样的诡异感觉,总之,她即便是旁敲侧击,也不想直接和七夜说这些。

    谈恋爱,那是两个人的事儿。

    反正就算是说她矫情,她也认了,这是女孩的权利。

    活得生动而真实,有什么不好?

    至于说昆仑瑶池,听起来就是仙气缥缈,玄女出身这等圣地,她自然有了新的询问渠道,但是总感觉高高在上的玄女眼中的圣地,和真正的圣地有所出入。

    只有去问那些圣地中下层的修士,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准确的情报。

    所以宁清秋看到八方游云斋的修士,有点小激动在所难免。

    何况,总觉得八方游云斋掺和进来这个上古战场的遗址小世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对此很有兴趣。

    只是......

    这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像是警察一样,总是犯人都被抓了事情都是解决了才会出现,除了喊两句口号,又有什么用?!

    要说队伍里面的交际花,那就是韩越了,打打杀杀他在队伍里面沦落底层,但是要说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谁比得过他?

    至少在他们这一行人里面,韩越脱颖而出了......也算是值得小小的骄傲一把,虽然追根究底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抢这个。

    他很快的便是和八方游云斋的人搭上话,明远在一边时不时穿插几句,相对于其他的几个人来说,他的性子温和,虽然内有傲骨,但是并不桀骜冰冷,相比起七夜、玄女、陆长生和苏红衣的目下无尘来说,真的算是非常的好打交道了。

    八方游云斋来的人若是平时肯定是受不了这样的慢待,他们才是最高高在上傲慢得不行的那一群人,因为背后靠着圣地,在外面那真的是看不上普通修士的。

    但是——

    七夜金丹之身秒杀元婴,还一杀就是俩,且不是初入元婴,而是在元婴浸淫多年的高阶修士,战斗经验无比丰富,还是非他一合之敌,简直是可怕。

    当然,近距离接触了他们之后,八方游云斋的人更是心惊。

    因为不只是那个恐怖的男人,除了他之外,其他的几个,都不像是什么善茬,至少好几个,他们都是看不清楚底细。

    这就恐怖了。

    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还好自己两个人还算是谨慎,也没有搬出八方游云斋的名头出来吓人,不然的话,要是还是平日里面那态度,这个时候说不定就去和血杀血冥两个人作伴去了。

    一方有意交好,韩越和明远也是打定主意从他们这里掏出点东西来,所以一时之间,有那么点相谈甚欢的和谐氛围。

    宁清秋他们辞别了这些被血红之手抓捕,虽然大仇得报但是已然身心受创的修士们,不顾挽留,跟着八方游云斋的人走了。

    人家盛情相邀,他们自然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八方游云斋说不定有很多内幕,他们反正无事可做,找一个信息通达的势力交流一番,不失为一件好事。

    这个小世界,说不定水深着呢......只是,八方游云斋真的只来了金丹期修士?这怎么可能维持住场面?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