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天灾还是人祸?
    夜幕低垂,繁星如海。

    宁清秋捧着一杯灵茶,坐在摇木椅上,抬头看着星空,鼻尖嗅着院子里面的浮动的香气。

    珠帘撩动的声响清脆,换回了她有些缥缈的思绪。

    七夜缓步走来,眉眼深邃精致,看着她的时候,带了细微的笑。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走过来,一把将人横腰拦抱而起,宁清秋差点惊呼一声,手上的茶杯差点没有拿稳。

    “干什么啊......”她娇嗔着抱怨,夜色中格外的温柔,“这茶要是倒了淋了你一身可别怪我!”

    七夜不介意的笑笑。

    他坐在了她之前的位置上,将人放置在自己的身上,就这么从背后抱着她,微微蹭了蹭她的柔细白嫩的脸颊。

    “......还没回答我。你刚才在想什么?”

    说着,他的握着她的腰的手,紧了紧。

    刚才她的神情,像是想起了什么和他不相干的事情,却那么怀念缱绻,让七夜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升起了些许不安。

    而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欢喜不起来。

    所以他直接走过来打断她。

    宁清秋愣了愣,没想明白他怎么非要对这个追根究底。

    想了想,她微微偏头说道:“也没有想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一句诗词很适合现在的情景......”

    “诗词?”

    七夜的长眉彻底的蹙起来,他对于这个可不怎么擅长。

    据说上古有儒修一脉,这诗词歌赋就是从这一脉书生酸儒中流传而出。

    很是辉煌过一段时日,但是因为这一脉要求天赋特殊,并且需要在这一道有着强悍的悟性智慧,总而言之,越来越少,直到现在,九州已然是断了传承。

    诗词倒是还在,不过那都是凡人书生吟诵的无聊东西,没有任何的威力。

    没想到宁清秋竟然还喜欢这个?

    他有点为难了。

    宁清秋自然直到九州修士唯一信奉的就是实力,文学艺术这东西,如果没有贴近大道,都是不得青睐的。

    园艺这些还有人去学,花草种植也是炼丹师的大爱,但是诗词歌赋就真的成了无病呻吟的东西,这里讲究的是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可不是什么讲道理拼文学底蕴......

    她只是点了点头笑道:“我只是偶然兴趣来了听过那么几句,对这一道并不擅长。有一句诗写的是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你不觉得无比贴切吗?”

    七夜咀嚼了一下,却是赞同。

    这个院子小巧精致,载满了蔷薇花,他明明记得宁清秋对于花草并没有太过偏爱的,却在这里绕了一圈便是选中了这个院子居住,还在疑惑呢,原来是让她有了联想啊。

    “很美的句子。你喜欢水晶帘,蔷薇花?”

    他开始琢磨着未来的他们的家,也要这样布置摆设。

    时不时旁敲侧击她的喜好,然后按照她的梦想中的家园开始建造仙家洞府,到时候完成之后带着她去看,必然是让宁清秋惊喜不已。

    七夜光是这么想着,就有了无尽动力。

    宁清秋说道:“恩,以前就觉得这句诗很美,如今见了这个院子,倒是从诗词中具象化,所以我就选了这里。你会不会不喜欢,觉得太过......柔美?”

    在她的心里,七夜若是身在现代,必定是黑白灰的绝对支持者,冷色调才是他的最爱,这么女性化的审美会不会让他不适应?

    七夜失笑:“傻丫头,我对于这些并没有什么追求,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说实话,他对于这些从不上心,也许是有了宁清秋,他觉得这个小院子的确很美。

    八方游云斋看来还是有着些许用处的。

    “对了,你说最后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那个进门的女修到底是说了什么?我看那些元婴修士的脸色相当的难看,还急急忙忙的结束了宴席......”

    若不是突发状况,估计他们还要被拖着说上一段时间。

    她只隐约听到了好像是和八方游云斋的派出去的维持秩序的修士有关。

    有人在维护青烟云柱和自由交易市场的秩序,有人在朝遗址小世界探索情况方便后续安排,必定是某些人出了事,不然的话,八方游云斋的人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旁人死得多少和他们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就算是血红之手灭了,他们惊讶的也是七夜的战斗力,对于一个一流势力的覆灭压根无感,但是轮到自己人身上就不同了,稍微死上几个都不是小事儿,这是对于八方游云斋这个整体庞然大物的挑衅!

    虽然当时汇报的时候用的是宗门内特有的传音入秘的秘法,但是在七夜的面前,那就是形同虚设。

    不是故意要听,而是那样的秘法在他的面前,几乎是相当于直白的述说,不想听都是听到了。

    只是他不在意罢了。

    他指尖缠绕宁清秋的柔滑发丝,这是七夜表达欢喜之意的小动作,宁清秋已然是见怪不怪了。

    “也没什么......只是说八方游云斋又有一个小队失踪了,大概是三到五人的样子,加上之前的几次,已经是差不多十数人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当然要引起八方游云斋的动荡了。”

    失踪?

    宁清秋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

    这是遗址小世界的意外呢,还是人为呢?

    难怪几位元婴修士坐不住要忙着处理,这不论是哪一种可能,对于八方游云斋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特别是那些失踪的修士,怎么着也是要给个交代吧?

    不论是死是活,总是要查清楚的。

    “你说......这是天灾还是**?”

    她期待的看着七夜。

    七夜抿唇,眼眸深深地看着她:“好奇?”

    “你不好奇?”

    他抚摸她的脸颊,温柔极了,手指却像是带着电,让她身体微微战栗。

    “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关心。”

    他说得漠然,却也专情。

    宁清秋拍掉他的手,轻轻咳了声,掩盖自己的不自在,但是却从脖子根红到了耳朵尖。

    “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

    警告的看他一眼。

    七夜却没看她,而是把漆黑的眸看向了虚空中的某一处:“既然来了,便出来吧。”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