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女人的战争
    千媚等四个元婴长老,此时的心境是十分复杂的。

    惊讶、不敢置信。

    最后,在藏锋正式介绍了自己姓甚名谁之后,彻底统一的把表情瞬间扭曲成了世界名画——呐喊。

    宁清秋看得差点没忍住喷笑。

    这几个人面部表情着实是有些夸张啊。

    她哪里知道他们几个震撼的心情?

    大名鼎鼎独来独往的天刀,竟然和这一行神秘莫测的年轻人乃是熟识?

    这么一想,这些人的来历就极为恐怖了。

    本来以为已经是足够的高估他们,没想到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可能啊。

    转念想一想七夜杀元婴高阶修士那个利落劲儿,还是用没有超出金丹期理论极限的真气进行的压制性秒杀,却也觉得藏锋这样的人物和他们交往过密也不是什么出格的事儿。

    毕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嘛,怪物总是和怪物待在一块儿的。

    只要是对他们八方游云斋没有什么敌意就行。

    当然——

    若是真的有什么敌意和不对付,那么就只能是靠他们极力的消除了,这个时候最关键的不是其他,就是要和眼前的人打好关系。

    本来几个元婴长老因为这两天不断发生的失踪事件就有些焦头烂额,这个时候注意力却是全然转移。

    失踪古怪暂且不管,来人是一定要招待好,宾至如归就是他们的追求。

    “原来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天刀驾到,实在是我们有失远迎啊!来来来,请坐请坐。”

    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子笑得一脸菊花开,拉拽自己的胡子的力道看得宁清秋胆战心惊。

    千媚甚至是起身,亲自为他们斟倒灵茶酒水。

    这样的待遇,简直是第一份儿的。

    啧啧,藏锋的名字,倒是挺能震慑人的。

    若是换一个人,劈头盖脸直接说自己乃是藏锋,定然是要被别人当做是胡吹乱侃不会轻易相信,虽然说天下没有几个人敢贸然的冒充藏锋这等绝世高手,因为不单是西洋鼓被人戳破会死得很惨,想必正主儿也是决然不会放过的。

    但是吧,坑蒙拐骗的人,少不了有几个胆子大的,为了活命或者是某些利益也是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会冒充一下天下少数的绝顶高手。

    这些人,都是欺诈高手。

    但是四位元婴长老没有丝毫怀疑藏锋的身份。

    不说是他身上的绝世高手的气息,就说可以和七夜他们这样的人物论交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个真的才可以做到了。

    藏锋倒是对于他们的热情来者不拒。

    他惯是被人捧着,虽然和人接触不多,但是哪一方势力敢对他不恭敬?

    所以藏锋适应良好。

    千媚很是长吁短叹:“唉,要说能够遇到几位当真是我八方游云斋的幸事,大家能够在这上古战场的遗址小世界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本来该是大大的好事,奈何总是有人作怪,让我八方游云斋不少的精英弟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当真是让人愤恨不已。几位也是贵客,虽然实力强悍,也怕有心人算计,还望各位汲取我们八方游云斋的教训,格外小心些......”

    她说得很是情真意切。

    宁清秋却是不免恶寒。

    什么叫做缘分啊?这遗址小世界来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就有缘了?

    不过要这么说也挑不出什么错处就是了。

    这话很明白了,不过是打着感情牌,宁清秋沉吟了一下,自然知道怎么接招。

    待在九州这么久,很多套路,那也是不言自明。

    最关键的是,有足够的实力,底气就充足,做什么都是胸有成竹。

    “千媚长老客气了,我们乃是做客,自然要遵循主人家的道理,必然不会到处乱走,打扰各位的探索还有搜救工作的。”

    她笑眯眯的,十分懂事乖巧的模样,做足了小辈安分听话的样子。

    千媚脸上笑容顿时僵硬。

    这小丫头.......鬼精鬼精的。

    说话也是滑不留手,故意给人添堵。

    她的本意,就是眼馋上了这几个高手,自己等人人手不够捉襟见肘,自然是希望有强力的外援,说那么多,不过是希望对方知情识趣一点,顺口就是顺着她搭的梯子,两方一起行动合作,解决近段时间的失踪之谜。

    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培养八方游云斋和宁清秋一行人的默契和感情,反正他们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要和这些可能会在九州武道会争夺一席之地的天骄修士打好关系?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儿?

    千媚很是自得。

    但是宁清秋当头就给了她一盆冷水,浇醒了她的自以为是。

    作为一个元婴女修,她还是八方游云斋的长老,可谓是有权有势,从来都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要是换一个金丹修士敢这么不给她面子,这会儿尸骨都是冰寒坟头已然长草,但是在她面前的不只是宁清秋,还有几个摸不清底细的怪物......

    宁清秋见她气得话都是说不出来的样子,心里爽快不少。

    这个女人实力虽高,但是宁清秋并不害怕,可是她那双烟视媚行的眼睛就有点讨厌了,昨日别以为她没看到她那个如饥似渴的眼神,虽然只敢在七夜身上看了那么一两秒,之后便是打消了所有的勾引心思,但是宁清秋可是个小心眼的记仇的姑娘,心里的小本本自然是狠狠地记了一笔。

    自己的男人,怎么容忍别的女人觊觎?

    虽然知道七夜压根不会把心思放在除了她以外的任何女人身上,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恋人,吃吃飞醋有什么不好?

    并且对方故意用话语下套做筏子给他们,宁清秋自然不会生生吃闷亏。

    也是给对方一个警告,别把他们当做是涉世未深空有实力没有脑子的温室花朵,他们愿意去查失踪事件是一回事儿,被人赶鸭子上架那可是另外一回事儿!

    但是宁姑娘是个好同志,出了那口郁气便是见好就收。

    “......听千媚长老的意思,这次的失踪事件难不成是有人故意设下的阴谋陷阱?”

    千媚噎了噎,到底是城府深,一时情绪外露不过是因为太久没有人这么不给面子罢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