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无微不至的关怀
    七夜的心情非常好。

    宁清秋虽然答应得有那么点不情不愿被逼无奈赶鸭子上架的,但是到底还是答应了。

    这个丫头性子倔强执拗,还很别扭,要把她拐回去弄出名正言顺的名分,倒还真的是费了他不小的力气,不过现在嘛,雨过天晴了。

    虽然知道宁清秋打着什么样的算盘,但是七夜也是心中有了对策,这第一步已然踏出,成功的把人拐回自己的地盘,那么到时候事情怎么发展就是由不得她了。

    一切都是会按部就班,水到渠成。

    他慢悠悠的饮了一口灵茶,眉目都是泛滥起温柔的波光,只是夜色下,略微有些深沉,宁清秋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怎么总觉得这人没安好心?

    恩,应该是她多想了吧。

    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扣了扣,屋内也是燃起了明亮的烛火,青铜六角镂空炉鼎中,燃着馥郁的香,烟气袅袅。

    这长春安神香价格极为昂贵,因为制造材料极为稀缺且炼制手法乃是天香楼不传之秘,故而只有极少数的成品在世面上流通,说是价值千金都是轻的,几乎是有价无市。

    关键是此香香味馥郁绵长,带有宁心静气安神之效,对于神魂损害识海修补更是极其上佳的疗伤圣品,修士修炼突破屏障或者是心魔陡生之际焚烧此香,破关隘除心魔更是事半功倍如有神助。

    所以长春安神香是修士趋之若鹜的珍品中的珍品,供不应求。

    有灵石都是买不到的东西。

    结果——

    哪里有人像是七夜这样用作日常?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连长春安神香都是被你点燃当做是普通的香料来用,倒真是奢侈无度了,别人要是知道了,不说你败家才怪。”

    宁清秋转念一想,他的就是自己的,这不就是扔她的灵石玩儿吗?怎么不心痛如绞?

    不过还别说,这长春安神香果真是名不虚传,她今日奋战一天,确实是略微有些疲累,但是修士身体强悍元神坚韧,倒是也没有什么大碍,这个时候闻到这香却是精神澄澈振奋,无比的清明,就算是提剑再战三百回合,那也是轻轻松松。

    一分钱一分货,古人诚不我欺!

    七夜看她那个小财迷样儿就是来气。

    “你在神光拍卖会上面一掷千金大批灵石流水般花出去,我可说了什么?敢情他陆长生收个礼物便是理所应当,我点长春安神香为你祛除隐患煞气倒是有错不成?”

    这话可当真是不客气。

    不过七夜狭长凤目中隐隐带笑,漆黑瞳孔中仿佛一轮日月沉浮,貌似是开玩笑,但是隐约中又是透出那么点危险。

    宁清秋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捏了捏自己的耳垂。

    “你这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就说了一句大实话,你就这么一长串儿的,还跟我来亲兄弟明算账这一套啊。咱们俩谁跟谁啊,说灵石就当真生分了啊!再说了,陆长生于我救命之恩,我不过是送个礼物,这件事你到底是要记多久啊,时不时的就要拿出来说一说......我保证,以后有什么事儿绝对是跟你先打商量,你说东我绝不往西,你说花钱我绝对是奉上钱袋总行了吧?”

    七夜抚了抚额,也是笑了,她说得对,他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不过她是不是弄错了重点。

    “等等......你刚刚那话的意思......这长春安神香是为了我点的?”

    她有些怔怔然。

    七夜从来不是为你默默无闻的做了事只是暗地里关心,他对她的好从来不掩饰,退一步海阔天空那就只能是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投入别人的怀抱渐行渐远,所以七夜虽然说得少做得多,但是也不会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意图。

    只是他的好,方方面面的细节,潜移默化润物无声,若是不懂,是很伤人的,但是好在,宁清秋虽然某些时候迟钝,某些时候别扭,但是她到底是对于感情一道,坦荡而赤诚。

    稚子之心。

    “恩。为你点的,不然的话,你什么时候见我焚香?”

    七夜是一柄高贵、神秘的刀,凛冽得像是西北无尽狂野的风,像是高山上冷冷的雪无温度的凉月,不爱这焚香的雅事儿,那翩翩贵公子的做派不适合他。

    “你今日受那黄泉妖女的偷袭,虽然并未中招,但是曼陀罗之毒天下罕有阴毒无比,便是轻轻的嗅了气味,对于元神虽然不会有损伤,但是也是会让你不太舒服,只是你这个人惯来粗心大意,大概是没有察觉出来吧?点了这长春安神香,便是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七夜直接给宁心莲按上了个妖女的名号,在他的眼里,这就是个死人了。

    他看人可不看表皮,就算是宁心莲几乎是整个肉身都是变了个彻底,七夜还是一眼认出了宁心莲,他虽然不屑于对于这些蝼蚁个个都是记住,但是惊人的记忆力和过目不忘的技能依然让他记住了这个宁心莲,并且因为这个女人对于宁清秋的恶意和算计以及最后莫名其妙的消失,他都是耿耿于怀。

    没想到,九州武道会上,她竟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且再次对着宁清秋痛下杀手!

    此人不除,他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虽然宁心莲恶有恶报,已然是被曼陀罗毒针刺入泥丸宫,只要不是陆长生突然换了个魂儿亲自出手救她,这个女人基本上就是彻底的毁了。

    但是七夜觉得,远远不够。

    宁清秋愣愣的看着他身上骤然迸发的骇人杀机,虽然一放便收,却也是触目惊心,但是她却是只有感动,没有任何的畏惧。

    他对她,果然是无微不至。

    “这个女人交给我处置,你不要出手免得弄脏自己,她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当然,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却也是可以给我压阵,这样的话,我便是可以放心大胆的按照我的方式来了解这段因果。”

    七夜的刀,可不是用来杀宁心莲这样的女人的,她就不信,区区一个宁心莲,元神魂魄已损,还能弄出什么风雨来不成?!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