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六章 登堂入室?
    “我今日见到玄女了,不过只远远看了一眼,倒是没能问一下她的情况,我之前还有点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好在,她亦是平安无恙,倒是我杞人忧天了。”

    七夜无所谓的说道:“当时在小世界我就说过,凭借各自的能力,必然无惧世界核心爆炸,你非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如今也能够放下心来。我今日还见到了藏锋和司空摘星。”

    他顺口一提。

    宁清秋锤了他一下,不过小拳头柔弱无骨,压根对于七夜来说就算是挠痒痒都是嫌弃力度太轻,不过他甘之如饴便是了,面上的神情都是柔和许多。

    恍如天际微光。

    宁清秋恍惚了一下,觉得自己最近的状态有点不妙啊,老是看着七夜觉得此人就像是无时无刻不在发光,该不会是她的眼睛出现什么问题了吧?还是说这家伙真的在练什么特殊的功法?

    不过她不会问出来就是了,若是后者便是算了,若是七夜好好地那她这么诡异的状态岂不是说自己被人迷得神魂颠倒?这要是传出去,她在明远他们面前,以后就是甭想抬头做人了。

    “唔,好久没见司空了,也不知道他又跑到什么地方作乱,偷了哪方大能的宝物被人追杀了。”

    宁清秋向来喜欢打击嘲笑司空摘星,谁让这个家伙和苏红衣一样的唯恐天下不乱?虽然说没有苏红衣实力变态让人敢怒不敢言,但是作为身法通玄的元婴期超级高手,司空摘星放出去还是可以震慑到一片人的。

    谁要是惹了他,家宅不宁不说,命根子一样的宝贝说不定都是不知不觉被人顺带走了自己还茫然不知,到了司空摘星手里的东西基本上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所以神偷之王在九州名声虽然奇差无比,但是众人还是跟躲瘟疫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倒是和苏红衣这样的杀人修罗走的是不同的路线,但是殊途同归,都是九州修士宁愿不遇见就千万别遇见的那种人,哪像是陆长生,作为九州最顶尖的是医修,可能还是天下第一的神医和炼丹宗师,简直是走到哪里都是会引来追捧,成为各家的座上贵宾。

    倒是不同的极端。

    苏红衣跟着陆长生,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该不会就是打着中和一下自己的人气的原因吧?光是这么想想,宁清秋都是觉得自己可以笑十年。

    这要是哪个修士或者是势力遇到这样的二人组合,你说他是怕死望风而逃呢还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去求神医呢?

    这倒是个问题......

    七夜哭笑不得的敲了一下她的小脑瓜,有的时候真的对于她天马行空的想法感到惊奇。

    原来她刚才不经意的把想的话说了出来。

    宁清秋捂住额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怎么没事儿老喜欢弹她的额头?不知道女孩子身娇体弱,需要男人怜香惜玉的,不解风情的木头,也就是她心善才青睐于他,不然七夜就算是容貌家世实力都是完美无缺,那也是找不到媳妇儿的......媳妇儿咳咳咳......

    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啊,小脸爆红。

    七夜看着她变脸跟戏法似的,也是叹了口气说道:“照你这说法,若是本就是病入膏肓有性命之忧的,自然是要求医的,不论苏红衣出不出手杀人,都是可以抱着一线希望,去了还可能活,不去必然死,明白人都是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相反,若是没有性命之忧,即便是结交一个元婴期大修士,所谓的九州第一神医,也没有办法比得过对于苏红衣这样杀人不眨眼魔王的恐惧,所以你的设想根本不成立,因为两个选择有着前提,且只能选择其一,倒是用不着左右为难。”

    宁清秋嘴角一抽,还别说,七夜这说法有道理。

    不过是看筹码有多重罢了。

    好在她没有犯蠢到把后面的话也说出来就只在心里想了想,不然的话,七夜以为她恨嫁想要催婚怎么办?她还年轻呢,可不想这个时候办什么道侣大典就把自己给绑定了,倒不是说她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和外界的压力有什么顾及,她相信七夜如同相信自己,只是不想这么快走到那一步罢了。

    “......不说这个,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恩,就是......我的那个闺蜜朋友沈柔我跟你提过吧?她知道我们的事儿了,什么时候抽空,大家见一面吃个饭啊说说话啊什么的,你会去吧?”

    殷殷期盼的眼神,虽然宁清秋知道七夜应该是不会拒绝而且很可能乐见其成,但是——

    没得到确定答复到底是有些忐忑。

    七夜眸光深沉,没想到啊,宁清秋竟然这么有觉悟了?

    这无疑是宣誓主权,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且宁清秋对那个朋友很是看重,他自然不会让她为难。

    “我当然要去。”

    宁清秋眉开眼笑:“不怪我自作主张?”

    “这样的自作主张......我倒是不介意多来几次。”

    七夜意有所指。

    然后开口就是恨不得让宁清秋跳起来:“那么礼尚往来,你也跟我回一趟悬空山,再去一趟日月神宗,就在九州武道会结束之后,事先说明,我不接受拒绝。”

    宛如切金断玉般的决然。

    宁清秋眉角抽搐,这个话题之前谈过不是被她插科打诨的含糊过去吗?怎么又是旧事重提还是在这个档口?

    她就是让他见见朋友,这边就是要她登堂入室,宗门家族都是要去一趟了?是不是接下来就是要商定婚期了?她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啊。

    宁清秋小白兔被七夜大灰狼给一口叼在嘴里,整个欲哭无泪,完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毕竟这个话题是她提起的,而且七夜都是表明了态度,她要是断然拒绝,好像是很不给面子啊,再说了,这个男人丁是丁卯是卯,强势得不得了,之前那是提醒完全可以撒娇装傻蒙混过关,一旦是他给出了最后通牒,宁清秋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怂了。

    壮士断腕的点了点头:“好!”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