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兵分两路,留守
    胡长贵此人,因为厌魔之体的存在,除了实力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性格脾气暂时还看不出所以然来,知人知面不知心,宁清秋自然不会三言两语就推心置腹,但是唯有一点,这个人,还算是有一把好声音。

    他声音温和,若是不看这个人,倒是清润好听的男中音,不过平日里面也压根没有人会注意他这么个人,更遑论说听他声音如何。

    “我们接下来是探查周围还是先入这山洞一探究竟?”

    宁清秋微微一顿。

    对方倒是说出了个好问题。

    周围搜索,自然是一种办法,毕竟附近有没有什么埋伏大家还不清楚,谁都不想被人一锅端了,但是相对而言,危险系数小得多。

    而进入山洞却是一件比较高危的行动,对方都说了,那个岩长老的习姓弟子,连带着他的一队伍人都是在这个山洞中失去联系,那么进入山洞必然是要抱着自己等人可能会遇到同样境况的心理准备。

    若是真的有敌人守株待兔,那么他们这边是自投罗网,堪称是完美的请君入瓮了。

    可是宁清秋倒是想要看看,对方能够使出什么招数来。

    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不进去这个神秘山洞,在周围去探查相关的失踪线索,那得找到猴年马月?

    她当然倾向于直接探索山洞。

    周围若是有埋伏,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这些人的眼睛?然而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发出预警信息,所以宁清秋自然做好了决定。

    只是......顺便试探一下胡长贵也不错。

    “我们初来乍到,对于周围不熟悉,为了避免被人包饺子,自然是需要留人守住洞口守望相助,一旦是有了突发状况,也可随机应变。其余的人就直接进入山洞探索,你看这样如何?”

    宁清秋一脸请教询问,看着胡长贵,注意着他的微表情变化。

    还别说,她这还真的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留着人待在外面,一个是里面的人若是遇到了危险,他们也可及时联系八方游云斋的后续援军,且不至于让所有的人全军覆没,若是真的有人抱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念头和想法,留着人在外面也可及时应对,不至于让他们背后被人插一刀。

    胡长贵眼眸一亮:“宁姑娘这个办法不错......只是,留在外面的人选可不好确定,这......”

    要说安全,留在外面的人肯定是比进入山洞中的安全,但是要说丝毫没有危险那更是不可能,万一有人想要逐个击破,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自己把杀人的刀递给了对方,临阵分兵,乃是战场大忌!

    众人都知道,留在外面的人最多也就两个,多了不行,不然的话,哪里有足够的人手去探查线索?

    那么胡长贵的话可谓是说到了点子上,这人选还真不好确定。

    实力最强的七夜铁定是要入山洞的,他和宁清秋形影不离,两个人自然是要一起行动。

    至于说胡长贵,作为此次八方游云斋唯一代表,他自然也是要和人数更多的一方一起行动,此人也被排除。

    那么剩下的......

    宁清秋目光在几人眼中打了个转儿。

    “韩越你留下来吧,你脑子活应变能力强,适合做机动位......至于说另外一个......”

    玄女身份高贵,自然不能用来守门,苏红衣性格桀骜不驯,不适合无所事事的待在这里,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比较安心,不然对方不知道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将玄女和苏红衣放在一起,虽然闹矛盾冲突的几率大了,但是两个人相互制衡一下,还很很符合宁清秋对于和谐的预期的。

    明远自告奋勇:“我留下来吧。”

    他从来都是急宁清秋之所急,并不让她有丝毫为难。

    但是这一次,宁清秋并不打算留下明远。

    他再厉害,实力仍然是金丹期,幕后黑手若是有着足够的实力和算计,她这么做就是把他和韩越一起置于危险的境地,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明远势必和她一起。

    那么就必须留下一个实力足够力挽狂澜的人。

    她摇摇头说道:“不,你和我一起。”

    也没有给出什么理由。

    胡长贵一言不发。

    怎么安排,是他们的事,轮不到他说什么,他只要是安心接受最后的结果就好,男人一脸平淡。

    只是温和安宁的表情,配上那样狰狞猥琐的五官,看起来便是多了几分恶意的扭曲。

    明远便点点头,也不强求。

    那么,只剩下两个人了。

    藏锋,她是指挥不动的,人家乃是堂堂风云第二的天刀,若是把这样的人留在洞口看守......宁清秋觉得自己会被天下人一人一口唾沫给淹死。

    绝世高手,岂能轻侮?

    虽然她并没有这个意思。

    就在她纠结为难的当口,一直是沉默不发的陆长生突然开口,云淡风轻的解决了她的为难。

    “我留下吧。”他慢条斯理的说着,神情有些倦怠,“这几天有点累了,就守在这里做些简单的事儿,就不和你们一起奔波了。”

    宁清秋神情一顿,有那么一刻,有些狼狈。

    陆长生哪里会累?这么说,不过是找一个敷衍的借口,把这件事表面上弄得顺理成章罢了。

    她张了张嘴,便是如了他的意,因为没有办法反驳。

    七夜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总算是忍不下去了,他还以为陆长生可以坚持得更久呢。

    陆长生没有在意旁人的眼光,只是视线微垂,毫无焦距的打量着自己白皙的指尖。

    那里握有翻江倒海的恐怖力量,却连伸出来握住一个人的指尖都是不敢。

    做人到了这个份儿上,就难免悲哀。

    正如苏红衣说的那样,他完全是在自己找罪受,若是七夜不在,他还可以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安静的在一边,只要是看着她就好,但是七夜出现,只会让他明白,那两个人才是天经地义的一对儿,他的存在,只会碍眼。

    “那好,我们出发吧。”

    七夜拉过宁清秋的手腕,袍袖一甩,郊游似的散漫,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山洞。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