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四章 打探情报,召唤师
    宁清秋很少看到走温婉路线的沈柔这么激动的模样,她挥手拍了拍她的背,轻声笑得开怀。

    “怎么,你要移情别恋了?若是林惊风知道自己就是这么损失了一个恋慕者,还不得找我算账?”

    回应她的是沈柔在腰间掐了一把痒痒肉,于是各种清冷英气的女武神的气场形象都是瞬间幻灭,笑场不说赶紧跳开。

    林惊风和无奈扶额,和花英对视一眼,都是笑了。

    林惊风没有被抽中第一轮比赛,他也是后来选择了一个擂台主挑战,胜了之后连守三场,而后被一个召唤师弄下了台。

    这个召唤师可不简单,可以沟通异次元,召唤实力强悍的召唤兽进行战斗,且召唤师可不是什么身体孱弱的体力废战五渣,反而因为召唤兽可以和召唤师体力、法术、生命力进行部分共享,所以召唤师一般来说比起普通修士都是全面发展,还很厉害。

    且还有着一个甚至是多个战斗伙伴,打起来就是名为单挑实为群殴偏偏还让人无话可说......所以林惊风果断悲剧。

    修士里面修炼各种术法选择不同修炼方向的什么样的都有,但是召唤一门算是上古秘法,而且对于资质选择根骨判断要求极高还很特殊,所以十万个修士里面也是常常找不出来一个,召唤师当真是偏门。

    若不是因为九州武道会,宁清秋都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

    那个召唤师,便是此次前五十席位的一员,他虽然在上一届潜龙榜上籍籍无名,不知道从那个名门大山里面突然跳出来的,但是实力摆在那里,堪称是前十强的有力竞争者,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进入前五......

    若是还有隐藏手段,这一位便是前三也是争得。

    林惊风虽然是一招都没有接下,人家甚至是连召唤兽都是没有使唤出来,轻描淡写的就是把人轰下擂台,但是林惊风却是心服口服。

    只是不妨他对于宁清秋感觉到担心。

    虽然她的实力到底是什么程度,至今自己也没个确切的概念就是了。

    “清秋,那个召唤师术鹰你需要万分小心,我虽然和他站在同一个擂台,其实就连他出手都是没看清楚就是下了台,这召唤一道万古罕见神秘莫测,这一位的主召唤兽也没有出现过,都不清楚具体的类别威力......总而言之,你需要万分小心,若是比赛遇见了,切记不可掉以轻心,若是可以,最好能够先下手为强。”

    面对召唤师,就是要极力的打断他的召唤,不过说易行难,宁清秋不认为一个金丹期的召唤师会给敌人抓住自己软肋的机会。

    不过林惊风的提醒她记在心上。

    “放心,我可不敢小看任何一个人,前五十选出,谁要是小看对方,便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不过召唤师我还没有遇见过,打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宁清秋笑眯眯的,说得轻巧,但是内里却是重视起来,打算之后去找一些刻录灵石镜盘,观看一下前五十那些人出线赛还有擂台赛的表现,虽然个个都是有所隐藏还没有把底牌掀开露出真实实力,但是管中窥豹,即便是冰山一角也是可以推测一下各人的对战风格、功法类别等,总而言之,有备无患。

    她会这么做,相信其他的人也是有同样选择的,当然那种自信到了自负的人,压根不会做这样的事,因为相信有我无敌,毕竟没有打过,谁知道谁更厉害?

    到了前五十这个席位,表面上个个都是强悍的非人哉,倒是理论上没有办法肯定排名——

    对战是有很多因素决定胜负的,临战的状态、功法的运用、战场上的灵光还有对方的特点......

    人生之所以精彩,就在于时刻充满意外。

    若是评判一下理论数据,便是可以得出最终的结果,那还比赛做什么,把自己的功法、法器、实力拿出来对比一番,稍微强一点的就是胜利者弱一点的就是输家?战场上以弱胜强反杀的还少了?那么那个时候到底是死了的是强者还是杀人的是强者?

    宁清秋向来是大大咧咧,但是同样的粗中有细,她以往还没有这么认真慎重的对待过一件事,便是七夜都是对于她这么认真的准备九州武道会的比赛都是有些惊讶。

    看着她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些前五十席位的人的对战比赛,七夜便是将人抱起来放在膝上,顺手抄起灵石投影在前方半空处。

    正在播放的正好是那个召唤师的比赛。

    “召唤师?”

    七夜饶有兴趣的挑眉。

    召唤一道,涉及空间之道,世间大道万千,但是世人皆知,时间为尊空间称王,能够跟空间沾上边的,都是了不得的道法,有着强悍的威力。

    召唤师向来稀缺,还神龙见首不见尾,常人难得一见,九州武道会上倒是出现了。

    “怎么,担心自己遇到他?”

    宁清秋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觉得窝在他怀里也是挺舒服的,便是安分的不动了,就当自己找了个人肉沙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召唤师我还没有遇见过挺有兴趣的,今日林惊风便是和他过了招,且一招败北,说此人厉害非凡要我小心。我倒是想要看看,剑道对召唤,是个什么结果。”

    她没说怕不怕,但是话里话外都是表明了自己恨不得立刻相遇对战一场,那骄傲的小模样看得七夜发笑。

    “在我心里......没有人比你厉害。”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话,笑意盈盈,热气熏红了她的耳朵。

    当然,到底是熏红的,还是自己红的,便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她跳起来,捋捋头发,咳了声清清嗓子:“反正,到时候遇上你便知道我不是吹空话套话了,召唤之道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剑修可是天下第一的攻伐之道,怕了谁了!就是......若是他在遭遇我之前便是折戟沉沙,那便是没办法了。”

    她一挑纤眉,傲气无比。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