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厌魔之体
    这故事还是挺励志的——在排除掉那个路人甲的名字和龙套脸之后。

    宁清秋对于这个胡长贵很感兴趣。

    开始看到的时候确实是挺厌恶的,甚至是不想再看一眼的程度,但是很快,她便是反应过来这样的感觉多么的不正常。

    这不是她平日里面的处事风格,怎么也不会光是靠着一面之缘便是将人贬低到如此程度。

    那太低劣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因为胡长贵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成?

    所以宁清秋一直在不动声色的引导话题,装作无意的开始让对方露出更多的真面目。

    渐渐地,那股厌恶感也少了一点。

    倒不是胡长贵的脸或者是气质让人习惯,而是宁清秋自己做到了克服自己的一些超脱的情绪,剑心通明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即便是因为某些外在因素影响导致了她的心境变化,但是宁清秋很快便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让这股影响力降到了最低。

    胡长贵看着讨厌,人还是很坦诚的。

    不过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说他已经是受尽了欺压所以宁清秋问什么他都不敢应付,只是对于自己长相丑陋被人厌恶这一点,他也只是苦笑,旋即便是云淡风轻。

    在修炼的时候,致力于改变自己的容貌,但是毫无作用,就连吞服丹药甚至是带上面具法器遮掩,都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状况也没有改善,久而久之,他便是习惯了,什么也不做,一切鄙夷羞辱都是接受。

    倒不是生性懦弱,不然他也没办法修炼到金丹期,单靠天资也是不行的,主要是欺压他的人看不起他的人都是八方游云斋的人,这个地方乃是他的第二个家,第一个已然是毁了,后来者挽救他的生命还让他踏入修炼之途,所以胡长贵对这里的感情十分的深厚,所以很多委屈,就这么生生受了。

    毕竟除了言语方面态度方面,其他的人面对一个实力强悍的金丹修士,也不会太过分就是了。

    忍忍便过了。

    胡长贵还笑言,当做是磨炼心境的一种方式。

    也许是这种态度感染了宁清秋,她逐渐觉得对方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了,毕竟是相由心生,这个人还算是不错,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中变态反而是有那么些宠辱不惊的意味,意志极其坚韧。

    作为剑修,她向来欣赏这样的心性透彻意志坚定的人。

    她拉扯了一下七夜的袖子,小声询问:“七夜,你对于这个胡长贵有没有什么比较厌恶的感觉?”

    在胡长贵本人那里找不到答案,便是从别的地方入手。

    问过其他的人,都有差不多的感受。

    那么七夜呢?作为在场的人修为最高定力最强,还身负日月重瞳这样的违背常理的力量,那么他的感受会不会更加细致,或者压根不受影响?

    有什么猫腻,他应该是心知肚明吧。

    七夜见着丫头的注意力总算是回馈到了他的身上,心里无奈。

    有什么要问的,最开始找他不就好了?

    “我的日月重瞳对于这样的负面力量有着压制作用,那个人对我来说就跟路边花草没有什么两样,所以要说厌恶?没有。”

    他喜欢无视所有无关紧要的东西。

    也不过是宁清秋关注,他也不会观察那个胡长贵身上有什么问题。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厌魔之体,顾名思义,让人厌憎,一生孤苦伶仃,虽然修炼天赋不错,但是人憎鬼厌,没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某种程度来说,比起天煞孤星还要惨。”

    他语声淡淡,浑不在意。

    宁清秋有些惊讶,有些果然如此的恍然大悟。

    天煞孤星克绝亲人好友,身侧无一人相伴,只要是接近,都会引来灭顶之灾,所以人人退避三舍。

    但是照七夜所说,这个厌魔之体,大概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煞孤星是因为身后跟着的诅咒一样的死亡阴影让人不敢接近,但是厌魔之体简直是全天下的人都是不待见,前者不过是躲着走便是,厌魔之体却是人人看着要不就是无视要不就是上来踩一脚,说起来还是要更可怜一些。

    天煞孤星让人不敢接近,而厌魔之体让人不愿接近。

    宁清秋想,若是她当初穿越,得了这么个鬼体质,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呢。

    就连她自己,对着这样的体质的人,最开始都是会被影响厌弃对方,可想而知,这种体质多么恐怖,简直是天道诅咒。

    “那也太可怜了......”

    宁清秋不由自主的喃喃。

    对于人来说,到底是群居动物,被人这样看低,换一个人若是如此年纪到了金丹期,甚至是八方游云斋的精英弟子,那简直是众星捧月一片繁花似锦,但是胡长贵......

    很多修士信奉独来独往的英雄主义,但是胡长贵这样的性质却是不同,他是被迫只能是自己一个人活在世上,即便是身周热闹喧腾,他也只能是安静的待在自己的世界。

    七夜知道这姑娘有的时候就是有那么些心软,看着百炼成钢意志如铁,但是很多时候又喜欢为那么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多愁善感。

    他声音低沉,带着厚重的力度,让她安心:“别多想了,这是别人的人生,他若是扛得住,便是浴火重生,这厌魔之体突破元婴之后,会被天道进行赦免,到时候外人的观感便不会这么直白厌恶了。若是他自己没有那个心志,半途而废,那么也是死不足惜,被人厌恶不思进取也算是咎由自取。你不必为他费心。”

    七夜的话直白冷酷,对于一个人的生死毫不同情怜悯,但是宁清秋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不知道怎么也算是为了胡长贵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个体质也不算是绝路,好歹还是有那么一道缝隙留着,成龙成虫,都是要靠他自己。

    只是七夜顿了顿还是加了一句:“只是厌魔之体前期修炼速度极快,但是金丹破化元婴却是一道坎儿,比起普通修士更是难上十倍,他能否成婴,还得看机缘。”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