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二章 纠结的心
    宁清秋不自在的开始目光游离,压根不敢对上他的视线。

    小手也往背后收着,躲躲藏藏的样子,看得让人心头发笑。

    ——也发软。

    七夜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要给宁清秋一点教训,让她老不把他放在眼里,总是被其他的人或者是牵扯过去太多的注意力,但是每每到了下手的时候,总是手软,就这么不了了之,或者是被她生硬的转移话题,若是换了别人坟头草都是三尺高,但是轮到宁清秋在他的面前玩弄这些小心思吧,他又忍不住纵容。

    七夜从不否认,自己是一个霸道至极,占有欲极强的人,他对着宁清秋有着强烈到了极致的控制欲,只不过他一直压抑得很好罢了。

    他喜欢她,并不希望宁清秋成为笼中的金丝雀和囚鸟,那会让她的精神受到重创她的眼眸变得暗淡——虽然七夜真的很想这么干。

    “去不去?”

    他沉默良久,压低声音的问。

    听得人心头发紧。

    宁清秋愣了愣,反应过来他是在问她之前的问题,要不要一起去游山玩水,之前宁姑娘还能梗着脖子傲娇的说一声不去,现在嘛——

    自然是顺着搭好的台阶往下爬,斩钉截铁的说道:“去!怎么不去!”

    “原来这里就是云澜山啊,早就听说这山的美名远扬,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开辟洞府,实在是有眼光!走吧走吧,我们快去周围看看,有什么美景记下来,明远出关也可以给他推荐,有什么好的灵果山泉,也可以尝一尝!”

    宁清秋开始不间断的说话。

    她知道自己说的都是些没有营养的废话,但是依照直觉来说,其实七夜好像很喜欢听她说一些家长里短之类的没有实际意义和价值的话,这不,身边男人的气息渐渐地缓和,顺着她拉扯的力道走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暗含宠溺。

    不然以她的力道,难不成还真的可以拉得动人?

    他若是真的要给她好看,这个时候就会纹丝不动,所以看到七夜这么配合,宁清秋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

    确实这一次重逢以来,她很少分心思给七夜,算得上是冷落了。

    特别是七夜还是一个容不得人半点忽视的存在,她这一段时日的所作所为,的确应该好好反省。

    宁清秋痛定思痛,觉得自己这么些日子有点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七夜不声不响的不定憋着什么大招,若是自己哪一日踩到了对方的底线,说不准就要被关小黑屋了,她光是想一想就想要打冷颤。

    这倒不是什么杞人忧天,而是七夜的实力、性格、背景、行事作风,每一样都说命了他绝对是干得出这种事的人。

    宁清秋不得不防啊。

    自己这个女朋友也确实是有那么点不合格......

    一方有意配合,另一方更是存了讨好的心思要“曲意逢迎”,场面顿时就和谐许多,堪称是柔情蜜意了。

    而且宁清秋是个矛盾的存在,有外人在的时候,她脸皮很薄,不像是七夜毫无顾忌的秀恩爱给人喂狗粮,她不太习惯在别人面前亲热,越是熟悉越是不自在;但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宁清秋有那么些时候脸皮就厚一点,特别是她打定主意要讨好一个人的时候,缠人黏糊得紧。

    当年她老妈和老哥,从来抵抗不住。

    于是七夜十分受用。

    两个人林间漫步,花雨飘落,场景幻梦似仙,若是外人看到,必然会称赞一句神仙眷侣。

    “走路稳重点。”

    七夜牵着她柔软的小手,不紧不慢的走着,耳边时不时传来她的惊呼声,看到什么没见过的奇花异草怪石嶙峋都是一惊一乍的,他一边在心里暗骂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一边心中柔软甜蜜,爱极了她这个模样。

    正宗的口嫌体正直。

    宁清秋也不在意被他呵斥,蹦蹦跳跳好不开怀。

    说实话,这么无忧无虑的游玩心情,不知道多久没有了。

    整日里面殚精竭虑废寝忘食的就是修炼、剑道,要不就是各种事件频发,导致心神从未安宁平静,今时今日倒是好好地涤荡一些心境,游山玩水也是一种修行历练啊。

    宁清秋似有所悟,但是也不刻意去追求那所谓的灵光,只是放任自己享受这一刻的时光。

    劳逸结合,古人诚不我欺!

    “哎,七夜,你说苏红衣他们应该安全了吧?也不知道传递个信息过来。还有,这里的风景这么美,我想让玄女也来看看,这云澜山名声在外,我看也不一定比起她们昆仑瑶池的仙山要差嘛!”

    说到后面,显然是有点小骄傲的。

    她很聪明的提起了苏红衣,却没有说陆长生,那个男人从某个方面来说,确实是他们之间的禁忌。

    能不提起就不提起。

    其实要按照宁清秋自己的想法来说,陆长生于她有救命之恩,而她对他只有朋友之谊,于公于私,她提起他的时候都是问心无愧的,心中自然日月坦荡,但是——架不住她男人实在是太小心眼儿了,表面上混不在意似笑非笑的,总是憋着坏暗地里整治她,让人有苦说不出,还要像是个制冷空调一样的嗖嗖放冷气,所以......

    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会让他不高兴,那就尽量不提了吧。

    只是该怎么做,她自然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章程,想要单纯的为了七夜心里痛快,就是忘恩负义的和陆长生老死不相往来,那也是不可能的。

    她做不到。

    只能尽力的维持一个平衡。

    并且衷心希望陆长生能够早日放下,话说朝阳郡主这么久没见,还挺想念的,倒不是和那位刁蛮任性高傲无比的郡主有什么闺蜜交情,完全是那位在的时候,七夜对于陆长生的警惕感就不会那么强。

    所以宁清秋完全把人当做是救星,只是这么想好像又对不起被纠缠不休的陆长生......唉,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感情果然是最麻烦的事儿,剪不断理还乱,还是练剑最好,直来直往毫不拖泥带水!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