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黑历史
    雷龙蜿蜒咆哮,每一击都是竭尽全力。

    明远已经开始吐血。

    不过他的身姿依然笔挺,显然还是留有余力,外在越是狼狈不堪,内在越是被打磨得光华烨烨。

    最后一道雷劫劈下,带着不甘一般最后鸣啸一声,雷劫乌云都是缓缓开始消散。

    阳光从驱散了乌云,恢复朗朗晴空青碧如洗。

    半空中的人影再也支撑不住,直直的坠落地面,轰然砸下,砸出地面一个巨坑,人在坑内,看不清情况何如。

    宁清秋小脸皱在一起,看着七夜的时候带着焦急,烦躁得恨不得咬他一口。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许她关心一下明远啊。

    “快放手,我得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她扯了扯自己被拉住的胳膊,然而对方纹丝不动,她的挣扎显然是无效的,甚至是——被无视了。

    宁姑娘肺都快要气炸了。

    七夜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改改你那毛毛躁躁的毛病?既然雷劫都是结束了,明远显然还活着喘气呢,用不着担心,接下来便是天道赐福,你这个时候跑过去干什么?帮他接受天道洗礼大道赐福?”

    他语气凉凉:“你要是愿意摘桃子捡便宜我也不拦着你。”

    宁清秋小脸瞬间就红了。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雷劫虽然完了,但是明远突破元婴还有最后的步骤没有完成,她这个时候要是冲上去了,万一导致明远结婴失败,那就真的该去撞墙了。

    于是定定的站在原地。

    小小声的,还带着点被批评了之后的小委屈:“我知道了,这不是关心则乱嘛。”

    七夜冷笑一声:“当时我度雷劫的时候怎么没看着你这么紧张?”

    他还是渡的化神雷劫,千年未出的恐怖雷劫,怎么不见她方寸大乱?

    简而言之,七夜就是看着宁清秋没有把他摆在第一位感觉不太爽。

    宁清秋嘴角一抽。

    这人怎么什么都要比?能不能别这么斤斤计较啊......

    她那不是以为他无所不能嘛,区区化神雷劫怎么难得住他,再说当时七夜别说吐血了,那个轻松样子还以为天道给他放了水呢!

    和明远刚才凄惨模样压根不能比啊,所以要她怎么担心慌张啊!

    清秋宝宝整个人都是暴躁了。

    讲点道理啊,大兄弟!

    七夜被她这欲语还休的复杂眼神给镇住了,他回想了一下,刚才除了脸色冷了点语气酸了点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啊,宁清秋这个模样怎么像是受了大委屈?

    他真是好气又好笑。

    手指并拢,给她眉心一个弹指。

    白嫩的肌肤微微泛红,她立刻伸出手去安抚那个微疼的地方,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懊恼和委屈,恨恨的瞪他一眼。

    像是被拔了爪子的可怜小猫咪。

    七夜被这个想法逗笑了,于是神情柔和了下来。

    算了,跟个丫头片子计较什么,没得失了风度。

    七夜大人这么想的时候,完全的忘了到底是谁老是扣着小细节不放的。

    这个时候,无尽的光带已经是垂下,伴随着大道纶音,阐述着天地至理,但是能够听懂多少完全是看自己悟性,最大的受益者自然还是雷劫的亲身经历者。

    天地灵气疯狂涌来,因为天道赐福的原因,这些灵气充沛活跃到了极致,比起上古时代都是要纯粹许多,这也是突破雷劫之后可以得到的最大好处之一。

    脱胎换骨,真的不是说说。

    元婴期,基本上就是真正的跨入了一个新的生命层次。

    精气神中,精气二字已经开始走向了极致。

    接下来,便是炼神以期化神了。

    明远从坑里一跃而出,依然是长袍裘带,翩翩佳公子,刚才的煤炭样狼狈样已经是全然不见。

    宁清秋却惋惜的叹了口气,走过来的明远和身边的七夜同时将疑虑的目光投向她。

    这个时候不说恭喜,还唉声叹气的,怎么看,都是有点不对劲儿啊。

    “我进阶元婴你反而心事重重?”

    明远故意打趣的问道。

    宁清秋怅惘的看着他,慢吞吞的说道:“唉,恭喜那是一定要恭喜的。但是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刚才怎么完全没想起用留影石把你刚才的模样给记录下来?以后还可以回味一下嘛......”

    明远脸色瞬间僵硬。

    等等......刚才的模样......

    自己被雷劫劈得挺惨的,比起料想的还要难上一点,大概是因为自己体质血脉的原因,这方天道实际上对他是有所压制的。

    所以他的雷劫就要更厉害一点,渡过自然麻烦一点。

    所以那个时候压根没有余力去控制自己的形象完整,即便是没看到,想象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结果宁清秋还在这里遗憾没有记录下来......他是不是该感谢一下她刚才忘了这一茬?

    不然就是妥妥的黑历史,以后不知道要签下多少丧权辱国的条约才可以消除,他现在完全是庆幸加后怕。

    看来以后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把宁清秋隔离了吧。

    他已经是感觉到七夜似笑非笑的眼神都是刀子一样快把他微笑的表象给戳破了,哥们,别这么幸灾乐祸,指不定你以后要倒霉成什么样儿了,谁让你找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做道侣的?

    以后有你好受的!

    当然,人家是不是乐在其中,明远就不知道了。

    而且,以七夜的能耐,宁清秋也蹦跶不出他的五指山,也就在他的掌控纵容下嚣张欢脱,七夜要是真的下了狠心整治她,想必宁清秋也只有乖乖受着的份儿。

    宁清秋自然不会蠢得非要太岁头上动土。

    七夜她自然不会随意的撩拨过头,那倒霉的就是自己,自己在他那里受了气,完全可以憋着坏转嫁到别人身上嘛,反正背后有这个男人撑腰,谁也不怕!

    这么一想,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明远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九州武道会就要开始,我们要不要提前去神京看一看?也可以探听一下有关于上古战场遗址小世界爆炸后的相关消息。”

    宁清秋面色骤然转冷。

    她自然记得自己一行人算是被人阴了一把,心里肯定不痛快。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