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大局观
    宁清秋淡然自若的挑挑眉,有些感叹宁心莲这嗓音的天赋异禀。

    这待在黄泉魔宗压根就不能发挥她的天赋啊,这要是转投了修炼音波功夫的宗门,还不得一飞冲天?

    看看这威力......

    隔得宁清秋比较近的黄泉魔宗的魔修们惨遭攻击,个个都是吐血受伤,这个时候倒是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只能是提心吊胆的等着自己的结局。

    他们不敢喊认输,黄泉圣女比他们还惨,若是这个时候临阵脱逃,他们便是活着出了九州武道会的赛场,也是没办法活着回到宗门去。

    至少......也要看看圣女的死活吧?

    她若是活着,自己等人这个时候贪生怕死必定会被这个小肚鸡肠锱铢必较的狠毒女人记恨在心,所以他们只能是一言不发;若是黄泉圣女死了......他们再开口认输想必也是来得及的......

    宁清秋不管这些人心里的小算盘,即便是他们对着她出手,她也并不记恨,这些人不过都是听命行事,实力也翻不出浪花来,杀不杀其实不过是一念之间没什么要紧,最关键的事宁心莲对她无法磨灭的恨意。

    虽然宁清秋是在想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惹来对方的不依不饶,她也没空闲时间去理清一个脑回路异常患者的思考逻辑。

    你要杀我,我就先杀了你。

    她的方式一贯是这样的简单直接,但是不得不说,非常凝练有效。

    缓缓踏步,脚下生莲。

    宁心莲被专伤神魂的暗器刺入泥丸宫,这种暗器最为阴毒,便是元婴修士都是要忌惮三分,只有真正的点燃神魂之光,凝练元神的化神修士才会真正的在灵魂一块有所建树防御,其他的人接触曼陀罗之毒,必然会痛苦万分,且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神魂破灭,无疑是地狱般的痛苦。

    这方法有些阴毒,但是宁清秋毫无愧疚之心。

    因为这玩意儿本来是对方给她准备的,要是她实力弱点防御心警惕心不够,这个时候在地上翻滚嚎叫最后奄奄一息连哼哼都是没力气的人,就该换成她了。

    所以死道友不死贫道,宁清秋觉着还是问心无愧挺乐呵的。

    她踹了宁心莲一脚,对方的蒙面黑纱早就已经不见,不过那张面孔已然是陌生,若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宁清秋压根认不出来这人是谁。

    宁心莲有的时候对自己,当真是狠得下心。

    炼心剑剑尖指着她的喉咙口,宁清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眸平静似水。

    “你输了。”

    并不骄傲,也不贬低对方,只是静静的阐述一个事实。

    她没有提及什么黄泉魔宗和无生道的勾连,更没有问及宁心莲到底是有没有和边凛一般叛逃人族成为魔族走狗,因为知道对方不会说,在场的修士包括外界无数双眼睛也不会相信。

    那只会让她和青云宗显得得理不饶人,半点儿没有容人的雅量。

    更像是因为两宗对立,给人家泼的脏水。

    要知道,魔修虽然隐约被排挤,但是再怎么说魔道六脉除了无生道明火执仗的背叛人人喊打之外,其余的魔修都是一颗红心向着九州人族,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在大面上寒了人心。

    即便是有害群之马,没有确凿的证据随意指正,一个不好就会反噬自己。

    目前来说,一切都是她的猜测,都不过是心证而已。

    宁心莲手指紧紧的抓住地面,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会在宁清秋面前求饶,尽量的平稳呼吸让自己不要显得太过狼狈,虽然她现在确实是惨不忍睹来着......

    都说是女为悦己者容,但是某些时刻,比起心上人,某些女人更加忍受不了在自己的对手、敌人、竞争者和仇恨嫉妒对象面前有一根头发丝儿的不规整。

    “宁、清、秋!”

    咬牙切齿,恨意满满。

    宁清秋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剑尖再往前一寸,直直的顶着宁心莲的喉咙口,冰冷的剑尖带着刺骨的寒意,死亡的阴影笼罩她。

    “我在这儿呢,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你有时间怼我的时候吧?再不认输,我就杀了你,也没有人可以多说一句话。”

    九州论武,生死不论。

    宁清秋这一番话说出来虽然不客气,但是却迎来了很多的好评。

    占据绝对上风这么说,无疑是一种武力和宽容的同时炫耀,但是她无疑也是展现了自己的风度,至少黄泉魔宗的人一开始手段就是落于阴狠,相信若是两者互换立场,那个黄泉圣女必然是不会手下留情。

    还不定怎么折磨宁清秋呢,她这么一说,宗门的大度雍容气节展露无疑。

    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大宗的做派嘛,毕竟不是生死角斗场,论武而已,虽然修士参与便是生死不论,但是谁也不会真正的随便杀人。

    更何况,黄泉魔宗和青云宗还是那种真正的没有和谐共处的对立宗门,宁清秋这样的做法,简直是高义极了,在人族盛会中,很多气度都是人族高层极为重视的,大局观真的很重要。

    宁清秋这么一说,自然是不会真正的想要放过宁心莲,两个人已然是不可调和,不因为宗门只是为了自己,她也没有放过她的理由。

    只不过——

    她也确实是没有打算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她就是了。

    宁心莲作为黄泉圣女,若是死在了她的手上,黄泉魔宗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他们也不能忍,不然的话,宗门必然是威严扫地,若是一门圣女的死亡仇恨都不能报不被宗门重视,那么从此以后人人都是可以在这个宗门上面踩上一脚。

    宁清秋如今代表青云,不能把两个宗门彻底的拖入泥淖,如今的对立只是碍于言语和局部冲突,若是真的杀了宁心莲,必然是会全面开战。

    对于青云来说,这很不好,这个时候青云宗最需要的是休养生息是重新培植弟子唤醒荣誉,不是和黄泉魔宗死磕。

    她明显看到不论是其他几个黄泉魔宗的魔修,还是那边观战被余波扫到落了一地虽然没受内伤但是也是倒霉的被磕磕碰碰摔了一地的无辜观战人员,都是松了一口气。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