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怀疑的种子
    她用的乃是传音入秘的法门,只七夜一人可以听到。

    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一来是因为暗处说不定还有敌人在窥视,这一说不就暴露了?

    二则是因为毕竟不过是她天马行空的猜测,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这么说出来,未免给队伍带来不必要的恐慌氛围——

    虽然宁姑娘觉得这个队伍里面大概是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好怕的,要是听到敌人盯上了他们,知悉了所谓的诱敌深入的计划设下埋伏,这些人多半也只是会摩拳擦掌打算教一教对方好好做人的道理......

    还有一个原因,别忘了,若是真的是如同她猜测那般八方游云斋有内奸出没,出卖了所有的人,那么他们的队伍里面可是也有着一个八方游云斋的修士,不论是不是他,最好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这么短短的时间,就思虑这么周全,宁清秋都是忍不住想要给自己点个赞夸耀一番。

    七夜略带惊异的看了她一眼,见小姑娘杏眸水亮,看着他的眼睛乌溜溜的,诚挚无辜,带着点求表扬的意味,心里微微一动。

    总算是想到了......

    他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示意她不要慌。

    宁清秋顿时心平气和。

    也是,他们本来的目的不就是要让那个幕后主使者出现,最好还是不知死活的冲着他们来吗?

    不论是对方误会他们乃是八方游云斋的修士对他们下手,就像是之前数次导致修士失踪那么做,还是说已经是知道了他们的引诱计划,对他们设下了重重埋伏,对他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危险系数虽然大为不同,但是某种程度而言,于他们而言,好像并没有什么差别。

    因为他们的队伍阵容实在是豪华至极,就算是拿到九州武道会上面去开团战,估计都是可以横推,成就至高。

    就连叶凌霄,在这样的阵容面前,也是会被打得妈妈都是不认识的,再加上七夜这个bug似得外挂存在,宁清秋觉着,他们的敌人这一次是真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毕竟,若是对方真的有无敌的实力,早就直接出手让所有的人按照他的计划行动,无论生死都是可以任意掌控,哪里需要多次出手搞出什么失踪案件?所以宁清秋毫无压力。

    再多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像是沙滩上堆积的城堡,无论看起来多么高大坚实精美,都是不堪一击!

    只是......

    宁清秋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胡长贵的背影,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里应外合出卖八方游云斋的人?

    如果研究动机,这个人完全是有着充分的理由,被所有的人看不起八方游云斋就算是个普通弟子都是不愿意接近尊重他,这么一看,胡长贵完全有着足够的理由黑化啊。

    简直是完美的内奸人设。

    你们都是看不起我,那我就把你们都毁了,这么变态的想法,套在胡长贵身上,好像并不违和......

    当然,有的人经历磨难困苦,会成为魔鬼,但是有的人经受了同样的黑暗,依然是温暖如此如同光一样,因人而异,至少,宁清秋不希望这个人是胡长贵,毕竟她还是很怜悯对方的遭遇的。

    当然,这不应该是他理直气壮作恶的理由,若真的是胡长贵联合幕后黑手算计八方游云斋还有他们,宁清秋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她没兴趣矫正长歪了的歪脖子树!

    胡长贵有所感应,修士的观感一向敏锐,他回过头来轻声问道:“宁姑娘?”

    一副疑惑的样子。

    宁清秋微微一笑,摇头道:“没事。我只是觉得......你寻路判定方向的本事,挺不赖的。”

    她斟酌了一下,有点试探的意味。

    对方究竟是带着他们找路呢,还是另有图谋?

    也许是怀疑一个人,便是会觉得对方哪里都是很可疑吧。他们的计划是去前几次队伍失踪的附近看一看,第一站自然是最后失踪的队伍也就是留下了讯息里面还有着岩长老弟子的那个地方,说不定可以寻摸到什么蛛丝马迹。

    宁清秋觉着胡长贵就是个活着的指南针和百度地图。

    导航的工作干得挺好的。

    可是一旦是怀疑对方有可能有诈,就觉得他貌似非常清楚该怎么走,像是之前走过一样的顺畅,是不是......之前来过呢?

    不由自主的,宁清秋就这么怀疑。

    胡长贵微微一愣,不知道宁清秋怎么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表扬他了。

    “呃,宁姑娘谬赞了,我只是对于气息感应十分的敏锐,之前也组织参加搜寻失踪队伍的行动,所以对这里的路径还算比较熟悉,只是小世界中地理环境并不是一成不变,有的时候便是会绕一点路......”

    “虽然是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对我们来说,更安全。”

    他以为宁清秋在催促他。

    他们有着明确的目的地,有的时候近在咫尺的地方,非要绕一绕而不是直着走,倒不是胡长贵故意的,实在是直走的话会遇到很多特殊的地理环境会变得麻烦,他们可不是出来探险的,不求最快,但求最稳。

    毕竟万一进入了什么比较危险的地带,很容易被敌人设计埋伏,对他们来说,自然不是最佳选择。

    宁清秋顿了顿,听了他这话,没有被安抚,反而是更加怀疑了。

    只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颔首赞允:“阁下果然是思虑周全,到时我急于求成了,你是领路人,我们对这里不熟悉便不会多加干扰,一切按照你的安排来。”

    胡长贵便是闷不吭声的在前面继续走,七拐八拐的带着他们,总算是在一刻钟后,到了最后一支队伍失踪的地带。

    那是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口。

    看起来,简直是和地狱入口没什么两样。

    “习师弟他们最后的气息便是在这里消失的。”胡长贵慢慢开口,带着说不出的沉重压抑,“我们什么也没找到,只有他留下来的一段加密讯息。”

    也许,这个时候什么也没找到,才是最好的消息。

    失踪的人,或许都还活着。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