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别的男人
    一直以来,宁清秋都是很佩服明远的。

    即便是越到后来,貌似他越发安静沉默,因为队伍里面大高手太多,性格张扬的苏红衣又占领了太多的注意力,七夜的傲和陆长生的冷,每一个比起他好像都是更加的引人关注。

    于是明远的存在感越发的低。

    但是宁清秋从来不这么认为,就算是她自己,不也是个金丹期的修士吗?

    论实力,他们也许还排不上号,只能忝居末尾,但是少年意气,绝对不会比起任何人少。

    明远的天资有目共睹,和她比较起来几乎是不相上下,自己的成功有着很多的其他因素,但是明远的天分那是娘胎里面带出来的。

    她可没忘了这一位的神秘身份,可是来自于神秘莫测的中土大唐。

    不知道为什么,宁清秋从来没有去怀疑过明远是不是编造了一些谎言来骗她,正常人难以单凭想象去构筑一个庞大的世界观是一回事儿,关键是她第一次听到便是相信了世界上除了九州确实是有大唐的存在,且九州和中土叠加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云荒世界!

    一路走来,明远几乎是成了她最好的朋友,生死相托永不背弃的那种。

    所以对于他能够触摸到元婴契机,就要迈出这一步,宁清秋大概是比他自己都是要高兴的。

    明远也不是刻意的想要给两个人留出个二人世界才提出要闭关的,他再怎么,也不至于拿突破元婴作为借口,实则是真正的因为经验积累和穿越虚空的一丝丝灵感,他清晰地触摸到了元婴屏障。

    迈出这一步,不过是计划中的事儿。

    只是比起预料的,还要提早一些。

    不过厚积薄发,水到渠成,他自己也是胸有成竹的。

    这里面,自然是夹杂了期待和野心的。

    九州武道会的盛况空前,他也是想要亲身经历一番,本来以为破丹成婴的契机会在九州武道会上与天下修士交手的时候出现,没想到上天并不薄待他,竟然是提前让他触摸到了这个领域。

    凭借自己的血脉天赋,明远自信便是此时突破元婴之后,前去参加九州武道会虽然打不过陆长生苏红衣这样的变态高手,但是在新风云榜上争得一席之位还是可以的。

    倒不是明远自大,实在是他的种族天赋,限定了前期发展远远比不上后期的爆发式发展,元婴期的他,必然是会极为恐怖。

    宁清秋兴奋得快要从原地蹦起来了,七夜在一边看得心头有那么些微微酸涩。

    说真的,当初他成就化神,都是没有看到宁清秋有这么激动地表态啊......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他的心思,说实话,对于七夜成就化神,她虽然也高兴,但是因为七夜一贯以来的给力,宁清秋不自觉的就把这位放到了无所不能的位置上,对于她而言,七夜进阶化神,不过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虽然当时宁姑娘确实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七夜的异火融合失败耽误了他的进阶就是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很快就可以突破的。”她一边原地转圈,一边去拍着自己的额头,苦思冥想,嘴里还在碎碎念,“对了对了,突破元婴需要准备很多东西的。破婴丹我这里有,密室七夜会给你安排好的,我看这里的灵气也十分充足应该是足够你突破了,对了心魔障倒是个难关,不过你意志坚定貌似也没有什么执念,应该是难不到你的,不过还是点上什么长春香方便宁心静气。我想想我想想还要什么......”

    七夜赶紧的按住她:“别把自己给转晕了,待会儿还喊头疼。”

    借口敷衍,主要是为了打断她这完全不正常的热情。

    简直是管家婆一样的唠叨......

    明远也是无奈的打了个手势,脸上却是笑意满满,对于宁清秋的关心在意很是受用。

    他诚心待宁清秋,也没有指望过什么回报,朋友贵在交心,他们的往来不牵扯任何利益目的和虚伪算计,更多的是本心本意,甚至是这样的友情比起爱情还要纯粹。

    ——因为爱情需要回应,太多让人负担难以承受的疲惫,太少会让人心有不甘从而丛生怨怼,即便是两情相悦郎情妾意也是面临着外界种种因素的干扰,或是诱惑或是阻碍,想要最后修成正果,那真的是难上加难。

    友情不然。

    只要是付出,便是能够觉得快乐。

    一如曾经的明远,一如现在的宁清秋。

    明远握拳在唇边清咳一声,强自忍笑:“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会了,对于成就元婴的事儿我自己有了打算,你说的那些我都会准备好,法宝有,聚灵阵法多设两个,此次成功几率有**成。只要是不出意外,就不会有问题,你不用过多的担忧。和七夜好好地游览山川河水吧,等我出关,说不定就要叫我上人了。”

    说到最后,显然有些促狭。

    不过看得出来,他的兴致很高,不然平时明远不会这么说话。

    宁清秋却是蹙眉道:“什么意外不意外的,你天资高积累雄厚,必定是天道眷顾,必然是十拿九稳,别抱什么不安,我们就在外面等你出来。”

    她很是认真的嘱托,看着明远挺拔修长的背影进入了密室,闭关开始,石门封闭,不到明远从内部成功打开门,这里便是不会开启的。

    温热的气息靠拢,眼睑上覆上一片清凉。

    眼前黑暗笼罩。

    她眨眨眼,长长的睫毛轻轻地划过他的掌心。

    男人低沉磁性,带着淡淡危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鼓噪她的耳膜:“......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别的男人。”

    依依不舍,满含担忧。

    刚才就真的不该听宁清秋的话,直接让别的人带着明远走!

    不过想也知道,她不会同意的,所以也就只能想想。

    宁清秋无奈至极。

    她按了按七夜盖在她脸上的手,小声嘟哝道:“知道了......不过你还是把手移开吧,你的手好凉。”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