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重逢之喜
    这话倒是说得知恩图报。

    ——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看是这样。

    其实内容深究起来,相当的诛心。

    尤其是对陆长生来说。

    但是效果却是异常的好。

    七夜脸色回暖,简直是大地春回,而明远他们也算是松了口气。

    原来宁清秋是这个意思啊。

    还好她是这个意思啊!

    不然的话......

    简直是不敢想下去。

    几个围观群众都是在心里默默地抹了一把汗,简直是吓死了,不知道能不能和宁姑娘打个商量,以后要是有什么突然计划还是提前打个招呼吧,这一言不合就是开大,简直是要人命啊,他们胆子小命也不够硬,真的是抗不住再多两回了。

    宁清秋说得恳切,但是报恩报恩说多了,就让人心里难受了。

    太客气了。

    尤其是对于一个心里有她的男人来说,无疑是一场酷刑。

    宁清秋也是没办法,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在陆长生心口撒盐,但是这么拖下去不是个事儿。

    以往是抱着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她直接的拒绝了他,并且七夜刻意秀恩爱什么的她也放任配合了,但是陆长生总是这样执迷不悟。

    他像是接受了她和七夜在一起的这个事实,但是实际上没有。

    不然的话,怎么会整日落落寡欢?

    但是陆长生又不知道远离他们,这样对他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她只有再一次表态。

    但是——

    过犹不及。

    看着陆长生眼里的星光再次暗淡,像是火堆最后熄灭的时刻。

    她猝然移开了目光。

    拉过七夜的手,冰凉,却是给了她一些勇气。

    陆长生沉默了须臾,轻笑了一下,唇角上扬,眼里没有一丝笑意,目光飘忽没有焦点。

    “......这礼物很好,我很喜欢,多谢你和七夜了。”

    ......

    “我是不是做错了?”

    宁清秋有些许茫然。

    “你觉得呢?”

    七夜和她携手漫步在长街上,人潮汹涌,却是没有人可以靠近他们丈许之地。

    且没有人发现异样。

    然后她微微叹了口气:“怎么就不能让让我?明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不伤害他是不可能的,拖下去只会伤害更多人,甚至是你......”

    而这是她最不愿意的事。

    特别是......万一七夜黑化了呢?

    以他的暴强的武力值和性格,到时候岂不是血流成河天崩地裂的?

    所以还是从源头上断掉这个可能吧。

    她没错,只是......忍不住抱怨一下,顺便从七夜这里沾点便宜,让他以后别动不动生气,毕竟她都是做到了这个份儿上,他也要学会体谅她一下。

    以后就不用被欺压得太惨。

    但是——

    这男人果然是油盐不进啊。

    七夜拍了拍她的头:“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

    那一脸骄傲淡然的模样,当真是让宁清秋无言以对。

    她假笑了一下:“恩,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好了,到地方了,你先回去吧,我去找我的朋友。恩......有可能今晚上不回去了?”

    再次见到沈柔,彻夜长谈都不是不可能。

    所以还是先给七夜打个预防针吧。

    即便是男人脸色当场就是黑了,她也是装作没看到。

    见色忘友的事,在她的人生字典里面可没有写。

    暂时委屈一下七夜了。

    不过他到底是没有那么小气,对于宁清秋和女人接触的容忍度明显比起男人要高上许多,便是点了点头。

    见他离开,宁清秋舒了一口气,立马去敲小院门。

    这里乃是一处民居宅院,据说是神京中某个天师派系的所在地,而沈柔母亲娘家乃是有名的天师家族,他们进入神京自然不会住在客栈里面,而是找到了自家人所在的地方。

    很快有人来应门。

    一开门,宁清秋就惊喜无比。

    那张娇美脸蛋可是再熟悉不过,看到她的时候也是瞬间红了眼眶。

    正是沈柔。

    之前拜托了林惊风,所以事先接到天师家族到来的时候,他便是已然告知了沈柔有关宁清秋的事儿,她已然是等了她好半天了。

    见面便是一个拥抱。

    两个女孩儿紧紧地拥在一起,气氛瞬时亲密无间。

    “好久不见啊。沈柔。”

    “清秋,好久不见。”

    两个人异口同声。

    “你还好吗?”

    第二次二重唱,两个人相视而笑,便是携手进入了内院。

    有小石桌摆于庭院,上面袅袅热茶,精致玉壶盛放美酒,点心灵果一应俱全。

    “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还有你爱喝的梨花酿,今晚上不醉不归!”

    “不对,醉了也不归!”

    沈柔性子温和,却也是柔中带刚,只是这么情绪外露的一面,向来是少见。

    可见宁清秋和她的重逢,让她多么激动。

    宁清秋显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开心得不行。

    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宁妍那丫头不在吧?她还记得当初进入青云宗进行试炼的前夕,两个人坐在房檐上,对月饮酒,畅谈未来,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啊......

    当然,今日依旧同往日,这就让人不得不感谢命运了。

    “那当然,你酒量如何,可别比不过我啊。这梨花酿虽然清醇,后劲儿也不算太重烈,但是并不算是清酒,酒量浅还是容易上头的。”

    “别还没有尽兴,你可就倒了。”

    她打趣道。

    院子里面也没有别人,这个后院有葡萄架,月下饮酒倒是情趣,应该是被沈柔刻意清场吧,只远远地看到有人守在小道口,倒是不会打扰他们。

    沈柔也很是高兴,久别重逢,发现友情如此并不生疏,心中激荡。

    “可别小看我。”

    为两人斟酒,举起酒杯,互相碰撞,清脆声中,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和我说说你离开青云宗之后发生了些什么趣事儿?怎么修为蹭蹭蹭的就上涨到了金丹大圆满?还要参加九州武道会去和天下修士一争高低?快说快说......”

    宁清秋的故事实在是太过于传奇,沈柔自然好奇,若是换了旁人,自然不会这么直言相问,但是以两人的关系,倒是没有这些忌讳。

    且沈柔更多的也是关心她,有多大的成就,背后就有多少的辛苦,明摆着告诉宁清秋,有什么心里话,都是可以说出来,诉苦也是没关系。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