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再见了,各位
    空间寂静无声,只余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每一次呼吸,都把他牵扯回去过往的那本以为已然遥远到模糊的记忆中。

    胡长贵无父无母,记事起便是个孤儿。

    只后来偶尔听到村民说过,他的父亲是个好吃懒做的无赖,坑蒙拐骗无一不精,人人都是厌恶他,十里八乡的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这么个人,于是一直单着是个远近闻名的老光棍。

    后来偶然一次出去,就买了个小姑娘回来,也就是他的母亲,是人贩子拐出来的,没什么姿色便是贱卖了,后来他的父亲和母亲就有了他,只是生胡长贵的时候,他父亲在外偷人东西,结果惹到了一个外乡人,直接被人活活打死,消息传来的时候,他的母亲便是难产而亡,最后拼死拼活的只留下这么个孩子。

    胡长贵其实很感念村子里的人,他们虽然不太看得起他,也只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但是他活下来,也是因为这些还有着善心的人家家户户一家一点饭把他给养活了养大了的。

    他很感恩。

    最喜欢的,在他年幼的心里像是父亲一样存在的,其实是那个文质彬彬的教书先生。

    听说他来自于大一点的县城,好像是因为考举没过,于是后来心灰意冷便是到了这么个小山村一呆就是十数年,平日里面有空便是教教村里的孩子们读书写字,收一点瓜果蔬菜和粮食肉食当做是束脩,在村子里很是受人敬重。

    他的名字,就来自于这位教书先生。

    胡长贵真的把对方当做是亲人。

    那个时候他虽然长得丑,但是没有修炼,所谓的厌魔之体压根没有被激发,所以长相不行,也没有太极端的被欺辱,当时更多的是因为村里人觉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因为对于他那个王八蛋爹看不过眼,所以开始是担心他也是那种货色,后来发现小孩儿虽然孤僻长得难看,但是还算是老实,便是没有人再对他摆脸了。

    闭闭眼,仿佛都是可以回到当初。

    那个小村庄,日子清贫,和修士相隔十万八千里那么遥远,没有锦衣玉食没有神奇力量,那里的人活得像是蝼蚁一般,但是胡长贵觉得,那是他前半生最为快乐的时光。

    回不去的时光。

    所以他恨!

    当有人找上门来,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感觉到内心有什么被点燃了,即便是金丹期又如何?他依然活得没有滋味。

    光是杀掉当初两个罪魁祸首已然不能满足他,只有更多的修士的鲜血,才能让他喧嚣的心安宁下去,为此,就算是和魔鬼做交易,他出卖灵魂和人格,也是在所不惜。

    看看,天刀藏锋,何等人物,平日里面大概是连眼皮子都不带夹他以下的人,这个时候竟然和他明面对上,还说要杀了他?

    啧啧,不胜荣幸啊!

    反正,会有更多的人和他作伴,黄泉路上,也绝不孤单。

    至少,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值得!

    “我做这件事开始,就没有想过活着。”胡长贵毫不在意,生死置之度外,真正的云淡风轻,“只是辛苦各位,要和我共赴黄泉了!”

    他自然是没有本事杀了他们,但是别人有啊,他唯一要做并且能够做到的事,不就是把这些人带到这个地方来吗?

    这里自然不是习师弟那一行人失踪的地方,而是专门为宁清秋等人打造的死亡囚笼,从昨日接到相关消息之后,他便是将此事传给了幕后之人,设下了这个同归于尽之计!

    在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宁清秋他们甚至是没有来得及说他张狂,整个空间便是地动山摇。

    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开始响起来。

    不是来自于内部,而是来自于外界。

    “前面失踪的人已经是凑够了数量,献祭仪式已经开始,这一次带你们出来不是为了弄出什么‘失踪’,而是让你们进入这个设计好的死亡绝境!”

    “这个小世界空间壁本就是无比的脆弱,只要是轻轻一戳找准节点,便是可以引起连锁反应,我们都是要一起葬身于此,想必整个云荒九州都是会为这次大爆炸轰动吧?”

    “啧啧,堂堂天刀都死在了这个地方,还有各位想必都是背景不俗的天之骄子,全军覆没必然会引起滔天大浪,到时候——想必主动发起这一次行动的八方游云斋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我便是余愿足矣!哈哈!”

    混乱的空间内,只有胡长贵疯狂的大笑。

    宁清秋他们已然是“手忙脚乱”的开始维持空间裂缝。

    这个广场,其实是为了维护整个小世界的安宁,它处于中心,且无比脆弱,照理来说这个地方就是爆炸的最中心地带,所以胡长贵才抱着这么大的信心,要知道风云第二的元婴大修士,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杀死?七夜多半也是和藏锋一个水准线上,那完全不是人力可以对付的,所以他们想出了办法,反正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让整个小世界中的修士灰飞烟灭,如今不过是多加入了几个重量级的人名进入死亡名单罢了。

    胡长贵目前还能活着,倒不是说他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在到处乱窜的黑色空间裂缝中,他身周像是有一层薄薄的护罩保护,这是来自于他身边玉盒的力量。

    这是幕后之人设下此局的最重要的核心法器,拥有沛然无匹的力量和神鬼莫测的奥妙,就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一点点开始加速崩溃的小世界没有产生任何可以被探测到的异常反应。

    他的手已经是搭上了玉盒。

    只要是把玉盒挪开这个枢纽中心,便是可以让这个小世界瞬间爆炸轰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逃不脱这么恐怖的爆炸,这可是一个小世界的毁灭力量,牵扯到了法则领域,在这里,凡人和元婴修士,都是同样一个待遇。

    这个玉盒,就像是核武器的控制器发射按钮一样的存在。

    宁清秋只能是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动。

    再见了,各位。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