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近不得,远不了
    “八方游云斋知道他这个体质吗?”

    宁清秋对于这一点很好奇。

    若是不知道,也不可能,八方游云斋何等势力?人类圣地之一,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隐世不出的老怪物,见多识广知识渊博的修士大有人在,怎么会对于胡长贵的厌魔之体一无所知?

    胡长贵的天资,不说是最顶尖,那也是第一流了,怎么也不至于被忽视。

    那么他们就对于其他弟子对于这位未来之星的厌恶鄙夷丝毫不做解释,也不怕胡长贵心生怨怼?

    她怎么都是不理解。

    七夜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这个答案了?他们肯定知道,即便是当初把人从那个什么小山村带走的时候不知道,后来也必然知道了。这厌魔之体虽然只有极少数的典籍和前辈修士才略知一二,但是八方游云斋虽然算是圣地里面的‘暴发户’,但是底蕴还是有的,要说他们不知道也不可能。”

    不过就是选择了放任,对方可以破茧成蝶,那就是皆大欢喜,八方游云斋也不会在意一个元婴修士的怨气,他们自然有办法消除,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若是胡长贵的心眼儿小到这个地步,或者是意志不坚无法成婴,那么受到这些侮辱打击也是无可厚非,该他受的。

    世界本就公平,得到了一些东西,势必要失去许多。

    他既然有了这样的天赋,背负一些诅咒压力,也算是理所应当。

    再说了......就算是心里不平衡,有本事你自己成仙成神然后去找天道说理去吧!

    宁清秋想想也是,遍也不纠结了。

    七夜这样的类似于天道亲儿子的存在,毕竟只是少数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其他的人就不要妄想相同的待遇了,胡长贵身具厌魔之体,也是他命该如此,怨不得旁人,她能够做的,只是问心无愧,自己不会成为迫害他的一份子便罢。

    其他的,做不到也做不得。

    无能为力,她也不想当个圣母为别人的人生殚精竭虑。

    宁清秋便也略过这个话题不管,没有注意到身边七夜看向胡长贵的时候那暗暗沉浮的眼神。

    厌魔之体,算是负面体质,极为适合附魔,那些魔族在不能够穿越壁垒到达九州,厌魔之体无疑是他们最钟爱的附身选择之一。

    比如说当时魔尊神念越界若不是附身在边凛的身上,而是在这个厌魔之体身上,那么要消灭起来就是极为困难,战斗力怎么也得飙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所以七夜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有那么一刻,想要直接抹杀掉这个厌魔之体,毕竟这关系到宁清秋的安危,这个体质本身不可怕,但是在这个半封闭的遗址小世界,甚至是之前还有着魔族半遮半掩的踪迹,七夜实在是没有办法不担心,这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真切的担忧。

    胡长贵一无所觉,还在前面带路。

    背影微微佝偻。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郁气。

    七夜皱了皱眉头,厌恶的移开了视线。

    他虽然不会受到厌魔之体的影响,但是胡长贵本人因为体质和从小到大的人生起伏变换所造成的那股郁郁之气,让他看不过眼。

    作为男人,不论是怎么样的环境,都不可以磨灭心中傲气,脊梁绝对不能弯!

    所以,七夜看不上胡长贵这个人。

    他人看不惯厌恶我又如何?自可一力破之!

    我不在意的人,休想我在乎他们的看法。

    不是自我保护,不是清高,不是故作平静的脆弱伪装面具,而是傲气凌云铁骨铮铮!

    那是属于灵魂的骄傲。

    七夜就算是没有了日月重瞳,背后没有了悬空山和日月神宗,担负了和胡长贵一样的命运,他也相信自己绝不会以温和来掩饰骨子里面的懦弱,别人不给,他便自己夺!

    这是属于七夜的骄傲。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境地,降临什么样的命运,七夜都是七夜。

    宁清秋也在想这一点,只要是秉持胸中初心,她的剑,永远都是宁折不弯,也不会明珠蒙尘。

    心灵共鸣,倒是让两个人更是隐隐亲近了一番,互相之前的气氛,越发的让人插不进去。

    苏红衣看了看陆长生冷凝的面孔,这家伙从七夜出现开始,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张面瘫脸,看着宁静毫无波澜,对于一切漠不关心,但是苏红衣知道他的心思,好歹又和他混了这么久,怎么看不出来他极力掩藏的失落和痛苦?

    “好兄弟,听我一句劝。”他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前面并肩而立的两个人,男人背脊宽阔高挑修长,女人娇俏玲珑小鸟依人,格外的般配,他头一次没了嬉皮笑脸和吊儿郎当,说得再情真意切不过。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要是换一个对象,怎么我也要让你去抢,帮你不过一句话的事儿,但是那个人是七夜,所以抢不过,况且,其他的东西抢可以,但是感情这回事儿,没有办法强求。”

    他几乎是苦心孤诣的劝他。

    “放过自己吧,陆长生。”

    不然,他的痛苦,将会是永无止境。

    陆长生微微闭了闭眼,垂下的眼睫黑沉沉一片,眸中一片死寂。

    他说的,他都懂。怎么会不明白?

    陆长生何等人,怎么不明白这些浅显的道理?但是在自己的心里说了一千遍一万遍,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把视线从那个丫头身上移开,对他来说,是这辈子最无能为力的一件事。

    前面是万丈深渊,他只能任由自己坠落,却是没有办法停下。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跌入绝境,还真的是......

    “我知道。”

    他最后只能这么说。

    没有办法给出保证,自己只能努力。

    因为继续沉沦下去,自己如何不说,对于宁清秋而言,大概是一种极大的困扰吧?七夜看着自己越发不耐烦的眼神,他也没瞎看得到。

    不过陆长生不在乎七夜的眼刀罢了,他只是知道宁清秋的为难,她不想失去自己这个朋友。

    近不得,远不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