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爱演的七夜
    宁清秋早晨推门而出便是撞上了一张冰雪雕刻的容颜。

    她当即便是怔愣了一下,晨光打在陆长生的脸上,骤然让她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那个时候失去了在九州的记忆,误以为自己乃是刚穿越,心里的慌张劲儿就甭提了,整个人都是慌乱无措的。

    第一眼见到的人,其实怎么都是有点特殊感情的。

    也许......可以称之为雏鸟情结?

    那个时候她真的是全心全意的依赖陆长生,即使他很多时候冷冰冰的,让她打下手整理炼丹材料,嫌弃她一问三不知什么也不懂,让她去危机重重地山谷深处历练......

    看似冷酷无情,其实一直是让她有了主心骨,那个时候的她,需要的不是同情安慰,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成长,所以宁清秋在心里一直很感激他。

    即便是恢复了记忆之后,仍然是如此。

    宁清秋知道陆长生喜欢她,毕竟对方表现得太明显,而她并不迟钝。

    虽然曾经以为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后来完全是自欺欺人,但是她终归是知道自己还是给这个男人带去了伤害。

    是她的罪过,但是却不是她的错。

    陆长生循声往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宁清秋,她的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又神游发呆到了什么地方去了,然后他薄唇微启,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是看到宁清秋身后跨步而出的男人。

    七夜也和他对上了视线,眼神漫不经心的移开,手指轻轻地覆上腰带,紧了紧腰扣。

    宁清秋自然也看到了他的这个动作。

    瞬间感觉人都不好了。

    七夜大人啊,你到底是有多爱演?

    您那身衣服压根就没有脱下来过,几天几夜不整理也是绝对不会产生一丝皱褶的,这可是云锦蚕丝纯天然的材料制成啊——!

    还装模作样的弄什么腰扣?!

    完全是故意让人浮想联翩啊!他们明明就是纯洁得不行,什么都是没有发生过啊!

    宁清秋整个人都是在内心里面咆哮。

    但是正相反呢,在现实里面,她反而是要比平日里更加坦然,完全假装自己不懂七夜在做什么,无视比如说陆长生冰冷的目光、明远戏谑的神情还有韩越和云祺那一脸的不在状况......

    实在是个高难度的挑战活儿。

    她扬起笑容,暖若朝日明媚如春光。

    “你们都来了?什么时候进入的神京?玄女他们去哪儿了?”

    “昨日我就带着他们到了危楼。”明远话语淡淡,又是给了宁清秋致命一击。

    陆长生声音凉淡:“我不知道他们的去向,一来便是遇到明远了。”

    宁清秋唇角上扬,眼神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无辜到理直气壮的男人。

    绝对是七夜搞事儿啊,不然的话,她昨日也不会迟钝到就连明远带着陆长生来了都是不清楚。

    真是——

    这可是个坏习惯,真的是要纠正啊。

    不过自己的男人嘛,有些话还是得两个人关上门说的,在外面,还是不能够不给面子下他的脸。

    虽然无论如何,也没有人敢说他就是了。

    “......对了,八方游云斋举行的拍卖会,我们决定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还可以撞上玄女他们。你们......也一起去吧?”

    宁清秋拿出了那个蓝白色小册子,从里面抽出来好几张邀请帖。

    这自然是给贵宾的贴心特殊服务,至少他们几个人完全名额管够。

    不过要说八方游云斋不愧是圣地,不只是办了这么个大型的拍卖会,而且就连明远这样刚刚入城且没有什么信息可以探查的人都是关注到了还送来了邀请帖......果然是不可小觑。

    即便是他们局部失利,但是大体上还是那种绝对是惹不起的存在,没有人敢和他们正面硬刚。

    她笑嘻嘻的说:“这东西还是送给明远你的,我们这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明远很是配合:“这是我的荣幸。”

    几人都是接过了邀请帖。

    韩越倒是习惯了这样的福利,所以没有什么异样感觉,反正是和宁清秋他们待在一起,便是要什么有什么,就是得担心几位大佬和人打起来,他会不会因此被波及就是了......

    云祺却是头一次得到这样的待遇,要知道这可是贵宾邀请函,关于这个拍卖会可谓是神京当前头等大事,在九州武道会开启之前的最盛大的盛事,管中窥豹,所有人都是摩拳擦掌要涌入这个拍卖会。

    不只是有无尽的好东西等着你去发现,还可以对于各大势力的修士们有一个直观的了解,总而言之,好处多多。

    云祺没想到自己还有一天能够成为贵宾参与拍卖会,小心肝儿都是有点激动得发抖。

    韩越见状还安慰了几句。

    大概是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现在队伍里面就只有他还是个金丹期,宁清秋那就不说了,她就算是个炼体期,其他几位大佬都是给她撑腰,在团队里面还是核心中的核心,可以这么说,没有她的话,其他的人都是王不见王相看两眼,哪里会机缘巧合的这么微妙的合作?

    明远一直是比他地位高上不知道多少,现在又是进阶元婴,更是和他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了,即便是亲切,还是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韩越看到云祺的时候就觉得找到组织了,怎么说自己比起他资厉高修为强,还是可以当一个过来人以前辈的身份对其指点一二的。

    宁清秋待到出门的时候才像是发现了韩越,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见他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的也没有过多关注了,当初把人交给陆长生,她就是放了一百二十个心。

    “对了,韩越你不用回宗门看一看吗?”

    韩越顿了顿道:“我宗门规矩不严,我等到今日去了拍卖会再回宗。”

    宁清秋笑了笑:“这么说你也要参加这一次的九州武道会?我们到时候就会赛场上见啰。”

    韩越显然t不到她的趣味,他心里暗自想到,以他的水准自然是够不上宁清秋那个层次的,即便是没有真正的倾尽全力的决斗过,他也知道自己决计不是宁清秋的对手。

    “到时候就希望你手下留情了,至少也要给我认输的机会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